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大结局

    玫瑰花还是之前的玫瑰花,肖明祖有些失落地在玫瑰花丛当中四处搜寻,他发了疯的一般的双手不停的乱挥,疯狂的找着齐梦竹的身影。

    这已经成了一种执念,在他的脑海当中根深蒂固。

    做那几百年的记忆到他脑海当中之后,他便已经不是从前的肖明祖了。若是从前的他,也许会更加看重家国大业,将那儿女情长放在一边。自从有了这几百年的记忆之后,他心心念念的便只有一个齐梦竹。

    花丛凌乱不堪,在他胡乱的挥舞中已经折枝了大半。

    肖明祖有些颓然的回到那棺材跟前,呆愣愣地跌坐在棺材边上,有些失神般的说了一句:“梦竹啊,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然而他话音刚刚落下,棺材突然之间不一样了,这棺材里面响起一阵砰的响声。

    那是用手锤棺材发出来的声音!

    肖明祖之间大喜,拼尽了浑身的力气去推那棺材盖子,原来那严丝不缝的棺材盖子竟然发出吱呀的一声响。

    紧接着那棺材盖子往旁边偏了偏,竟然露出了些许缝隙,一阵白色雾气从里头飘出来,缓缓的朝上飘去。

    肖明祖顿时大喜,瞪大了一双眼睛,嘴巴里面发出啊的一声大吼,眸足了全身的力气,用力的去推。

    缝隙越来越大,一只雪白的手忽然之间从这棺材当中伸了出来,冰凉冰凉的,柔软无比,紧接着,秦梦竹的声音慢悠悠的响起:“肖郎!”

    肖明祖猛然之间心头一颤,那推盖子的手僵硬在半空,有些不安的朝着棺材里面看过去,声音颤抖的喊道:“你,你,你是梦竹吗?”

    里头突然就没了声音……

    肖明祖愣了一愣来不及多想,继续去推那棺材盖子,直到全身的力气都快用完了,这棺材盖子这才哐当的一声跌落在地,与此同时,肖明祖也看到了躺在这棺材中的齐梦竹。

    齐梦竹和身上下雪白无比,一双眼睛有些空洞的望着前方,木讷得就好像是刚刚死去。

    肖明祖抬手在齐梦竹的跟前轻轻的晃了一晃,失声喊道:“梦竹梦竹!”

    齐梦竹的眼皮微微的颤了颤,眨了下眼,可是那脸上的肌肉却似乎很僵硬,嘴唇微微的动了一动,却发不出声音了。

    肖明祖难以形容此时此刻的心情,眼泪竟然顺着眼角往下流,他小心翼翼的把齐梦竹从那棺材里面给抱出来,慢慢的放在旁边的床上。

    这时候肖明祖这才仔细的朝着齐梦竹看过去,大概是在这个里面待了太长的时间,此时此刻齐梦竹浑身上下没有任何力气,浑身都是软绵绵的,那些肌肉已经开始逐渐萎缩,整个人枯瘦得不成样子。

    也正是因为在这个里面待的时间太久了,所以此时此刻齐梦竹的身体状况非常糟糕。

    肖明祖很是心疼的看着面前的齐梦竹,小心翼翼的替她将被子盖好,转身去了厨房,弄了一点米汤过来。

    齐梦竹没有办法张开嘴巴,肖明祖便一口一口的喂到齐梦竹的嘴巴里面去。

    齐梦竹没有办法动弹,肖明祖就轻轻的替她按摩,双手都在微微发颤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经过了大半天的折腾之后,齐梦竹的脸上才有了一点血色,那原先冰凉的一双手此时慢慢的有了温度,她微微地侧过头朝着肖明祖这边看了看,嘴角微微的露出一抹浅笑。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肖明祖紧紧的握着齐梦竹的双手,将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

    齐梦竹的手枯瘦如柴,手指上面没有一点血肉,肖明祖生怕齐梦竹会冷,将她的手又紧紧的捂在胸口。

    ……

    过了将近大半月的时间,肖明祖每天变成花样给齐梦竹喂吃食,刚开始的时候是一些米汤,米糊,到后来慢慢的喂一点肉沫肉汤,渐渐的齐梦竹的身体这才恢复了正常。

    那我原先干瘪瘪的身体慢慢的也有了一点肉感,开始能下地行走,直到这时肖明祖才知道齐梦竹在里头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

    齐梦竹发现自己身体异常,便毫不犹豫地躺入了这棺材当中,她原本已经做好了打算,永远永远的就这样沉睡下去。

    一到在棺材之中,她便彻底的陷入了沉睡。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听到了肖明祖的声音,那一阵一阵的念叨,就让她慢慢的有了一丝知觉。

    她日日地听着肖明祖念诵那些经文,才忽然之间发现自己所谓的修行原来一直以来都是错的。

    法篆天图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一旦修行,身体就会出现异常,会变得狂躁,就会像齐婷婷一般的嗜血吸精。

    只有将浑身的炁尽数散去,将法篆天图在体外修炼,才能发挥到最大的作用,并且不会伤其根本。

    齐梦竹就日复一日的听着这经文,将体内的炁尽数地凝聚在体外,慢慢地开始修炼法篆天图,一遍又一遍,直至将自身的炁全部都抽离于体。

    齐梦竹说到这里的时候,微微一笑抬起手来,缓缓的说道:“你看到我手掌心的这个炁了吗?这就是法篆天图,我现在就是个正常人,和你一样会生老病死,并且不会有任何的法术,可我凭借着法篆天图便可以将这大地之间的炁调动出来,从而为我所用,举世无敌。”

    肖明祖点点头,抓住了齐梦竹的手,忍不住的将她抱在怀中,眼眶湿润了,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面落下一吻。

    “梦竹,你能回来便是最好!我别无他求,只要你能在我身边。”肖明祖已然看透了这所有,天大地大,不如心爱之人在身边最大。

    齐梦竹摇头轻笑,下意识到往肖明祖的怀中钻了钻,抬头朝着肖明祖望过去,喃喃低声道:“那我可要给你生一堆小孩子,天天来烦你。”

    “那可不行!你现在身体不好,我不允许你这样冒险,若是没了你,我一人绝不独活。”肖明祖搂着齐梦竹的手又紧了几分,温声的在她的耳边说道:“你答应我,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先保护好自己。”

    “好……”齐梦竹温柔一笑,说道:“老肖,以后我们云游四海去吧……”

    “好,你去哪,我便去哪……”

    自此之后再也没有了玫瑰园,再也没有了铜棺,肖明祖和齐梦竹相影相随,浪迹在这山川湖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