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山鸡入宴

    于是下了山的林枫整个人都变了。

    “小妹,你说是红烧好,还是清蒸好。”

    对林枫来说,你既然吃了“老子”的虫,便不要怪老子吃你了。

    这山鸡真的是让他恨的牙痒痒,因为很有可能因为这山鸡,使得他再凑不齐第一桶金,到时候这山还怎么承包?

    虽然林枫也明白不能太重视钱,钱不是万能的,但是在这世界,所有人往往会遇到的反而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八只山鸡吃了他好几万,却怎么也卖不了几万块。不吃,留它们干吗?

    “好好!都好!”

    至于林洁,这就是个吃货,听到有肉吃,那是怎么都好,一点儿也不关心哥哥的郁闷了。

    甚至看着那鸡,她便老往鸡大腿,鸡屁股上看。

    也许城里人不吃鸡屁股,但是很少吃肉的林洁却永远也忘不了那一次鸡屁股的美味。

    那还是过年时,家里杀了只鸡,鸡肉吃了,鸡骨头嚼了,就剩下一点儿鸡屁股了。

    一开始,林洁也是不敢吃的,毕竟是鸡的那儿。但是她太馋了,终于还是没有忍住馋嘴,把鸡屁股吃了。

    这一吃,嗨,还让她吃出了滋味,吃上了瘾了。

    现在八只山鸡,八个鸡屁股,她总算可以好好过把瘾了。那口水流的,简直可以洗地了。

    然而,回到了家,这鸡却没有吃到,因为装宽带的师父到了。

    他们一来,林枫哪儿还顾的上杀鸡,立即让他们装宽带。装好了宽带,林枫便上了网,他要趁着卡里面还有钱,把单子下了。买了各一千只饲养的蝎子与蜈蚣。

    如果这饲养的蝎子与蜈蚣也可以在能量下充分生长,那么林枫才算是真正可以安心了。

    一家家的看,选好了蝎种,下好了单子,林枫才从屋中出来,然后便看到老妹臭着一张脸。

    “妹,怎么了?走,咱们杀鸡去。”林枫说。

    “哥,还杀什么鸡?鸡全让咱妈卖了!”林洁不满道。

    “为什么不卖?那是山鸡,你养它啊!”林母直接说道。

    “可哥说了,那是杀了吃的!”没吃到肉,林洁当然不开心。

    “吃吃,你就知道吃。你知道人家出多少钱,一百块一只。那山鸡又没什么肉,有什么好吃的!”林母点着女儿的头说。

    当然了,林母不吃绝对不是因为山鸡不好吃,而是因为一百块一只。

    原来,当邮电人员装好宽带后,便看到了林枫家的山鸡。

    那山鸡在山上吃了那么多的蝎子,看上去便油光四鉴,羽毛漂亮。

    两个邮电工见了,自然不免心动。随着中国的经济大发展,人们也越来越注重吃了。

    好容易下了次村,见到这么好的山货,又哪有不下手的道理?

    而且这两个人还没结婚,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那种,见了这山货,才一百一只,自然是一人四只,直接吃下了。就连那只小的,他们都没有还价。

    说到钱,林母又说:“宝宝,你可以赚大钱了。这八百呢,就留妈这了,啊!”

    得!几万换几百,最终却连几百的钱毛也没看到。

    不过林枫也没有讨要,几万变几百,都不够他伤心的,再留着那几百干什么?留着生气啊!

    “好了,以后咱们再吃!”林枫劝着妹妹,也是在劝自己。

    林枫对这鸡,他当然是恨的,是恨的吃其肉的。但是老妈已经卖了,他又有什么办法。难不成再花钱买回来?没有这么干的。

    “哼!城里人了不起!我看他们也无福消受咱们的鸡。”林枫保证了以后给小妹鸡吃,然而林洁依然是愤愤不平的。

    不过林洁倒是没想到她竟然真的一语成箴了。

    两个邮电员工,从乡下回了市里,自己住的地方都没来的及回,便让他们小食堂的大师傅撞上了。

    “哟!野味儿!你们这俩小子行啊!知道咱们这儿来了贵客,来来,给我吧!”胖胖的刘私勇便去捉他们的山鸡。

    “刘师父,这可不成?这可是我们自己要吃的。”

    两人那哪儿干啊!他们花钱买的,哪儿会这么捐献了。

    刘私勇见他二人不答应,当场便有点以黑脸。他是谁?刘私勇啊!

    没看到吗?在全国上下,公立机关都没有了食堂的大环境下。他,刘私勇偏偏逆流而上,搞起了邮电局的食堂。

    你们两个小临时工,敢与老子拧着干?不想干了,是吧!

    他正想发怒,却又想到今天来的贵客,不由又拉下脸来,笑道:“你们俩个蠢小子,活该你们是临时工。知道今天来的是谁不?只要他吃好了,一句话的事儿,你们便有了编制了。”

    “真的?”

    两人双目忍不住地一亮。

    虽然这合同工与在编,对外的说法是都一样的,但这话也就骗骗初出校门的瓜娃子。也许你们领的工资是一样,但是你如果对一位在编工说,其实大家都一样,把你的在编给我行吗?

    你看有人理你才怪,有那脾气躁的,非大耳光子扇你不可。

    所以在刘私勇的保证提他们条件下,二人直接把鸡交给了刘私勇。

    鸡一到手,刘私勇转身便走,心说:两个瓜娃子!蠢!这东西到了老子的手,老子凭什么把功劳分你们?以为老子也是瓜娃不成?

    想着这白白得手的鸡,刘私勇开心地忍不住哼唱起来。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今年可是赵老七十华诞,而今天来的这人便是给赵老贺寿来的。

    虽然他不知道来人的身份,但是能来给赵老贺寿,又由着本局局长作陪的人,来头能简单的了?

    哪一个不知道,这赵老是有名的刚正,退了之后,说不再过问,便不过问,而且还不许本地的长老们拜访。

    他们局长便是这么个想拜访,却连门都进不去的。

    而这一位,不要看年轻,人家就是进的去。这是什么?这就是实力,这才是需要好好巴结的。不然,还真巴结两个临时工不成?

    [已来站短,放心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