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二伯

    怎么说,林枫也是一个科学家,即便他只干过几年临时工,没有转正。

    而且这样一来,他这儿再出产什么好东西,也不会有人怀疑不是。

    如果他这地方,一直都是穷山恶水的,却一直不断出产好东西,别人会不注意到?那也太小看世界上科学家的好奇心了。

    更何况,这本钱投足了,他也才好要价不是。

    这样一来,林枫的规划图便要重新做了。

    本来他还想先从好赚钱的做起,然后一步步地来。

    现在,直接做起。

    通过苗圃,林枫联系上了一个建筑队。

    由于从苗圃直接出货,往往都是大量种植的,免不了了需要打个井,引个水什么的。

    所以这个建筑队不仅会建房子,打井挖水渠,同样在行。

    当然了,林枫这儿不用打井了,只要挖水渠与在山上建房子便行了。

    山上建房,是林枫临时的主意。毕竟每天上山下山,实在太耽误时间了。

    就像是山鸡飞来吃虫那次,如果当时林枫也在山上,也不会让山鸡吃掉那么多的虫。

    这样一来,运砖石的卡车,挖水渠的挖土机,可就直接开进了村子。

    这小穷村子当然不会不认识卡车与挖土机,但是盖房子也好,挖水渠也罢。谁家用过这些?全都一人一把铁锨,以人力上。

    就是买砖买水泥,也最多驾上村子里的驴车,出去拉回来。

    “这得花多少钱啊!”

    不是村人不知道机械的力量,实在是“钱”啊,想说赚你,可真的不容易。

    林枫这么大手笔的来,直接把他爸妈吓倒了。

    不是病的。

    怎么可能生病,林枫拥有生命能。虽然他不可能直接让爸妈吃土,但是他可以把土化入水中。当反物质与土地结合生成生命能之后,便只会是生命能,不论它是什么载体。

    每天都在喝生命能水,他们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的强壮,又怎么会生病?他们不是生病,而是“心”病,他们心疼的是钱。

    对此,林枫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除非让他们立即看到钱。

    可是他不能。这么多果树需要生命能,花苗需要生命能,物流送来的蝎虫也到了,这同样需要生命能。

    林枫计算过了,一个人的灵魂只有65克,也就是十三钱。他每一天的极限也就是一钱,即十三分之一,不能超过十三分之一。

    一旦超过了,他便会昏迷。

    更重要的是对生命能的输出,林枫还控制不好,往往没有进行完一半,他便无力了。为了这些项目可以运营下去。

    林枫换了个法子,他不再直接给生命能。而是当生命能生成后,他化入水中,给它们浇水。

    这样一来,自然是可以雨露均沾。唯一不好的也就是生长速度降了下来,恢复了正常生长速度。

    这个发现乍一看,不是什么好事,但那要看对谁。

    林枫呆的地方,虽然穷,但毕竟是有人的,一次两次还好,如果天长日久,他这儿的东西都长的飞快的话,同样还是会出问题的。

    当然了,这不等于他就不可以加快一点儿了。当所有种下的树都活了之后,林枫捡了几盆花,多给了它们一些生命力,让它们加快生长开花,然后他就打了电话,等着胡老的到来。

    怎么说,也要先解决了老爸老妈的心病不是?心中也这么堵着,没病时间长了,也会病倒。

    当然,他也是不打不行了。花钱花的这么凶,他那点儿钱,是真心撑不住了。林枫的爸妈现在都这样了,一旦林枫撑不下去了,他们能真的给你病了,你信不信?

    然而,电话打了,先来到这村子的,却根本不是胡老。

    “老三,听说你有钱了。你看看,是不是先还了我的。我在外面做生意,也需要本钱不是。”

    林枫家有钱的事传播很快,差不多三天的样子,林枫二伯林志便坐火车赶回了村子。

    火车提速了,人们出行方便,从魔都赶回村子,也要十几个小时的样子。很显然,是林枫大手大脚地花钱,惊动了村中一些人,打了这么一通电话,他们知道后,动了身回来。

    林枫的二伯,是改革开放下,最早练毯的一批人,也是最先富起来的一批人。

    林枫以前上学的学费,最早的钱便是他这二伯出的。

    林枫的家乡很穷,单靠林枫父母,就是卖房卖地,也不一定供的起林枫的学费。若是没有他这个二伯,估计林枫早就没学上了,就更不用说进什么研究所了。

    所以,对自己这二伯,林枫是真的很感激的。哪怕是知道他是来要钱的,该感激的绝没有少掉一分。

    “咦?枫娃子也在。怎么,今天休息吗?”

    进了屋,二伯看了眼林老汉,眨了眨眼,打过暗号,这才对林枫说道。

    其实如果他不看林老汉那一眼,林枫还没看出来,只会以为他真的是来要债的,可是当他看了林老汉,林枫的心便激凌地跳了一下。

    林枫看看自己父亲,很认真,看的林老汉都转过头去,不与他对看。林枫的心咯噔一下,心说:不是吧!老爸!二伯和着是您叫来的啊!

    林老汉似乎被自己儿子看的受不了,他说:“是啊!宝娃子,先把钱取了,还了你二伯。反正你现在有钱。”

    “对对对,老三,只还本钱就行。”二伯连连说。比起乡下人林老汉,魔都混生活的林志显然演技高明多了,直接是无缝衔接,真实出演。

    他这一说,二伯母不愿意了,拼了命的掐二伯。可二伯就是那么硬挺着,就是不说。

    不硬挺着,又怎么办?因为他根本就不是来要债的,林志这人很讲究,不过是给自己大侄子交了一年学费,这算个什么债。他根本就是林老汉叫来演戏的。为的便是逼林枫回去上班。

    可是这时间一久,他忘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忘了他老婆也在自己身旁了,而他当年给钱的时候,是瞒着自己老婆的。

    自己弟弟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劝说自己侄子回去上班。林志便给林老汉出了这么个主意,但是显然他这主意,是要把自己装进去的节奏啊!

    想到这,林志的脸都白了。

    坏了菜了!演砸了喂!

    [感谢“小小的我2015”打赏!

    下周推荐,第一个推荐影响以后的成绩,所以拼了。从周一开始,保底三更。收藏或推荐,任一满一百加更一章!谢谢大家,也请帮忙收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