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大结局

    距离东方少卿离开,已经是有一个月了,现在已经进入了三月底,快要到四月份。

    原本刚到邕城的那几日,东方少卿偶尔还会回一些信给她,可是。现在已经一个月过去了,苏瓷只收到东方少卿的两封信。

    就连苏瓷派去的那些人,查询东方少卿的下落,都不得而知,带回来的消息全都是没有消息。

    还有一件事在云城已经淡开了。那就是原本是苏瓷嫁人,最后却变成了她的堂姐嫁人,而且还是跟少城主。

    这件事情引起了很大的轰动,几乎成了每个人饭后的调笑。

    “哎,哥几个,这其中最轰动的事情,莫过于一个多月以前的那风谷大小姐,跟少城主的事情了。原本我们大家都以为是大小姐跟少城主成婚了,却没想到其实是二房的大小姐跟少城主成婚。”

    “当初我可是还记得一城的百姓,都在谩骂着这位大小姐的,竟没想到这位大小姐其实是无辜的,要嫁的人并不是他,而是她的堂姐。”

    “对啊,当时这消息爆出来时,我们也是惊到了,原本就听到内部消息说,是风谷大小姐,没想到后面变成了二房的大小姐。他们这些有银子的人,可真是会玩啊。”

    “ 可是我听说那位大小姐,如今在城主府,过得并不是很好。听说成少城主喜欢的是,她的堂妹,并不是她本人。”

    “不会吧,还有这样的事情?如果不喜欢的话,当初为什么要娶她呢?”

    “你这就不知道了,我听说是娶错了……”

    “别说了,别说了,少城主来了……”

    原本还在酒楼中喋喋不休的几个大汉,见到宣少城主进到酒楼后,急忙闭了嘴。

    酒楼二楼,宣少齐面前跪了几个黑衣人。

    “可有查到他们的消息?”宣少齐冷漠开口。

    “回主子,他们到邕城后的第三日,便没了消息……”

    “下去追查,若是寻到的人务必将其诛杀!”

    宣少齐冰冷开口,脸上一片,肃杀之气,足以看得出他的戾气。

    风谷

    “大小姐,您刚才叫奴婢去寻,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那手底下的人,并没有收到来自邕城的任何一封信”

    “知道了……”苏瓷眼里无神的,坐在房内看着无双,不知此时想着什么。

    “大小姐不必觉得你也不必如此担忧。东方少主他又不是一个人去,他的身边不是还有楼副宗主,和欧阳大侠吗?”

    无双两姐妹,自然知道苏瓷在担心谁,这一个月中苏瓷问的最多的就是,来自邕城的消息了。

    “罢了,你们先下去,我一个人静一静。”

    苏瓷面表无情的开口。神情忧心忡忡。无双欲要开口,可见苏瓷如此神色,就没有再说话。

    苏瓷还记得,东方少卿去之前的那一个晚上,他对他说的话,苏瓷总觉得东方少卿在,与她道别此去,可能是九死一生。

    如此想着,苏瓷心底愈发的不安。连带着对欧阳暮辞都担心了起来。

    半月后

    邕城,一辆马车缓缓从城外进城。

    “小姐,我们这样子贸然的前来,会不会不妥?我记得东方少主离去之前,叫奴婢守着你,在云城好好的呆着,等他回来”

    无双看着苏瓷担忧开口。不时的她撇开车窗,看向窗外的风景。

    “怕什么?这不是有你小姐我在吗?她又能如何?”

    “奴婢就知道,不过小姐你说这一路拦着我们,拦我们来邕城的人,到底是谁呢?”

    “这事情你们就别管了,小姐我自有安排。”苏瓷缓缓开口。

    傍晚他们终于到达了邕城,也去寻了一家客栈住下。住下来后,苏瓷便召唤,风谷探子。

    原本这些人也是。打听东方少卿消息。

    “说吧,他们这一伙人,到底是在哪里不见的?”

    苏瓷严肃的问,向底下的手下开口说道。

    “大小姐属下是在于东方少主,来到邕城后的第三日便在城北那里,跟丢了。是不是他们想要甩掉属下。”

    “城北跟丢的那里,可是举办了什么事?”苏瓷捕抓到重要信息。

    “当时是邕城的万丽节,那时人很多,而属下去跟上的时候,就发现跟丢了,最后便找了很久,还是没能找到东方少主等人的踪迹。”

    那属下如实回答,而今发现来自自家大小姐身上的这戾气特别的重,这是他们从没有在大小姐身上发现过的。

    “行了,下去吧,继续追查他们的下落,一个都不能放过。”

    苏瓷面色深沉地挥开属下。一脸的沉重,当初东方少卿,为什么要甩掉他的人呢?

    “小姐,东方少主可能是有其他的事情,不方便叫他们知晓呢,这不是有欧阳少侠在吗?我奴婢觉得还是别担心了。你也说了,他们可是江湖数一数二的剑客,武功这么高强,他们肯定能保护好自己。”

    无凝站在苏瓷身边,见他面色凝重,不由得开口安慰。

    这数日以来已经经过了两个月的时间了,还是没有那位东方少主,传来的任何一条消息,现在自家小姐,已经急得不能再急了,如今担心也是正常的的,现在他们却没有一点消息,也不知道如今情况怎么样。

    “没事了,这忠诚我熟悉的很,明日再寻找一番吧,你们先回去歇息。”

    苏瓷一脸疲惫的叫两姐妹下去歇息,有姐妹面面相识的看着苏瓷,不过最后也听话的退出去了。

    苏瓷虽然很疲惫,可是真正的躺在床上后,她却又夜不能寐,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面,无时无刻不在想起东方少卿。

    到了半夜,苏瓷被一阵阵的长剑交缠的声音吵醒了。

    他急忙的站起来,随后往窗边走过去。

    三月天的空中,如今是月光,夜夜朗朗,并不是寒冬时,没有月亮。

    在她对面的那楼顶上,竟有两个人在厮杀。

    两个男人都是一身黑衣,苏瓷并没有能看得到他们二人的面孔。只是那长剑交响的声音,散发出来的那亮光,却叫她有些熟悉。

    “少主饶命,只要少主能饶我一命,我便是给少主做牛做马。”

    站在苏瓷的这个位置,竟能够听得到他们二人交谈的声音,其中一个男人节节衰退。

    在男人道出这话时,武功比他更厉害的那个男人,并没有理会,而是一剑叼了他的胸膛,只见他的长剑,狠狠拔出。那个刚才开口说话的男子,便从楼顶上摔到了地面。

    黑色衣袍的男人,在将人解决后,转身时,目光环视的四方,苏瓷总感觉男人的眼神落到了她的身上。

    只是一瞬间,男人运上轻功离开了。那动静闹得非常的大,可如今男人走得也很快,就仿佛刚才的一切,没有发生过一样。

    苏瓷见到这一幕,只是有些感叹。这样的场景,去年她也曾见过,那还是东方少卿跟一个江湖人比试呢,还是那个男人主动挑衅东方少卿,不过那会儿东方少卿,留了那人一命。

    第一晚来到邕城就遇到这事情。这是巧合呢?还是什么?

    第二日,某院落

    “少主,长老们准备给少主联婚。”

    “少主,如今少主平定家族内乱有功,而少主也是一身孑然,是到了那成婚了年纪了,你的父母去却又已故去,我们都是你的长辈,是该成婚了。”

    “是啊,少主,那姑娘是我崔氏守护之人。皇族后裔,皇之女……”

    “如此说来,你们已经定好了我未来的妻子?”坐在手位置上的男人,一言不发,继续听得底下的一众长老喋喋不休,再听他们说这些话时,唇角勾起了大大的冷笑。

    一身戾气散发得无处安放。

    “少主我们也是为了少主好啊,再说那可是皇族后裔身份之尊贵。且又是我族守护之人。好跟少主成婚,简直是天造地设。”

    “你们在教我做事?这是强迫是吗?”东方少卿在听到一众长老的话时,心底冷笑。

    “少主言重了。”

    “娶妻?先不说我我已有妻室,便是没有妻室,我也不会娶你们口里的公主。”

    “少主,别以为你只是在家族内乱中,是个功臣,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们是长老,家族里面的事情,都要先经过我们的同意才可以。少主竟说你已有妻室,那便将那女子休了。我族少主只能娶家族认可的女子!”

    在座的几位长老,听到东方少卿的话时,顿时变了个脸色,出口便是威胁他。

    “呵呵……这么说,众长老都同意崔十长老的话了?”

    东方少卿冷漠的扫过一众长老,没有人开口说话,意思就是承认了崔十长老的话的意思。

    “隐族崔氏……你们是认为,如今的你们还是当年的崔室?皇陵宝藏?千年家业?如今也被你们这几个老家伙,败得快干净了吧,如今的隐族,还有什么可豪横?若是我一个不高兴,完全可以同你们鱼死网破。相信在办月前,大家对我都有目共睹了?”

    “少主,你太狂妄了!”

    “少主,你想要做什么!”屋内,已经站了几十个手拿长剑的黑衣人。各个武功高强,原来准备运功的长老们,顿时脸色大变,各个浑身无力。

    “现在呢?可还要本少主娶那女子?又或者你们不承认我夫人的位置?”

    东方少卿的态度,强硬至极。眼底一片嗜血。瞧着恐怖不已。

    苏瓷到邕城的第三日,依旧没有东方少卿的任何消息。

    到了晚上,苏瓷站在窗前,心口跳动不已,怎么也睡不着。

    “嗤……”

    “谁!”苏瓷听到声响,警惕立刻朝身后转过去。在漆黑的屋内,她没看清来人的样子。故作一副迎战的态度。

    “瓷儿,我回来了。”

    苏瓷……

    原来全身警惕,听到这声音时,苏瓷脑子一片嗡嗡作响,似害怕自己听错了。

    “瓷儿……”

    东方少卿半响不见少女有反应,下意识以为,把人吓到了。

    不过下一瞬间,怀里忽然撞上一个身子。东方少卿紧紧将她带到怀里。

    “唔……”

    “瓷儿,不哭,不哭,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苏瓷一听他开口,过了半响,立刻转身,退出他的怀里,红着眼睛把面对着窗外。

    东方少卿愣了。

    “瓷儿……”

    “你去之前,是不是没打算回来?消息也不递给我,是不是想把我丢了,好去寻别的女人?”

    “唔……”男人从身后环着她身子,将想念许久的唇吮.吸。

    过了许久,东方少卿放开人。慢慢把他这两个月的事情跟苏瓷坦白。

    苏瓷才知道,他原来是隐族崔氏的少主。而他也把真正杀父灭族的仇人杀了。夺回整个隐族。

    “这么说来,你族里的长老是不承认,我这个外族的姑娘了?那我走?”

    “夫人,我娶妻,何须他们同意了?不老实的人,为夫已经解决了。”

    东方少卿看着少女哭得眼睛红红的,眼底情绪柔成一团。

    大仇一报,如今一身轻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