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山鸡罪魁

    这当然累了,这就像一个人,一辈子绝对不只十万里,但是如果让这个人,一天跑完这十万里路,没人受的了。

    所以到了下山的时候,几乎是靠林洁扶他下山的。

    “哥,你的身体素质太差了。”

    不过这却让林洁大是得意,心想这才是我的哥哥。

    “你看看你们兄妹,这是到哪儿疯去了,这么晚才回来?女孩子哪儿有这么晚才回家的?”

    当然,这回了家,同样又是免不了好一通挨说。

    对于母亲的说教,兄妹俩都没有出声,就是林枫也接受了。这儿是农村,不是城市。女孩子这么晚不回家,当父母的担心,也是正常。而且这是父母对自己的担心,对于一直独自在外,靠自己打拼的林枫来说,还真的别有一番风味。

    待母亲教训完人,林洁还吐了吐舌头。

    林枫上了床,并没有睡去,而是照着地师传承,吞吐起来。用鼻子吸,然后用嘴巴吐。到了第九次,空气中自有一丝丝的能量进入林枫的身体。

    这能量一进入,便立即有一种身心都受到滋养的感觉,有一种二次发育,重新生长的感觉。

    以前的林枫是肥力不够,人体自动停止了生长,当这股新的能量注入,他的身体自然又发育了起来。

    再度发育的林枫直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这白,是健康的,有如幼儿那种的白,看了便忍不住地喜欢。

    人不仅在变宝宝一样的白,睡眠也有如宝宝一样的甜美。

    鼻子吸入能量,能量入体,又从嘴巴中吐出不好的杂质,就是皮肤孔也行动了起来,不断地吐出废液。这每吐一次,林枫的肌肤便好上一分,其内里的伤更是几乎全好了。

    以致林枫第二天,不得不上村子的澡堂洗了澡。身上的废液太难受。

    洗完出来后,林枫便发现自己变白了不少。

    开始,他还担心遭人围观。不过当他发现村人们洗澡,一个个黑铁蛋儿似的进去,出来后一个个全都白了不少。

    当然,他们与林枫不同,他们那是洗去了身上的污垢,是多日不洗,乍洗下的干净。而林枫却是身体素质的改变。

    但在农村有人关心这些吗?反正看上去是差不多,洗了澡人都白了。

    林枫刚洗完到家,林洁便一路跑了来。“哥,哥,不好了,不好了!快跟我走。”说着拉了林枫便走。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看他这么着急,林枫边跟着跑,边问道。

    “是鸡,鸡在吃虫。”

    蝎虫可以卖大钱,所以林洁醒来后,第一件事便是上山,去看他们昨晚抓的蝎虫。可是到了山上一看,正看到几只山鸡吃的正欢实呢。这才赶紧来叫哥哥。

    “那还等什么!”林枫想到跳上岸吃蝎子的鱼,心中一急,反倒超过了林洁,跑到了前面。

    而且越跑越快,越跑越远。

    林洁卖命地在后追,却怎么也追不上。

    等到她上了山,正看到哥哥已经在山上抓山鸡呢?

    “哥……呼……你的体力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她却累的直喘粗气。

    “不要废话了!还不快过来帮手!”

    一只山鸡才多少钱?一百?两百?

    可是这七八只山鸡这一会儿功夫吃掉的蝎子就不只一百只了。

    “哥,让我先喘口气。”林洁也明白尽快减少损失的好处。但是她实在是累,累的气都喘不上来了,还怎么抓山鸡。

    不要忘了,这山鸡是活的,是会飞……飞……

    它们不飞,哪怕林枫都过去抓它们了,它们也还在拼命的吃。

    真真是应了那句“鸟为食亡”了。

    林洁气都还没喘顺了,这七只大山鸡,一只小山鸡,便被林枫全抓在了手中。

    “哥,它们怎么不怕人?”林洁惊讶了,又说,“对了,还有这蝎虫为什么不逃?”

    它们当然不会逃了,好容易遇上一次补充能量的机会,好容易可以充分发育了,为什么要逃。逃了出去,其他地方可没有这样的好事啊!

    林枫说:“这鸡敢吃蝎虫,还不中毒。中了毒,当然便飞不了了。至于蝎虫,看,这不是逃了吗?”

    随着林枫把地力推入土下,那些蝎虫,一个个拼命的挖掘,抢入地下,看上去真的很像是逃难似的。

    “哦。”林洁点点头,没有追问,显然是信了林枫的说法。

    没有引起自己的妹妹怀疑后,林枫却没有开心,刚刚他匆匆数了一下。

    昨晚将近两千只的蝎虫,今天竟然还剩不到一千只。

    也就是说,这八只山鸡,这在山上,直接便吞吃了林枫好几万块。

    正应该用钱的时候,偏偏撞上这样的事,他要是心情能好,那才是活见了鬼了。

    是,犯罪的山鸡是全都抓了,但是八只山鸡能值几万,一千块都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