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花市

    林洁是开心了,林枫却不能只是开心,他需要忙碌起来。小妹的学费,承包山的钱,这些都需要他出的。

    所以在等待蝎苗送来前,林枫又行动了起来。去了县里苗圃,看一看有什么好项目,以及采买一些果苗。

    在去苗圃的路上,林枫经过铜山市广场的时候,发现广场周围到处拉着横幅,写着什么铜市八县花卉博览会,还有许多的车辆停着,她停下来一打听,才知道铜市三年一度的花卉博览会在他们县举行,为期三天,来自铜市八县的许多花卉种植基地,花商企业,花卉协会的鉴赏专家,还有一些花卉爱好收藏者都会齐聚一堂,在这三天里,将会诞生惊人的花卉交易量。

    “想不到这儿也有花卉博览会。”

    自从中国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各地花市鸟虫市便层出不穷。

    以前的时候,林枫不是忙着做科研,便是忙着跑部钱进。虽然都有路过,却一直没有进去过。

    现在,他虽然只是个农民,这时间却是有了。

    林枫怦然心动,花啊!种的好了,一盆花,几十万的有,几百万的也有。他也种植一些盆花,不过以研究所那环境,没有一盆活的长久。而他现在,却是有本事养花了。只要种的好,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想到这里,他立即直接进入会场,随意买了几盆。然后便进了公厕。

    作为种过花的人,都知道这花一旦变异,必将价值不凡。林枫的能力是让生物更好的生长,他不知道用在花上,会不会变异。

    不过没关系,他毕竟是玩过科学的,最不怕的便是做实验。在研究所中,一个实验,他可以做成千上万次,现在他同样也可以。

    手捏着花盆中的土,林枫拼命地注入反物质,一盆接着一盆。

    不过由于他太过激动,使的多了些。又由于他太过激动,脸色惨白也没有发现。猛得一起身,一阵的头晕目眩,又坐回在马桶上,整个人直接昏厥了过去。

    林枫不知道自己昏了多久,他只听到外面好吵。

    “开开门,开开门。”

    “这人怎么回事?怎么一进去,便不出来了。难道睡死里面了吗?”

    拍了半天的门,也没人应,外面等待入厕的人忍不住恶言恶语起来。

    有人在拍打他这间厕所,吵醒了林枫。

    “有什么事吗?”林枫开口问道。

    张嘴说话,却发现自己喉咙,嘶哑的厉害。

    外面的人都面面相觑,他们能说什么?难道还要说你进去了,便没有动静,我们担心你死在里面不成?

    “散了吧!都散了吧!”林枫出声,外面公厕收费处的中年妇女吆喝道。

    外面的人们散去。散开的人呆了一下,立即又转头回来。“散什么散?我说大姐,我们是来上厕所的。”

    这时候,林枫打开门,走了出去。他需要用凉水醒醒脸,人虽然醒了,却还是头昏脑涨的厉害。

    看到林枫出来,公厕收费处的中年妇女可一脸的不开心。“你这人怎么回事?困了,累了,回家去睡好了。这儿是公厕,也不嫌臭。”

    她当然不开心了。今个儿可是市花卉博览会,人山人海的。这人一多,吃喝拉撒便成了大问题。

    她这公厕外,人都排起了大长龙。林枫倒好,一进便是两个多小时。如果林枫再不开门,她是报警的心都有了。

    林枫还能说什么,洗了把脸,清醒清醒,提着他塑料袋中的几盆花便出去了。

    提塑料时,他还看了一下,这一看,他整个人都精神起来。变了,变了,花的颜色变了。

    也不是全变,但是他可以肯定,至少那盆他寄于厚望的牡丹变了。其它没变的花看上去也是艳丽缤纷。

    虽然他不是植物学家,不知道这变了是不是就是变异,但是他却也知道这颜色变了,就是好事。而且以他所知道的花卉常识判断,这十之**便是变异了。

    从拥挤的人龙中挤出去,广场上已经是人山人海,非常热闹。

    不过真正大型的展览台都布置在淮海体育馆之内,摆在外面的都是些小商小贩,民间花卉爱好者一类。

    林枫想了想,也找了一个颇为显眼的地方,将几盆花端了出来。

    周围也有不少人摆了花,有多有少,有个别只有一盆花,护得跟宝贝似的。

    不过林枫看了几眼,没有一个人的花有他的抢眼。

    在他的花卉摆放没多久,就有人上来看。

    等到问了林枫价格之外,全都摇头离开了,因为林枫价格定得有些高,最低的也都要两三千,特别是那盆出现变异的牡丹,更是高达五万元。

    面对这样的价格,自然是问多,却都是摇头叹息而去了。

    当然,林枫也不在意,总会有识货的人。

    林枫知道,真正的行家估计都进入展览大厅去了,毕竟那里出精品极品的几率更大一些。

    外面的人中想有买家,就需要有足够的耐心了。

    耐心林枫有的是,不然他也不会成为寻找反物质的科研人员了,找反物质,十年、三十年,甚至一辈子都找不到,都有可能,没有耐心,行吗?而且他比其他人更有优势的是,就是他的花更科学。

    他的花是由于他为其补足了反物质的生命能,所以只要生命能充足,这花便不会退化。

    不像是现在“科学手段”养出来的花,变异靠撞大运,变异后这花会不会退化靠撞大运,就是不退化,这花的后代有没有遗传性,会不会退化,也还是要靠撞大运。

    林枫的花却不会,因为他已经捏准了这生命的本源,生命能。

    一个科学家在发现了伟大的发现后,是有命名权的。虽然林枫使用的本质还是反物质,但是当这反物质与土结合所展现的能力,已经足够他重新命名了。就像铁与钢一样,都是铁分子与碳分子的合金,可不还是一个叫铁,一个叫钢吗?

    可惜的是,林枫不能发表他的发现。不过不能发表,却也阻止不了他重命名啊,不是吗?

    生命能,便是林枫给这能量起的名字。

    而且如果从科学的角度上说,就林枫这花,哪一盆都有极高的科学价值,说是无价之宝,也是没有问题的。

    他卖个三千五万的,已经是亏了。

    若不是现在的科学手段根本没有办法发现这生命本源,想三千五万买他的花?做梦去吧!

    不过他也知道,前进半步是天才,前进一步是疯子。他不想当疯子,也就自然在这儿卖花了。

    [感谢“永恒的大学”同学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