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地师(修女她)

    “我?我这是在哪?”

    一间普通的病房,一个年轻小伙子正飘浮在屋中。

    对,他就是飘的,在他身下是一个同样的他躺在床上,白色的床,身上缠着黑色的电线,一动也不动,仿佛死了一样。

    “这……这到会是怎么回事?”

    他叫林枫,今年28岁,目前在一家科学研究所里从事科研工作。

    当然,这是好听的称呼,其实他们研究所就是一个打杂的。因为他们研究的是并不被外界认可的反物质研究。

    反物质这东西听上去是很高大上,了不起的东西,然而真的研究它的人才知道,研究这个有多无聊,因为地球上……不,是宇宙中根本就没有这种物质。

    他还记得他像平时一样,进行反物质捕捉,实验室里的一切,就跟往常一样正常。可是他不明白的,为何转眼间他便来到了医院。

    他闭上眼睛,努力回忆着发生了什么。

    他虽然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却可以看到周围的一切,包括护士为他换点滴,包括这身体的父母不时的抹着眼泪唉声叹气。

    “难道我已经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样的事,即便林枫是搞科研的,也没有办法解释这一切。

    “唉!”林枫叹了口气。他发现他越来越习惯叹气了。科学解释不了,他也试着回到身体里,但是却没有办法回到自己的身体。

    他正一边打量着自己的肉身,一边回忆着。这时候,一名老迈的老汉,像拉梨的牛一样,躬着身子艰难跋涉地走了进来。

    只听他干瘪的脸上,双目失神,神神叨叨:“医生说我家娃没救了,我不信。符纸是我今天一大早从山上求的,土地山神一定会救我家娃的。”

    他边说边从兜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张非常大的黄纸灵符,朝着山的方向,虔诚地鞠了鞠,这才用手背干巴巴地抹着眼泪,开始拾掇起病床上的儿子来。

    “娃娃,你醒醒吧,看看爸一眼!”

    “老爷子,这里是医院,这些黄纸灵符是不准带到医院来的。”一名正给病人换水的护士,看到老爷子要拿黄纸将病人包裹起来,立刻上前劝阻道。

    “我家娃已经昏迷那么多天了,你们医院既然救不了人,为何还要拦着我救娃?”

    老爷子梗着脖子极力喊着,林枫从他的声音里也能听出来他的焦急恼恨,声嘶力竭地似是用尽了全部力气质问着。

    “医生一直都在尽力治疗……”

    耳边的争吵越来越大,林枫却根本不能注意他们在吵什么,在听到老人哽咽的声音的瞬间,林枫只觉得不知为何心里一酸,眼中若是有泪早就滚下来了。

    “爸!算了,我已经没救了,放弃吧!”看到一向老实木纳的老人,为了救自己,跟人吵得面红耳赤,甚至连最不愿意相信的鬼画符都用上了。

    林枫只觉鼻头一酸,他不想父亲再为难,他想阻止他,去争抢那灵符。

    这世上猝死的人太多了,他应该放弃的。

    然而他一碰那道不起眼的符,怎样也没有想到,黄纸中发生了变化。一道光芒下,灵符竟然化为了黑洞。

    那黑洞有着无穷的吸引力。他的灵魂竟然一点儿也不受自己控制,直接投入那黑洞中。这是以前以来没有发生过的。

    “这是?反……”

    林枫慌乱地挣扎着,欲求救,却在冷静后,沉默下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真的会有反物质存在?而且还是一张小小的符纸?”林枫自言自语不再反抗。

    这世上的事实在是太奇怪了,就在林枫已经放弃了,他却偏偏找到了反物质。

    而黑洞又似乎化成无形的双手似的,把林枫的灵魂揉着,并投下淡黄的光芒改造着什么。

    突然,那黑洞一闪,消失了,化为一道符光,直投入林枫的灵魂紫府。受到惊吓的林枫,不由向后倒去。

    这时候,林枫的身体竟然也生出一股吸力,那吸力吸住了林枫的灵魂,一下子把林枫吸入到自己的身体中。

    “这个是……”

    “掌厚土载德之力,地师传承!”梵钟敲击之后,一道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回荡。是谁在说话?什么地师传承?什么厚土载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枫也被眼前的场景吓住了,他左右查看着自己的身体。

    只见,他的灵魂中,一个崭新的符录悬浮着,散发出淡黄色的光芒。那光芒虽然很弱,却恢弘正大,给林枫非常舒服的感觉。

    同时一股传承传来:上古人族,天地无衣无食,人族祖先神农遍寻天下,发现世界另一半的力量,他以这力量尝百草,种殖养育,是为地师传承……这传承自神农始,一直留在符中,也就是传说的字祖造字。字祖把这传承造入字中,直到受到林枫身上的反物质能量冲击,激活了它。

    林枫同样也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医院了。

    宇宙中一半的能量被现代人称为反物质。同时,人体也有一两三钱的反物质存在,也就是说科学上说的人的65克灵魂。

    那台机器显然没有捕捉到宇宙中的反物质,却拉出了林枫的灵魂。

    “娃,娃,你怎么样了?”林枫虽然没有张开双眼,但在接收这传承时,身体却动了。

    孩子的细微变化,惊动了林老汉,他的脸上,满是皱纹,倒像个风干的橘子,此时,褶子挤的满脸都是,神情木纳中,带着不可置信的惊喜。

    真的很不可思议,林枫竟是醒了,而且一天天好了起来,不久他便出了院。

    “到底是不是真的?”

    林枫,起了个大早,现在他正站在自己村子的山头,凝望着脚下这片土地。思考着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

    这是多么惊人的发现,现代科学便寻不到的反物质,竟然在中国古代便已经有人发现并掌握了用法。

    林枫这时候想道:“这个能力能让自己发财么?能让自己出人头地么?”林枫真的很关心这个,也只关心这个。

    到底是不是真的,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吗?

    照着自己的记忆,他很快在一处山坳角处,找到了自家的土地。

    这是一片种植着辣椒的土地,整块地不见一棵杂草,显然家里人常常整饲着这块小小的土地。

    林枫是农村人,所以他从小就种过地,但是这一次,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这片土地,他竟然从心中发出一股对这土地的喜爱。

    而随着他看着这块土地,看着看着,身体中自然而然冒出了一股力量,而他自己的意识更是随着这力量投入在土地中。好像他成了土地似的。

    “这是?”

    林枫一惊,意识又回到了身体。他还是他,并没有变成土地。

    不过这显然引发了他极大的兴趣,回忆着刚才的感觉,轻轻推动着体内力量的运行。

    “真的可以。”他又化为了土地。

    实验成功,林枫又停下,先让自己坐下,然后再驱动反物质投向土地,只见他的灵魂一闪,直接投入了土地中。

    自己是土地,土地就是自己。

    林枫笑了,忍不住道:“我是土地神!”

    这话一出,他自己先就乐了。而他更加分外渴望地汲取着地师的知识。

    地师,厚土载德。“德”非品德,而是“造化”。地师有造化土地之能。

    倾刻间,这块土地的信息全都落入了林枫的掌握。甚至林枫只是一个念头,便可以驱动土地中的地力。

    “常听人说地力,地力的,原头地力不仅仅是土地肥力,还有着气。”

    天地初开,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降为地。

    而在林枫的双眼中,这固体的土地世界再一次成为了一个气的世界。

    有黑色的气,植物碰了枯萎;有绿色的气,可以帮助植物茁壮成长……还有一些其他的气,林枫还不明白用法。

    这绝对颠覆了林枫的科学知识。不过他又不是科学家,他只是一个自由自在农民的儿子,以及临时工,打杂的。所以在这一刻,他玩的很开心。

    科学也好,不科学也罢,存在便是真理。

    而且他还为这反物质能量生出绿色的气,取名为“生命能”。这够科学了吧。

    丝丝绿气不断被他推入自家地中。然而正在他玩的开心的时候,他的身体却是一晃。

    只瞬间,林枫便知道这是他的极限了。按照地师传承上的说法,人的灵魂会散发出反物质的精神力,但是这精神力却也不是无穷无尽的。今天的挥霍,已经把他的反物质精神力挥霍一空,想再玩,只能明天了。当然,也可以通过修炼增强它。

    知道怎么回事,林枫不慌不忙地从土地中脱身。看着自己一番忙碌,使得自家辣椒田变得肥沃,辣椒也更青翠可人,林枫一下子有了一股劳动后的喜悦。

    这份喜悦与他过去的喜悦不同,这份喜悦更加真实与简单,没有夹杂其他任何的情绪,简单的让他轻松无比。

    “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甚至他的大脑中直接出现了这么个念想。

    带着简单轻松的喜悦,他转了身……

    “啊!”

    一回头,好家伙!吓的他心肝直跳。

    这什么时候来的?

    蝎子、蜈蚣、癞蛤蟆,以及一些林枫都叫不上名字的小虫子,就这么聚集在林枫的身后,张着眼睛直勾勾地盯住林枫看。如果认真看,分明可以看到它们的嘴巴在一张一合,对着林枫吞吐着什么。

    这便是传说中的精怪修炼吗?它们显然是注意到林枫身上散发出来的反物质,受其吸引,这才聚了过来。

    林枫只是吃惊它们的数量之多,不过吃惊过后,林枫便笑了。据他拥有的地师传承来看,地师并不只是用来改造土地,地师的力量对大自然的生物同样有用。它可以促进万物生长,弥补地力不足,使其可以充分生长。

    而且,这蜈蚣、蝎子、癞蛤蟆不仅是毒物,还是一味中药材。这么多的蜈蚣、蝎子,显然值不少钱的。林枫刚才还想可不可以赚钱,这钱不就来了。

    想到这,林枫没有驱赶它们,相反,他还故意又挤出了一点儿反物质精神力,留在地上。

    反物质是构成人类灵魂的核心,正因为有这点灵魂反物质,所以人才成为人。同时也是地师的力量之源。

    林枫虽然只是逼着自己挤出一点儿,但是却立即觉得头昏脑涨,非常不舒服。

    等他再度恢复了知觉,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竟然倒在了地上。

    “真的是到极限了。”

    林枫起了身,便向家走去。

    回家需要通过一条小河,林枫在桥上走,突然,一条凶猛的黑鲶鱼猛的从小河中跃出,竟然直接跳入了林枫家的辣椒地中,扑向蜈蚣蝎子,张大嘴巴,直接便吞了一只。

    林枫看的一呆,心想:“鲶鱼主要生活在江河、湖泊、水库、坑塘的中下层,多在沿岸地带活动,白天多隐于草丛、石块下或深水底,夜晚觅食活动频繁。秋后居于深水或污泥中越冬,摄食程度亦减弱。肉食性鱼类,捕食对象多为小型鱼类,如餐条、鲫鱼、鰕虎鱼、麦穗鱼、鲤鱼、泥鳅等,也吃虾类和水生昆虫。

    倒不知道这玩意儿还吃蜈蚣蝎子。”

    “你既然吃了我的中药材,那么你便是我的了。”

    这条鲶鱼很大,差不多有十斤左右,看到了它,林枫直接便笑了。

    鲶鱼不仅像其他鱼一样含有丰富的营养,而且肉质细嫩,含有的蛋白质和脂肪较多,对体弱虚损、营养不良之人有较好的食疗作用。

    不管是林枫,还是他的家人,这鲶鱼都是很好的滋补品,既然是滋补品,林枫当然就不客气了。先是宣示了自己的主权,然后直接在路边采了野草,做成草绳,从鲶鱼的鳃入手,直接就系了起来。

    这条贪吃的大鲶鱼,受了生命能的吸引,跃出水面,可惜它只吃了一口,便要落入别人的口腹之中了。

    林枫提着这么大的鱼,刚一进村,便被村人发现了。

    “娃娃,好大的鱼!怎么,发了财,这是要加餐了?”一位正在村口磕着自家种的葵花子,看到林枫后说。

    “对,加餐,加餐。”林枫笑着,立即加快了脚步。

    “这孩子,好大的力气!嗯,是一把干农活的好手。”旁边一位却一下子说起了林枫最讨厌的事,“就是这大学上的可惜了,找不到媳妇儿。”

    林枫最讨厌的便是这些了。他是找不到媳妇儿吗?不,是他自己不愿意找罢了,一月一千八,真的是养活自己都难,怎么养活人家。

    钱是英雄胆,没有钱,这媳妇不说也罢。提着鱼,一路小跑跑回了家。

    林枫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儿也不累。“我的身子这么好啊?”

    “不,不对。我虽然出生在农村,但是吃的并不好,身子骨并没有多少的力气。”

    “那么只能是生命能了。是了,生命能本身便有着强大的能量,与正物质结合释出的能量……”林枫念叨起他获取,与重新理解的地师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