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胡老到来

    看怎么掐都没用,而这又关系到钱,这脸面什么的,也顾不上了,二伯母直接亲自出马,脆生生地道。“三叔,不是本金,用了这么久,总需要点儿利息吧!”二伯母脆生生地道。

    二伯母是典型的魔都人,虽说回过老家几次,却从来都是讲魔都话。弄的家里,没一个人听的懂她说的是什么。而这一次,她竟然讲起了普通话。看来,金钱的魔力实在的是,一个那么看不起外乡人的魔都人,为了金钱,这也是弯了腰的。

    “什么利息,这可是我亲兄弟!”

    二伯母的话,二伯不满了。

    “亲兄弟怎么了?亲兄弟还明算帐呢?”二伯母不满道。

    “可我是当哥的。”

    “当哥的怎么了?看看你们,说他是你哥都人信!”

    二伯母这话虽说刻薄,但是却不得不承认是这样。

    一个是背朝蓝天面朝土的老农民,一脸的幽黑老桔子皮,又怎么与在魔都做老板,白里透红的二伯可比。

    “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也是农民,也是农民养大了。”

    “林小哥,林小哥!”这边正争吵着,那边胡以年胡老却已经到了。

    “胡老,您来了。”

    送钱的来了,林枫立即笑着迎了出去。

    二伯母本来还不乐意林枫就这么走开,但是当她看到门外停的车,她惊了。“那车,那车……”

    “嗯!玛沙拉蒂总载,三百多万。”

    林志的眼睛也直了,比起女人来,男人更爱好车。

    哦,这不包括林枫,因为林枫根本不认识这么好的车,如果是什么奔驰宝马,他还认得。可玛沙拉蒂?这车他可不认识。

    不认识自然便不会有什么震惊的,甚至胡老为了尽快看到好花,邀请林枫上车,坐车去他的养殖地,林枫是一点儿愣儿也没打,便上了车。上车前还对自己父母挥手道:“爸、妈,二伯、二伯母,我带胡老去选花。”

    他这么平静,这么轻松地上车,可把他二伯二伯母吓愣了。

    “这可是玛沙拉蒂,混蛋!”

    “你父母知道吗?”

    林志和他老婆回头再看林老汉,却发现这个他们自以为很清楚的三弟,一下子竟然有如蒙上了一层雾似的。

    “三弟,大侄子什么时候认识这么牛的人了?”林二伯小声问自己弟弟。

    “我,我也不知道。”

    当林老汉听说来接自己儿子的车价值三百多万后,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三百万?三百万哪!

    从林老汉那什么都问不出,二伯母很不开心。

    “走,咱们也去看看。”林二伯怕自己老婆发飙,赶紧说道。

    二伯母是魔都人,最看不起乡下、外地人。

    这不仅仅是二伯母一个人的原因,整个魔都都这样,而二伯母是最讨厌有人说他们是乡下人,是农民的。为了不被魔都的人嘲笑她嫁了个农民,所以她才搞的跟暴发户一样,二伯与她是常年带着比狗链子都粗的金饰。

    谁要敢说她家是农民,她就讥讽那人是穷鬼。

    现在林枫给她的刺激可不小,如果林二伯不打断,非吵起来不可。

    “好!我们去,都去看看。”

    林老汉也起了身,不过他没想那么多,他只是好奇,心想:难道娃儿真的做成了?可这不对啊!他这才种了多久的地?怎么会?

    林老汉是很纠结的。一方面,儿子是大科学家,他打心里相信儿子是有本事的人,有本事的人就应该成功;但是另一方面,他实在是不愿意儿子回来种地。

    虽说现在国家不向农民收税了,但是这农民种一年地赚的那点儿钱,连外出打工也不如。

    不说林老汉他们的纠结。

    林枫他们却已经到了花棚外。那是座落在山脚下以钢铁为支架,铺上百色的塑料大棚。

    常年与苗圃合作的工程队,业务非常熟练,就林枫这个小花棚,都没有花上他们一天,便搭建好了。

    不过也是这花棚太小了,占地也就七十个平方,一个商品房的面积。

    看到这么小的花棚,胡老当场便皱了下眉。

    胡老是什么身份?他去的哪个花棚不都是以亩为单位的?就是一望无际,与他也不是没有见过。

    可现在这花棚才多大?这么小的花棚,又会有什么好花?大概他上次带去的已经是他所有的好花了。看来这一趟是白来了。

    不怪胡老会这样想,花卉的变异本身便是一个机率的问题,在大千世界里,花卉植物通过自然杂交育出很多新品种,而今天,人们通过人工诱发多倍体和自然芽变,又给花卉家族增添了众多新秀。花卉植物的性状突变,是它的主导因子受到环境条件突然变化而变异的,诸如温度、湿度、土壤、气候的改变和影响,以及放射物质的辐射,生长激素和药物的刺激,人工机械碰伤,狂风吹,暴雨打,雷电击等等,这些外部条件的变化,使花卉植物体细胞、染色体发生了基因的质变和量变,因此花卉植物就出现了新的品种。人工诱发多倍体,就是根据这个科学道理进行的。人们对种子进行核辐射,或用秋水仙素处理种子,获得了大量的优良品种。

    然而不管你用什么法子,这花卉的基数都是鼎鼎重要的。也就是说这花的数量越多,其获得变异花的机率才会大。

    现在林枫的花棚这么小,怎么看也不可能会有变异花了。

    “胡老,到了,您老进来看看。”

    林枫当然看到了胡老的表情,不过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邀他进来看一看。

    这时候不管林枫说什么,都不会有本人亲眼所见来的准确。

    “也好,就进去看看你的花好了。”胡老已经不再激动。

    刚接林枫电话,立即便赶来的激动,现在他已经没有了。这时候的胡老已经非常平静,平静的做好了没有任何收获的准备了。

    林枫却没有任何的不安,相反他信心十足地打开了花棚门。作为亲手洒下生命能的他,这花是个什么品相,他是再明白不过了。

    咔-

    门锁打开。

    推开门,便扑鼻而来浓郁的花香。

    嗡-

    [周一,计时开始。有效期11月2号-8号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