第128章 番外(六)

    君轻裘还未反应过来。

谢池渊便皱眉道好娇气啊……”

君轻裘

最终那个肚子也没有讨论出什么来,只得到他似乎格外娇气些的言论。君轻裘看了眼皱眉道昨夜没休息好,先睡一觉吧。”

他知道小鹿这会儿也累了,只不过被这跳动的肚子闹的不敢睡,所以轻轻捏了捏他鹿角。

在小鹿听话的闭上眼躺在榻上后才替他拉上被子。君轻裘目光在小鹿面上看了会儿,又看向腹部的位置。

最终想到小鹿说肚子娇气的话,便转身先去做饭。

本来修士是不用吃饭的,但是他们来了凡间之后已经用食习惯了,而且……若是腹中真的有东西,那么吃东西也是必须。

顺便未免那娇气肚子再闹小鹿,那一盅安胎药也得熬上。

不过君轻裘今天一天都有些心不在焉。

那双拿剑的手做饭时平常也依旧干脆利落,但是今天有意无意的却错了好几次,他面上看着清冷稳重,但是心底也不平静。

只不过比谢池渊更能压在心底而已。

听说……修士生子都是很疼的。

孕育孩子的过程也是很疼。

他今日手贴在柔软的腹部,想的却是……它会不会让小鹿疼?但是当时谢池渊说顺其自然,他便没有说什么。

他向来是清正的君子,可是在小鹿身上却总是会失了分寸,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好在小鹿现在已经睡着了,平静的戒指上没有任何心声,君轻裘转头看着锅里的鸡汤炖着,转头又去外面抓药。



两人都没有做好准备要迎接一个孩子,虽说顺其自然,但却也难免紧张。

在吃了饭之后不约而同看向了之前稳婆开的安胎药。君轻裘站起身来试了试温度,又用勺子尝了口确定不太苦之后才端过来。

“小鹿,先试试怎么样?”

谢池渊捂着肚子低头喝了口。说来奇怪,他一整天肚子都没怎么再跳动,唯独吃饭的时候跳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幼崽也喜欢吃东西。

他捂着肚子刚说完,君轻裘便也看向他小腹。

平平的,看着依旧很柔韧。

谢池渊听见他心声中因为自己的话顿了一下,随即想着这孩子吃了小鹿的东西。

明天要将孩子的饭和小鹿的饭分开。

虽然两人都还没有彻底相信,但因为肚子终究还在跳,便也当做里面有个孩子在照顾。君轻裘面上不说,动作却更温柔了些。在喂了小鹿一口安胎药之后立马又递过去一枚蜜饯。

谢池渊毕竟是个男修,喝安胎药还是有些羞耻的。总觉得这种被好心人喂着安胎药,躺在榻上柔柔弱弱的模样有种诡异又背德的刺激感。

他心中下意识这样想着,脸上便又红了起来。不过叫谢池渊没有想到的是好心人这样温柔的一个人,在心底对于孩子的关注却并没有对他的多。

他心里有关孩子的话题全部还与自己有关。

刚才还想着若是一个男孩这样在他腹中困扰他,出来之后一定要好好教育。而教育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在没有意识的时候在自己肚子里捣乱了。

温柔清贵的好心人低头看着他腹部时没想到是这样想的。不过好心人的态度却叫谢池渊因为肚子而升起的不安平息下来。

面前是他的道侣,事事以他为先,就连面对他腹中的孩子也一样。

谢池渊歪了歪头,发现他秉行的君子道里唯一的偏爱就是他。

也许是因为腹部的敏感,谢池渊自己都没有发觉他居然乱七八糟的想了一通,回过神来眼见着好心人还要再喂他,连忙接过安胎药来一口喝了。

安胎药贵精不贵多,喝了也就是一小碗,不过喝下去之后肚子里暖融融的,很是舒服。

他几乎已经习惯一吃东西他就跳了。在君轻裘收了东西过来时,揉揉肚子又道实他这样每天跳一跳也挺可爱的。”

关键是除了跳也没有影响到任何东西,谢池渊一点也不疼。

君轻裘闻言神色这才放松下来,此时已经入夜,折腾了一天,这时候也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他们了。

他顿了顿,伸手抚了抚小鹿腹部道稳婆说到后面肚子会慢慢大起来。”

今生谢池渊虽然没有见过人怀孕,但是前世却见过,他闻言原本放松下来的身体霎时又僵住了,顿时有些想哭。

挺着肚子……那得是什么样子啊。

谢池渊几乎都不能想自己大着肚子的模样,表情古怪,随即悲愤之中又恶向胆边生。

“若真是大肚子到时候就办个满月宴!”

他若真的到时候受如此苦楚,一定要……让修真界几大仙门和魔域的城主们都来贺礼,收些礼金以安慰自己!

谢池渊不愧是魔尊,这时候终于苦中作乐的想到了法子。

君轻裘看了一日育儿经与凡间各种照顾孕者的书,刚准备与小鹿交流一下,告诉他男修产生这些反应其实也没有什么,就听见了他心底的豪言壮语,顺势忍不住勾了一下唇角。

“你笑什么?”

谢池渊将不自在转移到满月宴之后转头看见好心人冲他笑不由有些奇怪。

“君轻裘,你笑我大肚子?!”他瞳孔微缩,漂亮的脸上不可置信。

嗓间笑意止住,君轻裘自然是摇头。

“你若到时候大肚子,我陪你一起。”

“我也施法让腹部打起来,这样便没有人笑你了。”

知道好心人说的是真的,不会骗他。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样,谢池渊立马没气了。然而可恶的是,他又被好心人撩到了。

门窗已经关好,房间里只有烛火还亮着,谢池渊深吸了口气转过身去r>

“算了睡吧,现在有孩子我们不能做那种事。”

君轻裘自然也被刚才旖旎的氛围撩动心神,两人成亲后经常亲亲抱抱,可是如今……若是有孩子在确实不方便。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伤了小鹿。

“睡吧。”

他微微抿了抿唇,俊美的面容在烛火下显得有些克制,却也……更吸引人了。谢池渊心脏咚的一跳,转过头去。

便见君轻裘褪下剑袍上榻来抱住他。

他掌心温柔,轻轻覆盖在他腹部,高大的身躯笼罩着他,最后又捏了捏鹿角担心,一切有我。”

谢池渊有些不自在,但是与君轻裘双手交握,对肚子里的幼崽祝福了一番之后便闭上了眼。

“这次真的睡了。”

一直到小鹿睡着之后,君轻裘才神色温柔下来。

两人因为肚子里的幼崽小心翼翼,按照稳婆给的安胎药,每天养着这个孩子,便是连君轻裘都差点忘了询问祖师的事情。

一直到一周后青越剑派的传音飞鹤从山外飞来,那飞鹤上携带了一丝青越剑派祖师的神识,可以万里传音。

传音符亮起在凡间小院子里时,谢池渊正在喝安胎药,里面声音一张口就是一言难尽的一句话尊不必担心,男性夫诸不可能的怀孕的。”

谢池渊安胎药呛在口中,便听见那传音符中又道迟来这几日便是又担心不准,特意用龟甲推算过,然而卦象依然显示——魔尊与君子剑没有孩子。”

“你们应当是吃错了些什么,才会如此。”

谢池渊

“可是他当时跳了。”

吃坏东西应当是拉肚子吧?怎么会跳?

他说完之后,便见传音符中师祖又问这几日它可还有再跳?”

谢池渊被问的一愣,突然反应过来,对啊。刚开始的时候肚子里的幼崽喝安胎药都会跳,现在怎么不跳了。

而且这不跳好像已经有四五日了。

但是他当时以为是安胎药起作用了,安抚了幼崽所以没有管。

空气中陷入一片沉默,君轻裘伸手又在他腹中感受了会儿,只不过现在只能感受到这几日吃下去的鸡汤,小肚皮微微鼓起来,手感很好。

两人面面相觑,谢池渊一时心头复杂,不知道应当是松了口气自己没怀孕,还是应当可惜那个“未出世”的崽。

在青越剑派祖师温和地询问他吃了什么时仔细回想了一遍。

无论是祖师还是卦象都显示他没怀孕,而且他肚子只跳了那一天,后面确实安静的什么也没有。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就只有一种可能。

他,魔尊,英明神武,可能真的,吃坏肚子了!

还特么吃到肚子跳起来了!

谢池渊尴尬的差点脚扣地,君轻裘此时却忽然想到鹿,我记得那天晚上我沐浴出来,你好像吃了几颗糖?”

因为担心谢池渊吃坏牙,他其实对于糖果什么的平时都有管控,不过有时候小鹿还是会叛逆的偷偷吃一两颗。

君轻裘平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第二天起来扔掉糖纸的时候当做没看到,不过结合那天晚上他最近吃的东西。

好像也只有糖了。

那个包装并不是他之前给小鹿买的那种,因为见着他一次偷吃了好几颗,君轻裘还特意留下了糖纸准备下次按照糖纸再给小鹿买。不过现在这糖纸却也派上了用场。

谢池渊想起来之后确实发现他是吃了糖才开始肚子跳的。

“那糖是之前我们去买桂花糕时在南海城中几个花妖送我的,难道真的有问题?”

谢池渊眉头紧皱着,可是他感觉到那几个花妖气息都很纯净,不是什么歪魔邪道啊?

君轻裘担心那东西有害,皱眉拿出糖纸。

师祖此时通过神识看到糖纸,传音符中灵光一闪才道们不必过于紧张,这糖没有害处。”

“只是一场误会。”

饶是师祖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的乌龙。

“魔尊吃完这糖肚子里会跳是正常的,因为这是花妖一族的特产,那些妖族小孩好像叫什么跳跳糖的东西。”

“吃了这东西,人腹中会如同有跳珠一般一跳一跳的。”

“不过消化了就好了。”

跳跳糖。

谢池渊当然吃过,他在听到这个名字时眼皮就是一跳。

所以……他腹中攒动是因为吃了跳跳糖,而后面不跳了是因为消化完了。谁特么能想到修真界的跳跳糖会是在肚子里跳的啊!

谢池渊比误以为自己怀孕之时还尴尬,雪白的面容上一片通红。君轻裘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发展。

虽然也怀疑过会不会是吃坏肚子了,但是后面也被带偏了。因为凡间与修真界相隔太远,没有灵力,师祖在解决完问题之后便切断了传音符。

此时院子里只剩了谢池渊与君轻裘两个。

谢池渊因为堂堂魔尊过于没面子,在和君轻裘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后转身关上了门准备冷静冷静。

君轻裘从戒指中知道小鹿心声,清楚他现在尴尬到不行,走到门口敲门的动作微微顿了顿。过了会儿,听到里面骂骂咧咧的声音眼神染上笑意,将等会儿看见后一定会气死小鹿的安胎药倒掉。

小鹿笨了,他也笨了,果然两个人在一起是会传染的吗?

若是以前,君轻裘也不会想到他也能闹这么个乌龙。不过他虽然无奈,心中却鼓鼓胀胀。想到小鹿对肚子一举一动认真的模样,又忍不住想笑。

晚上的时候……紧闭的门终于开了,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埋头了一天的小鹿在君轻裘吹灭烛火后伸出头来。

借着夜里君轻裘为了照顾小鹿面子闭上了眼。过了会儿,却见小鹿变回了原型,一只漂亮的小白鹿蹭进他怀里,声音气愤道以后再也不吃糖了。”

“尤其是跳跳糖。”

谢池渊以为君轻裘睡着了悄悄发誓。结果在他刚说完之后,却听见有人应了一声。

“好啊。”

一只手摸了摸他头上鹿角,谢池渊身体一僵抬起头来,便与方才闭上眼睛的君轻裘目光相对。

“小鹿说的我都记住了。”

谢池渊

这特么尴尬之后还要失去他吃糖的自由了?!

他晚上乱发什么誓!

他清透漂亮的鹿瞳中一片茫然,心底却快速刷屏,怎么回事?

本以为这次能够用可爱的外形萌混过关,结果却没想到好心人却垂下眼捏了捏他鹿角鹿,别说脏话。”

“你怎么知道?”

谢池渊脱口而出。

他大大的鹿瞳中一片疑惑。君轻裘垂下眼,亲了亲他漂亮的眼睛,在谢池渊身体僵住不可置信时笑道为我可以听见小鹿心底的话。”

接连经历两次尴尬的谢池渊?

等等,所以不只是他能听见君轻裘的心声,君轻裘也能听见他的?!谢池渊低头看了看谛听戒指,又看了看灯下愈加俊美的君轻裘。

在君轻裘温柔的目光下……全身都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