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9章 三方对垒,谁才是真主?

      但这也仅仅是猜测,并没有什么证据显示,对方也没有直接开口表明身份。

  而此时,他在打量着那两人,那两神秘人同样也在观察着他,

  “你便是地藏?”

  声音低沉,同时洛天涯还感觉到阴冷的气息袭来,令其身子一抖。

  “是我!”

  洛天涯缓吸一口气,踏前几步,

  “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地藏是也!”

  地藏只是他随口起的一个花名,根本不担心暴露,

  即使是有什么一些诅咒手段,那也是针对地藏,关我洛天涯什么事?

  这就跟某迅某树人的那个梗一样。

  所以他很是自信,毫不畏惧地进行回应。

  “真的是地藏......”

  那两神秘人对视了一眼,隐隐有了奇异的眼神波动。

  “挺好,现在都聚齐了啊!”

  其中一个松开了按住花间魔肩膀的手,

  “四方云集,也差不多是该解决了问题的时候了!”

  洛天涯沉声开口,“阁下是什么人?”

  那人的目光倏地转向了一旁的炉盖上,单独露出来的眼眸,似有一丝忌惮。

  “如此威力的神器,力量要是爆发,那估计也是一股强大的破坏力!”

  洛天涯回头看向身侧的炉盖,随后回想起之前的遭遇,

  之前被摄取进去,本来就是想要进入内部看看情况,然后想办法将其给破坏其合体的。

  但没想到的是,在他进入里面后,却是发觉,在里面施展天魔之魅的效果,竟然比外界大得多了!

  既然如此,他就再度全力将其给展现出来!

  没想到这一次天魔之魅的力量,让原本已经跟炉身合体的炉盖突然有了奇妙的意识,被引导到那炉身不配跟它作伍!

  于是乎,就出现了炉盖再度跟炉身分开,并且还对其施展了暴力!

  处在其中的洛天涯稍微受到了些波及,被溢散出来的魔气给沾染了一下,好在问题也不大。

  所以最终导致炉身临近破碎状态,而炉盖则是本能地对施展了天魔之魅的洛天涯更有好感。

  加之花间魔也被那恶念给附着上了,更容易令炉盖心生厌恶,

  不过还是念及旧情,将其身上缠绕的恶念给震碎,恢复清明。

  然而此刻内里的神祇依然没有苏醒,只是一种本能性的感知,

  否则的话,现在处在被动局面的,那就会是洛天涯了!

  思绪回转,洛天涯眸光冷淡,

  “你可能不知道这炉盖背后代表的是什么!”

  “那是魔族神帝,甚至是有望超脱出去的无敌巅峰神帝!”

  “你们的力量即使再强,也不可能强得过诸天霸主魔族!”

  “识相的话,就速速现出真身,不然的话有你好看!”

  “......”

  话音落下,几乎是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而花间魔却是直接气笑了!

  好家伙,你这狐假虎威那是一个熟练啊!

  是不是把人家都当做了傻子,觉得他们会相信你们的话啊!

  真正的魔族天骄站在你面前,你一个人族,竟然去冒充魔族?

  “傻子才会信......”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其中一个神秘人开口,

  “原来是魔族高足,失敬失敬!”

  “额!”

  花间魔张开的嘴都直接合不上了!

  不是,你怎么还真信了呢?

  “他是假的!”随后他跳脚喊道,

  “那家伙根本不是魔族,他是骗你们的!”

  “我才是真正的魔族天骄,那炉盖是我师父的本命魔器的部件,你们不要被蒙骗了!”

  这两个神秘突现的生灵,不知其来历,但在此地展现出来的实力,应该是远超过自己的!

  所以他要将真相说出来,才能让自己占据主动位置。

  “啊,是这样么?”此前开口那生灵诧异地问道,

  “可是,为什么那盖子听他的话,却不听你的话呢!”

  “我......”

  这样一个简单的话题,直接将花间魔给秒杀了!

  是的,如果炉盖真的是他师父的本命魔器,那么为什么此刻却站在那一边,疑似服从那人的命令,

  反而是没在意你的存在呢?

  “我,”花间魔迟疑了下,略有些结巴,

  “只是被算计了,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那人语气依然质疑,“算计,你有神帝器帮忙都会被算计?”

  听到这话,花间魔彻底闭嘴了,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来回了。

  “好了!”这时候,另外一个神秘人突然开口,

  “他的确不是魔族之人,这才是魔族生灵!”

  “彼岸花,便是在寄生在他身上!”

  寄生?

  洛天涯注意到这个词,眸中闪过异光,

  “彼岸花不是被花间魔给吸收,而是寄生在他体内?”

  是否就是那株他展现出来的蓝色妖异之花呢?

  但看其中有神秘的力量跟魔气交融,似乎又并不是那么简单。

  而且他的师父怎么说都是神中帝者,如果真是寄生,那应该也是有办法来解决的。

  不过暂时还是静观其变,先看后面事态如何发展再说!

  “彼岸花新生宿主,龟背预言图究极预算的轮回之子也已经出现,”刚才开口之人目光在花间魔跟洛天涯身上逡巡着,

  “还有当年的元老级存在,十二位强者,加上一位半步至强,似乎都聚齐在此地了啊!”

  “轮回的预言,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完全的显现!”

  他的话听着有些莫名其妙,令人不解。

  细细分析的话,花间魔显然就是所谓的彼岸花宿主,那轮回之子,难道说的是自己?

  还有什么究极预言,轮回预言啥的,就令人很是迷惑了。

  这两人来得有些奇怪,而且实力看着也不凡,

  但却好像对不少事情还蛮了解的样子。

  洛天涯猜测可能是那些奇异世界碎片背后的操控者,目的是想以仿制品来取代真正的真品,

  进而夺取至高权柄,进入深狱渊,掌控核心!

  现在又抛出来什么预言,真的是有些难以理解。

  “所以,撇开那些旧时代的残党,”那人目光不断在洛天涯跟花间魔身上打量,

  “到底你们两个,谁才是带领我们创造辉煌的真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