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老小孩

    “懂了,这就是有钱人的任性。”

    林枫想了一下,直接开口说道。

    本来,如果是其他人说,胡为年只会开心地哈哈大笑,可是林枫说了,他在一开始也是想笑,但是林枫不同,他可笑不出来。

    因为在他想大笑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自己还要向林枫买花呢。这“有钱”“任性”,换句话说可就是“钱多人傻”啊!而“钱多人傻”了,可不就意味着他再买花,就要多花钱了吗?比赵秉直多花钱,可不就是输了。

    他可不能输,也不愿意输。立即开口解释道:“不不不,赵秉直那老东西可不是任性,而是他最爱捡漏。”

    为了不输,胡为年直接揭了赵秉直的老底,告诉林枫,赵秉直在他这儿捡了漏。

    与此同时,远离了胡为年,秦齐也恢复了常态,说道:“赵爷爷,如果不是胡……就以我明星的范儿,哪儿用您花这么多钱。遇上我的粉丝,不要钱也是可以的。”

    “多吗?”赵秉直得意的笑了,他说,“你啊!说是来跟我养花,但你的心根本就不在这儿。”

    赵秉直这一说,可把秦齐吓了一跳,心想:不会吧!这就看出来了。

    他知道赵老最讨厌别人骗他,不过秦齐奇怪的是,看赵老的神色,怎么看不像是生气,反而像是在得意呢?

    赵秉直当然是得意了,因为他又捡了漏,而捡漏这等事,当然要与人得瑟了,不得瑟,谁又会知道他捡了漏?

    他说:“你以为我是为了那盆变异的牡丹吗?”

    “难道不是吗?”秦齐又仔细看了一遍,将自己临时抱佛脚,学过的花卉辨认知识用上,也没有看出什么来。

    “呵呵,今天爷爷我捡了一个漏,真呀真高兴呦。”

    秦齐的表现让赵秉直更是得瑟,甚至都哼唱了一句。

    怎么说赵秉直也是做过几十年长老的人,秦齐一来,他就知道这小子绝对不是来学什么养花的。而赵秉直偏偏留下了他,就是因为秦齐虽然目的不纯,但是架不住秦齐会捧嘬儿,每一次都可以搔到他的痒处。

    “不是?”

    而且秦齐的搔痒,不是刻意为之,是无意搔到的,这就更难得了。

    他的搔痒让赵秉直更是得意。“牡丹虽贵,更有‘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之说,但是与这花相比,可就算不得什么了。”

    赵秉直指着其中一盆菊花道:“你看这盆菊花,看似普通,实际上你看这外围的花瓣是不是开始变色了,这是半隐沉金泥的迹象,说起来,这盆菊花的潜在价值,比那盆变异牡丹还要高。”

    不同的阶层,自有不同的爱好。菊花经历风霜,有顽强的生命力,高风亮节,因陶渊明采菊东篱下,菊花由此得了“花中隐士”的封号。

    这意境最是适合长老们,不管是真心退的,还是无心退的。

    真心退的,自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无心退的,同样也有唐太宗李世民的“阶兰凝曙霜,岸菊照晨光。露浓晞晚笑,风劲浅残香。细叶凋轻翠,圆花飞碎黄。还持今岁色,复结后年芳。”

    花卉一朵,却道尽了长老们的意境,这花的价值也自然就水涨船高,也不怪日本皇室,以其为皇室之花了。

    如果是其他人,听到赵秉直爱菊,他们想到的不会是陶渊明,而是李世民,特别是官场中人。

    因为“采菊东篱下”误会了,别人不会怪罪,但是如果人家是打着“复结后年芳”,发挥退休老干部的余热,你却弄拧了。这可要出大事的。在中国这么个长老制的国度里,即便是退下来的长老,那也是长老。

    不过今天在赵秉直身边的却是秦齐,他可无心官场,又怎么会明白一朵花,两种意呢?

    他反而得意笑道:“果然啊,嘻嘻,刚才那个人要是知道了,估计要吐血了。”

    本就无心官场,自然不会深思官场之事。而他只是关注林枫气的吐血,更是直接搔了赵秉直的痒。

    “所以说,这鉴赏花卉,也要看水平,不过那个青年只几盆花,就出了两盆极品,而且其他的也都是精品,说不定他手上还有其他好的盆栽,所以爷爷我给他留下名片。”

    赵秉直很是得意道。

    自从进入花卉收藏这一行,他就对这方面极感兴趣,如果能够捡漏买到极品,他就会非常高兴,然后拿到那些老伙计面前,就能够好好炫耀炫耀了。

    在这种时候,如果有人去考虑什么“复结后年芳”什么的,那可是太煞风景了。也没了捡漏的乐子,只会让他懊恼。

    当然也正因为他这爱得瑟的性子,所以他的老伙计们才非常了解他。

    “虽然我不知道你那些花还有什么好花,但是我敢肯定,你那些花,绝对有超过七万的。这老东西当官儿虽然不怎么样,但也称的上清廉二字。他买花的钱,全是他买花赚来的。”

    胡为年介绍赵秉直在这,竟然给人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正所谓老小孩,老小孩,赵秉直老这么捡漏,捡了漏,还跑人家得瑟,这是积了不少的怨念了吧!

    林枫想着问道:“他这是捡了多少的漏啊!”

    他想知道。

    “屁!他捡个屁的漏!还不是他是长老,人家让着他。他向我们买东西,我们要优惠。他卖我们东西,我们便要提价,他都是强买强卖的!”胡为年真的是咬牙切齿了。

    这得是多大的怨念,才会自打嘴巴啊!刚才还说从林枫这儿捡漏,转脸儿就说他从未捡过漏。

    而且花是林枫卖的,他可一点儿也没有被强买的感觉。

    这是得瑟了多少次,才会让一个老人这么火大?绝对不是一两次就会有这么大的怨气的。

    “您老别生气,别气坏了身子。”林枫赶紧安慰他。

    胡为年说:“小伙子,老头子与你投缘。老头子绝不会像那个糟老头子一样,欺负你们年轻人的。有好花,老头子照价买下,绝不坑你!”

    说着,他以希冀的目光直盯着林枫看。

    那目光可怜巴巴的,简直有如等人收养一般,真的是想拒绝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