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承包百年山

    “好,好!你们说,有什么事要叔帮忙。”七叔不敢说重话,唯恐得罪了这位小姑奶奶,只是一双小眼睛不断地打量着那两条烟。

    “给给给!这么喜欢烟,也不知道这东西哪儿好!”林洁从哥哥手上取过烟,直接塞给他。

    回了村子的林洁又恢复了本性,泼辣的像只小辣椒一样。

    七叔接过烟,深深闻了一口道:“香!好烟!你们这些丫头哪儿明白香烟的好!”

    那陶醉的样子,看的林洁直翻白眼。

    林枫却不这样看,他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两条烟就想勾搭住一村之长,真以为这是二三十年前。现在的村长,哪一个不是富的流油,百八十万不在话下,就是上千万的村长也有不少。

    利国的村长却为两条烟所陶醉,只说明这儿真的很穷很穷。不然,如果换成百万、千万村长你试试。

    送两条烟?人家都不带眼皮子夹你的。不要说接待了,能来个公务员接待,就算不错了。见不到人,多跑几趟,这是常情。

    不知道领导都是很忙的,能是你说见就见的?不要不拿村长不当干部!

    所以林枫不像林洁,没有讥讽,直接说事。“七叔,我想承包咱们那座山。”

    “山?哪座山?”七叔不在意问道。

    实在是他们这儿的山真的很多,东南西北,全都是山。这村子根本就是座落在群山之中的。

    “就是咱们的人造山。”林枫说。

    “人造山?”七叔顾不上再看美味的香烟,上下打量林枫,又看了下林洁说,“那山?你们想淘矿?也是,那山是有不少的矿石。可是那山可不好承包啊!”

    七叔说的是实情,当年这山是为了弄铜,硬生生以人力搞出来的。

    而且当年的人实诚,或者说知识匮乏,死心眼儿,说要铜,就只要铜。其他的什么铁矿,石英等等,直接便堆成了山。

    当然,这也是当年的铁矿石不值钱,七十个品位的都用不了,又怎么会有人看的上眼这五六十个品位的硫磷伴生矿。

    而随着时代的发展,钢铁的价格节节攀升,这小小的铁矿石,也自然入了不少人的眼。

    “七叔,我们要那山,不是为了什么矿石,我们是为了搞养殖。”林枫直接表示他不动矿石。

    “啥?真的不动矿石?”七叔惊了。

    不惊不行啊!因为在他看来,那山唯一有价值的便是矿石了,他竟然不要。

    “是的,不要。那些矿石,弄出来,也值不了几个钱。我是想用来养殖的。”林枫说。

    “养殖,养殖好!好,好!”七叔开心大笑。

    一直到林枫办手续,七叔主动给出一年两千的承包费。林枫一看这么便宜,直接要承包一百年。剩下的便等七叔要来上级红章(这也是七叔主动替林枫去办的),然后交钱便行了。

    一直到离开了村公所,林枫都不明白七叔为什么变化这么大,这么主动。两条烟,绝对不至于。

    林枫又哪儿知道,这是利国村的一段往事,也是老村长的心事。

    利国树一直有四奇,这四奇便是楼上楼、树上树、水倒流,以及珍珠泉。

    所谓楼上楼,便是鬼子炮楼,是当年鬼子兵为了在这儿挖矿所建。这个没什么出奇的,也就是个楼房罢了,只不过这儿太穷,三奇总不如四奇好听,顺当,是硬塞进去的一奇。

    而另外三样,树中树是老梧桐树心长出了一棵白果山。别的地方的水是由西向东,由高向低流,利国的河水是却返着来的,哪儿高,它便往哪儿流。

    珍珠泉是一眼冒水花的泉眼。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当大家低着头,赶英超美的某一天,突然,楼上楼塌了,树中树死了,河水不流了,珍珠泉干枯了。

    这可是大事,绝对的大事。特别这种几千年的老村子,当场便有那神汉神婆,直指那人造山,破坏了本地的风水。

    而当年,那地里长的庄稼,竟然全黑了心。

    这如果用科学来解释,也就是大家大挖特挖,搞坏了当地的地貌,然后才引发了这一切。

    但是这村子哪儿懂什么科学,当场便吓傻了,哪儿还敢再挖。村长与几位队长一合计,停下,必须停下。

    于是铜炉停了,人造山也不再增高。

    同时也再没人敢打人造山的主意,即便有,村子也不同意。怕的便是他们又坏了风水。

    不过当林枫用它来养殖,老村长当场便乐了。因为当时偷偷找风水师看了后说,这村子想好,这人造山得先活了。

    什么叫“活”?当然是可以生长东西了。

    林枫这一承包,可不就应了这“活”字吗?老村长又怎么会不答应。

    不过也不知道这风水师是真有本事的,还是蒙对的。因为即便当时村子请的不是风水师,而是科学家,这结论也是一样。

    因为从科学角度说,正是他们乱挖,挖倒了楼,挖干了泉眼,挖出的重金属污染了河道,毒死了树木。

    庄稼黑心,更是正常。就是毒死几个人,也是正常。

    这便是工业的威力,什么都不懂,便硬来,这当然是要付出代价的。没有死人,已是万幸了。

    “哥,你一下子承包这么多年,你只有十万,难道咱爸会给?”出了村公所,林洁便说起了钱的事。毕竟林枫手头的钱有多少,他是知道的。

    “不!咱爸那是不用想了。”林枫摇头,自己不是小妹,小妹一直以为家中有存款,不然爸妈为什么老取钱。他却知道自己家已经穷的揭不开锅了。这也是他在外面再苦再累,却什么都不告诉家里的原因。

    “那哥你还包这么长,五十年不就好了。”林洁说。

    “因为那里风水好。”林枫说。

    他这也是入乡随俗了,不过不是因为那儿的风与水真的就好,相反那儿的风与水是整个村子最差的。重金属堆成的山,你还想要好风好水,怎么可能。

    林枫在田中发现的黑色地力,其源头便是这儿,他一早便注意到这山了。怎么说,他也是位科学家,他对这山又怎么会没有一点儿好奇,又怎么会不想试一试反物质的“德”对这山是不是也有效?

    再加上这山实在是便宜,便忍不住地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