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林洁的学费

    王局送走了秦齐之后,找到了厨房,小声问刘私勇道:“大刘,这野味,你有剩吧!”

    他虽然是问,但是却很肯定,这刘私勇的人品,他又不是不知道,就爱克扣个食材什么的。当然,这是小问题,王局从来没有与他计较。这不,现在就是可以用上这小问题的时候了。

    那鸡煲饭实在是太好吃了。他是吃了还想吃,最美妙的是,肚子撑的难受了,上趟厕所便舒坦了。

    而那份舒坦,怎么说呢?简直像是便秘十五天,一朝宣泄一样。到现在,王局已经分不清他是更爱饭食之美,还是追求那份舒坦了。

    或者说,二者兼而有之。毕竟像他这样的人,天天大鱼大肉的,都会有些肠胃上的毛病。肠胃的舒坦,与他们也是人生一大享受。

    “没了。杀了两只,剩下六只全给了秦少。”刘私勇说。

    “真的?”王局不信。

    “真的。”刘私勇点头。

    “好吧!刘私勇同志,这次接待工作干的不错。”王局拍拍他的肩,一副我看好你的样子。

    心中却想:哼!你个吃货,你会不留?看我不涨你的承包费,让你知道下我的厉害。

    得!刘私勇哪儿知道今天自己不过老实了一把,却把自己陷了进去。

    不说这些吃货们,单说林枫,他现在可是遇上了麻烦。

    “小林啊!你是位好同志,但是咱们研究所自主盈亏……”

    这是人事部的领导打来的电话,这通电话回忆了过去,肯定了林枫的贡献,又展望了未来,十足的领导范儿,不过这些都是官话,样话,其重要的只有一句:“你被开除了。”

    这一句,林枫昏迷时,便听过一次。现在又听到一次,他的心还是没有办法平静。

    “儿子,谁的电话?”林老汉问道。

    “是所里的领导。”林枫随口回答,愣了一下,又挤出一个微笑。

    他不想让父亲担心。

    “哦,是催你回去上班吧!要我说……”

    “爸!我已经办了停职留薪了。”林枫突然打断父亲道。

    林枫根本不是什么停职留薪,他是开除,而且这年月也没有可能停职留薪。

    显然林老汉不知道,听到儿子停职留薪,他什么也没有说。没有喜悦,也没有悲伤,有的只是一张木木的老桔皮一样生硬的脸。

    “停职留薪?哥,什么停职留薪?”这时候小妹从外面回来,问道。

    这本就是一个借口,一个欺骗父亲的谎言,林枫自然不会回答,立即转移话题道:“小妹,你也在家这么久了,应该回学校去了。还是说你不想上学了?”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林枫看着自己妹妹,眼神中满是威胁。

    林洁很想知道到底什么“停职留薪”,但是当林枫这么一威胁,她不敢出声了。

    回学校,学费啊什么的,她还需要哥哥支持呢?至于父母……不是父母不爱她,而是他们这儿的风俗便是这样。或者准确来说,也就是两字:“省钱!”

    “儿子,小洁这学还要上?”林母也出屋问道,并且顺着林枫的话歪了楼。

    “爸妈,小洁的学当然要上。”母亲歪楼的好!林枫心里很开心,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其实上学的好处的大道理,中国人都懂。之所以不上,其实就是一个“钱”字。

    没有钱时,是供不起。有钱了呢,又开始舍不得。

    不是农民没有长远的打算,恰好相反,正因为有这么份打算,他们才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拼命的存钱。

    他们不是工人,退休了还有退休金。他们就是农民,一个什么都只能靠自己的群体。

    从工农业剪刀差,到现在,好处没摊上,还变的干什么都要钱了。而这钱却一天比一天的购买力要低,担忧,存钱也便成了本能反应。

    与这本能反应比起来,林洁上学要花钱,绝对是个大问题。

    这一天,林家自己人关起门来,讨论起林洁的学业问题。

    最终在林枫保证负担学费的前题下,一家人终达成了林洁继续上的结果。

    “老头子,真的让上?”结果一下,回了屋,林母便问林老汉。

    “上!”林老汉说,“宝娃子好容易出息了,成了大科学家-绝对不能回来种地。他不是要负担他妹妹的学费吗?让他负担。也让他好好明白这种地,不是那么简单的。这钱投进去了,可要好长时间才回的了本的。”

    “你是……”林母一呆,拍了林老汉一下,喜道,“哎呀,老头子,有你的。这还玩上谋略来了。”

    “那是!洁丫头马上要交学杂费了,他只要没有钱,只能乖乖回去上班。这土地,即便你施肥打药,也不可能立即长出钱来。”

    对此,林老汉很有自信。身为一名庄稼人,土地的收获周期可不短。投了钱进去,想收获,这少说也要半年。他就盼着儿子干不下去才好呢。

    “哥!”不说老俩口在里屋算计自己儿子,林洁在听到哥真的要负担她上学,是激动不已。

    “你可不要感激我,是哥自己愿意帮你交的。”林枫说。

    “哼!就是爸妈小气,交个学费也不愿意。”林洁不满道。

    林洁马上要上高中了,这高中可不比小学初中,很花钱的,高中一年六千多,还不算吃喝,如果是上大学,单单学费便是一两万。

    “放心吧!以后你的学费我全包了,上大学也不成问题。”林枫保证道。

    “哥,你真好!”林洁一下子抱住林枫,开心极了。因为林洁知道以他们这儿的情况,如果没有她哥的资助,上到初中,已经是极限,再向上根本就不可能。

    “哥,你一定要赚到钱,赚好多好多的钱!”林洁说。

    “好!哥一定会赚到好多好多钱!你还不信哥吗?”

    “信!咯咯!”想到哥哥卖毒虫赚的钱,林洁十分放心地笑了。有着林枫轻易赚到一二十万的经历,林洁又怎么会不信呢?

    林洁一下子开心起来,连着几天,都开心地又唱又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