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二老争花

    “赵爷爷,我们怎么不去展览大厅,而要到这外面看,我看这外面摆放的没什么好品种,普通得很。”

    一个二十左右的青年男子挽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的胳膊,在人群中边走边问道。

    这老者一身唐装,头发胡子梳理得一丝不苟,戴着一副铜框眼镜,不过身板很健朗。

    “秦齐,展览大厅中自然有找到好品种的几率大,不过,竞争者也多嘛,老头子我可不想去跟他们争。不是有句话叫做高手在民间,这外面摆放的,说不定就有精品乃至极品的。”

    老者笑呵呵的道。

    不过真信他,可就输了。这老者不进去,为的便是捡漏。有人爱花,不惜身家,可同样的,有人爱花,偏爱捡漏。

    一人一个喜好。就像是女孩子们一样,喜欢逛街,却不一定买东西一样。

    而男人,有人爱胜负,有人爱捡漏。

    “咦?”

    突然,老者惊疑一声,然后在一处会馆外的小地摊前停了下来,一个小伙子坐在不知哪儿借来的马扎上,地上摆放着**盆不同品种的花。

    其中一株牡丹吸引了老者的注意。

    他快步走了过去,蹲下仔细查看起来,脸上惊喜越来越浓郁,最后都快合不拢嘴了。

    林枫正无所事事,看到一个老者冲过来,盯着那盘变异的牡丹看,当即心中一动,看来有戏啊!

    这老者旁边一个青年男子,也让林枫不由得多看了一眼,因为现在这个年代,可以这么陪伴老人的年轻人可是不多。

    当然,如果林枫知道最终这个年轻人,便是吃了他的鸡,而这个年轻人又为了当明星,对抗他老爹,这才拼命讨好老人的话。他一定会给秦齐一个差评。

    “小伙子,这盆牡丹怎么卖?”

    老者抬头问道。

    “大爷,这盆牡丹有点贵,六万块。”

    林枫看出这老者穿着气势不一般,应该是真正的盆栽花卉爱好者,而且可能还是行家,一眼就相中了那盆变异的牡丹。

    一般来说,花卉变异有好有坏,有的名贵品种变异之后,反而会失去原有特征,从而降低品质,有的却会发生大幅度升值。

    而他供应了生命能的花,不管变没受异都会朝好的转变。而这盆变异牡丹,不仅是属于朝好的方向转变,而且还属于那种变异中的极品。所以林枫标价最高。

    “这么贵啊,这也不是什么名贵牡丹吧!”

    老者还没有说话,秦齐就开口了。比起老者来,秦齐显然更关注怎么做明星,而不是养花。

    秦齐一开口,林枫便察觉了秦齐体内生命能不足,甚至都不如他身边的老人。

    看他油光粉面的样子,林枫瞬间便给他下了一个花花公子的判断。

    一般年轻人的生命能是很充足的,看他样子既没病,也不像是吃不饱的人,还会生命能不足,当然是那事儿办多了。

    对此,林枫不仅没有看不起他,反而笑了。

    林枫笑道:“不贵了,如果我这花,放到那展览大厅去,我至少也要提高一倍的价格。”

    林枫心想:花花公子好啊!花花公子都是不差钱的主。现在我正差钱,钱多人傻,快到我的嘴中来。

    林枫笑着,微张着口。

    看林枫笑着,对自己微张嘴巴。秦齐得意地一撩头发,心说:“认出来我这大明星了!想要签名吗?如果你想……”

    秦齐,正误会发着美梦。突然……

    “六万块,这些花全给老头子我行不?”一个身着练功服的老头,快步而来,对林枫笑道。

    这名老者,身体健硕,精力充沛,笑的声音也更加洪亮。

    而他一出现,赵老便恼了,直接道:“老胡,你还讲不讲规矩,这买东西也要讲究个先来后到吗?”

    “咦?是你,老赵?你怎么在这?不好意思,我老了,眼也花了,没注意到你。哦,你是来参加花卉博览会的吗?快进去吧!”

    胡老一副我为你着想,不用与我打招呼的样子。

    “你!”

    赵老可让他气的不轻。他花眼?是,比起年轻那会儿,1.5的眼,这1.2是下降了不少。

    但是哪个要说1.2就是老花眼,赵秉直非把他的头揪下来不可。

    “你无耻!”气的赵秉直最后都爆了粗口。

    “无齿?我有齿啊!”

    胡为年,胡老,人越老越贪玩,他不仅故意装没看到人,还故意装作误解他话的样子。

    有人打断了自己的yy,秦齐也很生气。如果是别人,他早捋袖子,可是这胡为年不行。他怕啊!他见了他就直打哆嗦。

    如果说对他自己的父亲,他是气多过怕,而对胡为年,他是真的怕入了骨髓里。

    还记得那一年,他还小,见到了中年的胡为年。

    小孩子吗,嘴馋,闻到他口袋中有甜味道,便去掏他口袋的糖吃。

    当时的胡为年很慈祥,不仅不打骂他,反而他吃多少,便给他多少。他唯一的要求便是把“糖豆”进入嘴巴,进入肚子,进入十二指肠的感觉说给他听。

    后来,秦齐年龄大了,他才知道。

    “你大爷的!”

    什么糖豆?分明是这老怪物研发的中成药。这是拿他试药来了。

    吃了他这么多年的药,自己都没有被毒死,秦齐觉得自己绝对是命大。而从那以后,秦齐最怕的人,便是他了。

    不过秦齐不吭声,甚至都转过身去,可不等于胡为年真的老眼昏花,相反,这老头的眼神好的很。

    “秦家小子,你来评评理,你看看我这牙齿是不是好好的。”

    胡为年笑道。

    “评理?评你大爷的理?你就从来不是一个讲理的人!”

    秦齐认识胡为年可不是一年两年了,一个小时候便敢坑他吃药的老怪物,他有鬼的理。

    不过话又说回来,秦齐还真的不敢得罪他。想当年,这老头还是个臭老九,人还没有平反,就敢坑他这个区长老的孩子。

    现在他父亲是市长了,可这老怪物也成了中国中医理事,名下的制药厂每年赚老鼻子钱了。就是他老子,也求着这老怪物投资,他还是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