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卖花

    秦齐想了一下说:“胡老,明天是赵爷爷的寿诞……”

    秦齐的意思,是人家都过寿了,你就别争了。

    如果是正常人也就顺坡下了,不想胡为年却直嚷嚷道:“过寿了不起啊!过寿便能说我无齿呀!”

    得,这老头根本不是常人,就是一头老怪物,而且还是他惹不起的老怪物,怎么办?

    秦齐心想:只好便宜她了。

    只见秦齐向林枫靠近,在林枫忍不住要给他一耳光的时候,他开口道:“小哥,要签名吗?”

    “啊?”

    这情节跳跃太快,弄的林枫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秦齐笑道:“合影签名也行啊!哥哥可是明星哦!”

    他靠近了林枫,自然便嗅到林枫身上传来的淡香,不由心神一震,心想:到底是养花的,这大男人身上的香味儿也这么好闻,这么纯天然。不像那些女人,人工香料,都能活活呛死人了。

    “什么合影,什么明星?这是当我是那些追星的脑残粉了?”

    林枫面色一板,直接说:“这位先生,如果你不买花,请让开,我这还要卖花呢?”

    “你?这?”

    秦齐呆了。自己可是明星喂,他这是什么态度。

    “哈哈!秦小子吃瘪了吧!人家根本就不认识你。”胡为年简直嫌事不怕闹大,直接大笑了起来。

    他这一大声嘲笑,秦齐的脸可就挂不住了,就要与林枫理论,却让赵秉直叱退了。

    胡为年知道他这一手对付小年青,陌生人还行。他与赵秉直可是熟透了的老伙计,知道瞒不过他,看他教训秦齐,自己赶紧与林枫商议道:“小伙子,六万,怎么样?”

    “七万。”林枫直接涨价道。

    “为什么?”胡为年呆了呆。

    林枫一指秦齐说:“你故意激怒他,我这是补偿。”

    胡为年故意激怒秦齐,秦齐没感觉,却不等于林枫也没感觉。自从继承了传承,林枫的脑子也灵活了,以前注意不到的,现在却注意到了。

    “听到了,连人家卖花小伙子都看出来。”赵秉直借机点醒教训秦齐道。

    知道又怎么样?秦齐可不敢招惹胡为年。

    看秦齐这样,“唉!”赵秉直除了叹一口气,这儿时的悲惨回忆,就是专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不过在秦齐身上,他没办法,胡为年,他可是一点儿不怕的。

    “小伙子,六万八,这花我全买了。”

    他指了一下其他的几盆花。

    “老人家,其他花虽然比不上这盆变异牡丹,不过,也都是精品,要不这样,七万块钱,你就全部拿走。”

    林枫虽然意动了,不过还是要争取更多的利益。

    “好,七万块就七万块。”

    赵秉直开怀大笑起来。

    林枫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吃大亏了一般,不过他对这些花的心里估价,也就是七八万左右。

    秦齐想说什么,却被赵秉直使眼色止住了。

    赵秉直爽快得通过手机银行划账,打入了林枫的卡中,看到手机短信来了,七万块钱到账,林枫心中暗爽不已。

    看来,栽培花卉还是挺赚钱的。

    “小伙子,这是我的名片,以后要是有不错的盆栽,可以打电话给我。”

    赵秉直又拿出了一张名片来。

    林枫有些惊讶,这老者还真是不一样,连名片都有,看了一眼,很简单的名片,就一个名字赵秉直,一个手机号码,再也没有其他信息了。林枫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也就无法从名片判断出这老者的身份来历。

    “好。”

    不过有钱不赚王八蛋,这是凭自己本事赚钱。这么好的顾客,林枫当然要维持了。他说:“大爷,要不要我帮你送一下这些花?”

    “不用了,等会会有人来搬的。”

    赵秉直委婉的拒绝了,看了胡为年一眼,胜利的走开了。

    花都卖了,林枫当然也要离开,他可没忘了自己买果苗的目的。

    小马扎是旁边卖花小哥的。本来林枫现在虽然不算多英俊,但是在生命能的滋养下,他开始了二次发育,人也白了不少,特别是那气质,更是见之便有好感。

    卖花小哥本来还准备与林枫吹吹牛,说说自己历年卖花的心得,但是一看人家,一盆花七万,而且还要求长期合作,直接便呆了。

    这还吹什么?人家那花什么价,自己这花十块一盆,薄利多销的话,根本就说不出口啊!一个人呆呆的。林枫还了马扎,他呆呆的。林枫走了,他还是呆呆的。

    弄的林枫本想买他点儿花,带回去养,也没办法开口。

    不过反正他要去苗圃,买点儿果苗,同样也可以买花。而且一起买,还有优惠,林枫也就不等他从惊愕中醒来,直直出了花市。

    “老人家,您还有事?我可没花了。”

    出了花市,胡为年追了上来,林枫对他说。

    胡为年笑道:“小伙子,我知道你身上没有,但是你的花圃总有吧!能出一朵这么好的花,你一定极擅养花。你也不要到花市卖了。带我老人家去你花圃,有喜欢的我直接买了,怎么样?”

    原来他是打的这个主意。

    这也不怪他。任何人种花,哪怕你再厉害,这花总会有品相好的,品相坏的。

    没人可以保证所有花都品相好。

    而林枫带来的花,无论是变异,还是没变异的,任哪一个行家里手来看,都绝对的是品相上乘。

    这样一来,怀疑林枫有个花圃。这几盆花是从花圃中挑出来的,也就是情理之中了。

    然而林枫哪儿来的花圃,他只是随便买了几盆,然后在厕所中注入了生命能,过了两个多小时,花便那样了。

    对胡为年的打算,他又怎么可能满足。

    “没有。”他直接拒绝的同时,也知道自己的漏洞。本来他只想随便弄个十盆、二十盆的,现在看来,他必须多买了。

    因为按照现在的科学,这花就不应该全是品相好的,否则便是不科学。

    胡为年哪儿会让林枫走,他刚才突然不争了,便是打的这个主意。

    “小伙子,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坏人?”

    他立即解释说:“你误会了。我与他可是老哥们了,平日里拌拌嘴,抬抬价,这是我们打发时间的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