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惹不得的女娃

    林枫想怎么做?他当然是想养虫了。

    一开始他买衣,说要盖房,是他太开心自己可以赚钱了。现在冷静一想,十几二十万,实在不多,他需要用这钱做本,去赚更多的钱。让父母小妹,过上更好的日子。

    毕竟他这算是初步掌握了“厚土载德”。何谓“德”?自然是《德》经的德。

    《德经》,为《道德经》下卷,而我们所熟知的《道德经》其实只不过是《道德经》的上卷《道经》。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讲的是宇宙另一半的总纲,古中国人称之为道。也就是现在科学所定义的反物质爆炸诞生了生命,宇宙起源。

    只不过介绍《德经》失传,后世文人重新定义了“德”,所以才世人不知。

    林枫虽说同样没有德经,但是他已经从古字,符上得到了这份失落的传承,使得他同样可以使用“古德”的力量。

    既然有了这份力量,他当然要搞养殖,扎扎实实打下一份事业。

    当然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只要中国人,都有这份情节在。

    而且林枫没有告诉任何人。

    “桃花树下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却把桃花换酒钱。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这从来都是他的梦想。只不过是他一直没有条件来实现罢了。

    终归是要做,所以林枫直接便说:“爸,我想用这钱包下咱们村的山头,饲养这些虫子。”

    “养殖?就你?傻儿子,别闹。你是做科学的,种地养殖你可不行。还是把钱存了,好好养养身子,上班去吧!”

    听到儿子要养殖,林父林母都笑了。自己的儿子自己还不知道?他就不是一个庄稼人。

    “爸,我说真的。”林枫郁闷道。

    好么,这还什么都没干上呢,便让老爸老妈鄙视上了。虽然他们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但那是因为那是他的爸妈,不好直说罢了。

    可是你们的那似笑非笑的样子,你们还不如直接说呢?

    “爸妈,相信我,养虫真的可以赚大钱。”林枫说。

    林老汉却说:“娃啊!咱们是农村人,也不指望赚什么大钱,有吃有喝,有份工作,便成了。”

    与林老汉的安于现状不同,林母却说:“老头子,兴许咱儿子真成。毒虫可以赚大钱,你不也看到了。”

    不过即便有这证据,林老汉却依然很舍不得地道:“养虫哪儿养不成?非要承包山?”

    农民啊!好容易见了这么多的钱,是恨不能立即刨土埋了,又哪儿舍得花出去。花一点儿,他都心疼的要命,就更不用说承包山,花这么多了。

    “爸!这虫贵就贵在纯天然上,不承包山,那养出来的虫子也不值钱。再者说了,这山上不还可以种果树吗?”林枫劝道。

    “种什么果树?那是人造山,养什么死什么?没想到竟然可以养毒虫。”林老汉有些不满道。

    人造山,林枫有这山的记忆。

    说起来这山,还是有些名气的。

    利国是铜山一穷山村,正所谓穷山恶水,说的就是这种地方。

    不过在中国的那个特殊时代,所有人都在赶英超美,大炼钢铁。利国也不例外。

    然而利国这地方真的是很穷,要庄稼地,一人几分地,要水产没水产,还谈什么赶英超美呢?村子里很是穷白了头。

    就这时候,一名从南京下放劳改的厉存红老人开了口。他说,这利国村,原为利国驿,是汉帝遣将采铜之所。虽然这铜采了上千年,说是采完了,但是古代的工艺实在是落后,应该还有剩。

    就这么一句,利国人便忙活了起来,大挖特挖,非把地下的金属挖出来不可,而这人造山,便是利国人挖土挖山,选矿之所。

    当然了,人造山是起来了,但是毕竟开采了上千年的铜矿,就是有剩,又能有多少?再经过他们这掠夺式的开采,村子很快便恢复了平静。除了多了座人造山之外,真正的收获其实并没有多少。而这人造的山,由于是地下的土,当然是种什么都不长的了。

    不过咱们村好像不只这一座山吧!

    林枫想道:爸这是真的不想花钱,在这儿堵我呢?

    然而有用吗?

    林枫可是掌握了地师传承,这人造山想荒都难。相反正因为是荒山,包下来才便宜。如果是那种熟山,包50年,需要几十万,上百万的,林枫也承包不起。

    “爸!是真的。我与哥一起去卖的,人家就收山上的野的。”林洁这丫头自打得了哥哥的好处,不仅哥哥叫个不停,更是不断地帮嘴。

    真真应了那句,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了。

    在这兄妹俩的不断劝说下,林老汉知道自己这是拦不住了,索性也就不拦了。“这钱是你赚的,随你们好了。不过,如果不行,你立即给我回去上班!”

    开心的林洁忍不住地欢呼胜利。“哥,你看,我也是出了大力的,你怎么谢我!”

    当然,他不会忘了向林枫邀功。

    “走,咱们去买电脑。”林枫说。林枫也是豁出去,因为他知道他已经不可能再回研究所了。

    在他昏迷时,单位领导以为他听不到说的那些话,他其实都听到了。

    “身体素质太差,这样的人谁招进来的?这不是添麻烦吗?”

    人虽然昏迷了,但是林枫的灵魂还在,什么都有听到。当然了,即便林枫没昏迷,领导们说这话,也是毫无压力,本就不是研究所的正式工,他这一入院,开了便开了,这很正常不是吗?

    “真的?哥!”林洁惊讶坏了,他只是随口说说罢了,竟然还真的有奖励。

    林洁是理解错了,这可不是他的奖励,而是林枫既然打算搞养殖,他自然要学习怎么养。

    当然了,如果可以,他去养蝎场学习一下更好。然而,不要忘了,他的养殖可是带有反物质的,这是见不得人的本事。他要用地师传承令其充分生长,所以他只能自己学自己养,不可让外人知道。

    这样一来,一台电脑与网络,便成了他的必需品。

    因为林枫已经没了退路,他必须成功。

    林枫说买便买,镇子上的电脑之家买了电脑,又到邮局开通了网络。一家四口人,这才向家回去。

    唯一不开心的便是林老汉了。

    林枫搞承包,他舍不得花钱。林枫买电脑,他当然也不赞成。

    可是林枫说的有理有据。要么,买电脑,装上网,在家学。要么,外出,交学费,到人家地头学。

    总之,这怎么都是要花钱的。林老汉算了一下,出去学,钱交给别人,但是买电脑学,怎么说,也还会有一台电脑,也算是添了家用电器了。他也就顺从了。

    顺从归顺从,这脸却是拉的老长。也不知是心疼钱,还是感慨自己落伍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林老汉是不再挡着他们了。林枫也可以放手施为了。

    回到家,第一件事,林枫便带上在镇子上买的两条好烟,去了村公所。

    “七叔,七叔。”

    村子不大,即便不是血缘亲戚,见了面也是叔伯的叫着。

    利国村的村长行七,并不是林枫的七叔,只不过大家都这么叫,叫习惯了,也就叫他七叔了,名字反倒是没什么人叫了。

    看到林枫来,以及林枫手上的两条好烟,七叔便笑开了。“哟!大侄子,这是有什么事儿要求叔,可是想娶媳妇了,想找个好点的?”

    小老头一个,却燃着熊熊的八卦精神。

    只是这话说起来,真的是很寒酸。大老爷们一个,一开口不是嫁,便是娶的。而且至汉以来,怎么说也是建村一两千年的老村子了,发展不起来不说,反倒变成了一个养女儿,“卖”女儿的村子,能不寒酸吗?

    “哼!我哥才不是娶媳妇儿喱,我哥是有大本事的,要赚大钱的。”林洁愤愤不平道。

    打从心眼里,他不愿意哥哥娶媳妇。要是哥哥娶媳妇了,便会轮到自己嫁人了。看自己小姐妹们嫁了人,家中得了几万块。如果是以前,他没什么好说的。现在是哥哥会赚钱了,他当然就不愿意了。

    “好,好!不嫁!”七叔笑着,一点儿也不生气。谁让这村子就是靠女儿支撑呢?这些可都是小祖宗,他一个也惹不起。不像是男孩子,他说打就打了,也不会有人找他的麻烦。

    女娃便不同,惹哭了任一个,他都会头疼,甚至还会召来人家家长的追责。所以真的是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