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碰撞

    “你说的没错,皇上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就制裁明家,顶多会给点教训,但改变不了根本。”

    明殊在边关镇守了二十年,这么多年的时间足够编制他庞大的情报网。

    皇上在这二十年内也没少派监察使臣过去,可最后都会变成明家的人。

    宫中有明贵妃助阵,边关有二十万阎魔军,朝中有明丞相,这明殊为所欲为的根本。

    现在只下去了一个明丞相,但朝中的还有明殊自己,还是没有办法改变。

    只有明殊跟明贵妃倒了,明家才能彻底完蛋。

    南门映杳眨了下眼睛,眼泪也悄无声息的消退不见。

    “白锦,今晚我的确利用了你,我也的确想跟你达成共识,一起对付明家,这些天我也调查过,整个凤吟城只有你跟明家是不对付的,我想我们能够合作。”

    “好,我答应你。”白锦伸出手,“但我也会看着你,我们的目的只有明家,而不是整个凤吟。”

    “本格格对你们凤吟也没兴趣,我喜欢的是我们北沧的草原,不是你们这连马都不能骑的街道。”南门映杳拍了下白锦的手。

    二人也正式达成了共识。

    马车也停在了格格府的大门前,南门映杳刚想下车,就听见重光严肃的说道:“格格别动,有人。”

    白锦与南门映杳愣了下,纷纷严阵以待。

    “无愿!”重光大喊了声。

    以往都会回应的无愿竟是毫无反应,重光抽出腰间的佩剑,一步步小心翼翼的接近大门。

    白锦皱了皱眉,“双辰立言!”

    “属下在。”

    双辰立言从格格府内跳出来,手中拎着的正是已经昏迷的无愿。

    “无愿,这发生什么事情了?”重光问道。

    双辰并为回答,直到白锦说了一声,这才开口。

    “郡主命我们守在格格府,推测到格格今晚中毒的事情有蹊跷,果然,我们刚到这里的时候就遇到了刺客,幸好暗影过来,否则我们没办法这么快脱身,这个兄弟一直死守着大门,后来实在坚持不住,这才晕了过去。”

    白锦上前查看无愿的伤势,确认没有生命危险,这才放下心来。

    只是她发现,这个无愿似乎还有陈年旧伤,体内竟还有伽蓝毒!

    “无愿也是被明家残害到家破人亡,逃离到我们北沧的地盘被重光捡到,这才活到了现在,他这一次跟们过来,就是为了给自己报仇。”

    南门映杳看着白锦惊讶的神色,便解释道。

    白金心中了然,看来自己猜的没错,这个无愿的确是凤吟的子民。

    只是他的身世究竟是如何?

    “他的身世,方便告诉我么?”白锦说道。

    南门映杳摇摇头,“不方便,如果想知道,等他醒了以后再说吧,你要问他才行。”

    白锦理解,也就没有追问。

    “他的伤并没有大碍,只是要好好修养,这段日子都不要出来了,刺客的事情我会查清楚然后告诉你。”

    “好,这件事情就不必惊动皇上了,反正惊动了也达不到我想要的效果。”南门映杳坐在椅子上,看了眼一边的双辰立言,“还没感谢你们救了无愿。”

    “都是暗影来的及时,我们到的时候人已经被救下来了,不必多谢。”双辰说道。

    提到暗影,白锦才想起来还在屏风后面的君衍,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映杳,我府上还有事,先不跟你说了。”

    说完白锦便匆匆离开。

    要是君衍还在等着,而春梅意外发现君衍在屏风后面,还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骚动。

    南门映杳原本跟白锦说一下今天晚上的事情,看她急匆匆的离开,也就没有拦着,明天再说也是一样。

    她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等着无愿醒过来,问问他府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何自己才刚刚中毒,格格府就遭到了劫杀。

    白府,白锦悄悄的进了自己的卧房。

    “君衍……”白锦悄声喊道。

    见没有回应,白锦才松了口气,看来是自己想多了,君衍早就走了。

    白锦想到这,竟是稍稍有些失落。

    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

    结果一转身,白锦竟是迎面撞上后面的君衍。

    “啊~”

    君衍忙捂住白锦的嘴。

    白锦受到了惊吓,脚步一虚竟是直接向后倒去,君衍怕她摔倒,拦住她的腰想将人拉起来。

    结果二人惯性的朝着后面倒过去,竟是双双倒在了床上。

    砰的一声,四目相对。

    鼻尖相互抵靠,唇瓣之间只隔了一个指尖都是距离。

    心跳骤然加速,眼神却惊奇的不见慌乱。

    时间仿佛静止,眼中只有彼此。

    君衍攥着白锦的手腕,手臂该箍着她那纤细的腰肢,透过布料的触感如此清晰。

    白锦握着指尖,鼻息之上只有带着异香的熟悉的味道,那抵在腰上的手,温柔且柔软。

    “小姐,是你回来了么?”春梅在外面喊了声。

    白锦回过神来,猛地起身,却重重磕在了君衍的额头上。

    “是,我睡了,你不用伺候了。”白锦捂着脑门,眼圈都疼出了泪。

    春梅哦了声,检查了下门窗,便离开。

    君衍蹲在床边,同样捂着自己的额头,这一下磕的是真不轻。

    白锦也坐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君衍。

    二人对视许久,不约而同的笑起来。

    “你在这为什么不说话?”白锦无奈的看着君衍。

    君衍嘿嘿的笑了下,“我寻思逗逗你呢。”

    “你多大了?”白锦叹了口气,“坐起来,我有事跟你说。”

    君衍依言坐在了床边,“格格府刺客的事情我知道,但我觉得他们的目的不是南门,而是那个蒙着面的无愿。”

    “刺杀的人是冷门的人没错,但为什么他们要杀了无愿,这点我还没想明白。”

    君衍说着说着,却发现白锦竟是狐疑的看着他,他还以为白锦是在惊讶自己怎么会知道,便解释道:“暗影去了格格府,回来给我报过信了,所以我知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白锦的脸红了半边,一脚将君衍踹下了自己的床,“你给我坐凳子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