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捉毒虫

    既然地师传承是真的,林枫刚回了家,便想练习一下,不过他却刚开始又不得不停下。

    “以后有的是时间练,现在还是抓毒虫要紧,万一跑了,不就亏大了吗。”

    林枫把大鲶鱼往地上一放,找了身干净的衣服换上,便立即提了两个大桶,直接奔山坳子而去。

    “哈!鸟为食亡,虫子也一样。”

    他重新赶回了山坳子,蜈蚣蝎子都还在,这让林枫很是开心,直接捕捉了起来。

    掰下枝条,直接做成两个长筷子,一夹一个准。

    “咦?这蜈蚣蝎子怎么这么快便长大了不少?”

    林枫对自己的眼力很有自信。一眼便看出蜈蚣蝎子又长大了。

    而且不仅长大了,其外壳也变的油光四鉴,看着便有质感。

    这是好事,绝对的好事。卖相越好,这玩意儿也便越值钱。

    一桶蜈蚣,一桶蝎子,装的满满的,没有办法,林枫只好放弃癞蛤蟆了。

    当然,这并不是癞蛤蟆不值钱,而是因为癞蛤蟆与蜈蚣、蝎子不同,这癞蛤蟆是益虫,留在田地中,比蜈蚣蝎子有用多了。

    提着两大桶的毒虫,这一次林枫故意绕开了村人。

    没办法,农村老娘们的那张嘴,真的是让人受不了。东家长,西家短的,就没有她们不说的,而传说中的“别人的孩子”,更是她们的口头禅……

    林枫每一次回家,她们都会打听自己找没找媳妇?发没发财啊!

    唉!这样的社会大环境下。林枫真的是宁愿绕了路,宁愿多跑一点儿路。

    不过林枫这下意识的做法,倒是让他捉毒虫卖钱的买卖,多做上了好几天。正因为村人老问他这些事,他下意识地躲开了她们。当村人知道发现这么个赚钱的门路后,这附近的蝎子、蜈蚣已经几乎被他捉光了。

    反物质产生的生命能,对天地万物的吸引力,可不是村民用手电照,比的了的。

    当林枫双手左右各提一个大桶,回到家中,就看到小妹林洁正蹲在地上,盯着地上的鲶鱼直看,而那口水更是直接流了三尺长。

    “小妹,你在干什么?”林枫放下桶问她道。

    “哥,咱家这不知道谁送来一条鱼。”

    林家真的很穷,先是为了儿子上大学,日子过的苦。后来林枫毕业了,也找到工作了,但是一千八啊,在大城市绝对的底层。日子依然干的很苦。肉是很少吃的,不然林洁也不会这么馋,对条鱼,都会流口水了。

    “谁送的?这可是我自己捉来的。”看到这样的妹妹,林枫真的是感慨万千。

    “你捉的?”林洁一脸的不信道,“林枫,你不要骗我了。你忘了咱们一起捉鱼了,一条泥鳅便把你吓哭了都。”

    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林洁从小便是个皮孩子,上树捉鸟,下洞捕蛇,就没有她不敢干的,简直比男孩子还男孩子。而且她更淘的是,她还常常捉弄林枫,什么虫子、青蛙、蛇。

    当年的林枫小啊!她却捉了泥鳅,说是蛇,直接丢他裤衩里,八当的林枫当然被她吓哭了。而她却得意地宣布:“林枫,从今天起,我就是姐姐了!你要是不答应,我还吓唬你!”

    林洁的提醒,让这些记忆直接冲上林枫的心头。

    想起这些记忆,林枫真是恨不能回到过去,重活一把,太丢人,太不爷们了。

    林枫心说:可恶的小妹,还敢捏哥的短儿。你等着,让你瞅瞅什么叫哥哥的胆量。

    心中想着报复,表面当然不能表现出来。只见林枫一脸紧张道:“小妹,你怎么离那鲶鱼这么近?小心它咬伤你。”

    “咬伤?一条鱼?哈哈,林枫你还是这么胆小!”林洁的本性流露,一点儿面子也不给哥哥留。得意,得意的很。嘲笑,极尽嘲笑之能事。

    林枫心说:笑吧!笑吧!一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只见林枫摇头说道:“看来你不知道啊!鲶鱼可是肉食性鱼类,捕食对象虽然多为小型鱼类,如餐条、鲫鱼、鰕虎鱼、麦穗鱼、鲤鱼、泥鳅等,也吃虾类和水生昆虫。但是如果人掉进水中,它也吃人,你看看它一口的牙齿,便是为了吃肉生长的。”

    鲶鱼的牙齿哪儿是用来吃肉的。鲶鱼以吞食为主,牙齿的作用主要是防止食物逃脱。

    不过谁让这儿是山村呢?没有网络,也没有课外读物,最重要的是林洁信了。

    “哥,你说真的?”林洁有点儿害怕,远离了鲶鱼。人都是趋吉避凶的,明知道鲶鱼吃人,她哪儿还敢靠近。

    林枫心说:死丫头,现在知道怕了?晚了。

    “当然是真的。”林枫继续说,“你忘了三年前发山水淹死的人了?尸体打捞上来,直接便从肚子中窜出条大鲶鱼,当时你不也看到了吗?”

    林洁真心害怕了,小脸儿煞白。这是段不好的记忆,当时窜出鱼的时候,她就在旁边,吓得她当年一条鱼都没敢再吃。

    见她表情,林枫心想:死丫头!你也知道害怕?这才哪儿到哪儿,哥当年是小,现在哥已经是大人了,你就等着哭吧!

    林枫不看林洁的脸色,继续吓唬她道:“而且这鲶鱼的生命力极强,离了水,也不会死,自己还能找到五公里外的水源。”

    说到这,林枫小声对林洁说:“我还听说,当时负责打鲶鱼的人,事后还受到了鲶鱼的报复,那鲶鱼直接跑他家,把他咬死了。”

    “对了,对了,还有,鲶鱼很爱报仇的,找不到仇人,它们还会牵怒。我记得就有渔夫利用它的这个特性,将它用作保证长途运输沙丁鱼成活的工具。小妹,你离它这么近,要小心了!万一它把你认作仇人就不好了。”

    林枫也够坏的了,他的谎真是越扯越圆滑了,有真有假。甚至借用了沙丁鱼的例子。

    沙丁鱼,生性喜欢安静,追求平稳。对面临的危险没有清醒的认识,只是一味地安逸于现有的日子。渔夫,聪明地运用鲶鱼好动的作用来保证沙丁鱼活着的人,在这个过程中,他也获得了最大的利益。

    根本与什么报复无关,而更坏的是,林枫不仅吓唬自己的妹妹,看到妹妹害怕的样子,他竟然还有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死丫头!活该!活该!看我不吓死你!吓死你!看你还说自己胆大!”

    于是林枫越说越恐怖,他甚至把他上大学时,实验室中解剖青蛙,做的神经反应实验,都安在了鲶鱼。而那鲶鱼也变的不仅吃人,还很喜欢钻人肚子,控制人活动的恐怖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