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蜜蜂来了

    打开花棚的门,扑面而来的花香,最先抢入花棚的却不是林枫与胡老任一个,而是“嗡嗡嗡……”的蜜蜂。

    听到蜂鸣,便有大群的蜜蜂自花棚上起飞,涌入门中。

    这么大群的蜜蜂,倒弄的林枫这主人与胡老这客人都不得不让路。

    “这么多的蜜蜂?”

    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多蜜蜂,林枫都没有发觉。虽然他知道生命能对生命有着非常强大的吸引力,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这已经建成封闭的花棚了,竟然还会吸引蜜蜂来。

    待到蜜蜂都进了棚,林枫这才邀请胡老进去。“胡老,请!”

    胡老进了花棚,扫了眼门前的花,果然是很普通的品种,虽然养的不差,但是普通的花就是普通的花,难以吸引他的注意。能够吸引他的,只有……

    “咦?这个花芯竟然变成紫色了?这还有……”

    胡老本以为他会白跑一趟,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小小的花室中,竟然还有变异的花。

    “胡老,您慢慢的看。挑好了,告诉我一声。”林枫说。

    胡老摆摆手,很不愿意林枫打扰自己。

    林枫为了不使变异花不那么显眼,他在给生命能时可没有扎堆给,而是这儿一盆,那儿一点。

    既有群芳丛中一点变,也有边边角角异花出。

    不过正因为他这么做,才让胡老变的这么专心。如果林枫把所有变异花挑出来,放在一堆,他虽然同样会喜欢,却绝不会这么专心。

    从花中挑选中花中之魁的乐子,只有爱花的人才懂得。

    林枫?他还差的远。

    比起这花,他更关心蜂巢。

    正所谓“年年花市几曾淹,斟暖量寒日夜添。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

    林枫可以告诉你,“为我甜”。

    这些蜜蜂采了他的花蜜,他不可能打死所有的蜜蜂,不让采蜜,那么他只能是把蜂巢移过来了。

    告别了胡老,林枫便跟踪蜜蜂们去寻它们的蜂巢。

    林枫这边前脚刚走,后脚林老汉他们便全来了。

    进了花棚,看到正挑花的胡老,林老汉忍不住问道:“这花真这么值钱?”说着,他忍不住抓向一盆不起眼的小花。

    “别动!”

    一声怒吼来自胡老。“这朵是好花!”

    胡老正挑花挑的高兴,瘾头儿正足,却发现有人要动他的花,他没有直接发飙,已经是修养不凡了。

    他一声大吼,立即小心地绕过群花,快步跑来,小心护住。“果然是绿姝。危险!太危险了!”

    胡老一幅好花差点儿被你糟蹋的样子,弄的林老汉是进不得,退不得。

    “老哥,这花很值钱?”林母问道。

    “也不值什么钱。虽然是绿姝,也就两三千罢了。”胡老欣赏着这花,随口答道。

    “两,两三千?什么花?这么贵?”

    两三千对胡老是不算什么钱,但是对林老汉,他一亩地种一年,能有两三千吗?

    一盆花,比他的庄稼还值钱,他怎么接受?怎么能不惊呼出声。

    “两三千?这还是往少了说的。这株绿姝是什么?是它的芽变枝,它的花和芽与母体原来的形态特性发生了变异,人们俗称“跳枝”或“转种”,对这种芽变枝进行无性繁殖,绝大多数不返祖,能获得新的品种。

    如果它不返祖,获得了新品种。这便是母花,价值更高。”

    胡老卖弄了他一下花卉知识,又马上清醒过来,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也是买花的?”

    “不不,老哥,这花是我儿子种的,这是孩他爸,他二伯,二伯母。”林母介绍道。

    听到是花主人的家人,胡老又笑了,显得极有风度。

    “这种花就这么比种庄稼值钱?”林老汉问道。

    “呵呵。”胡老笑了。

    这种事,你让人家怎么回答?

    林母立即大声打圆场道:“那能一样吗?我儿子可是大科学家。大科学家种出的东西,当然不一样,你说是吧!老哥。”

    得,又一个不好回答的。

    胡老微笑道:“令郎是科研人员?”

    “那是,这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我儿子是国家大科学家。”林母骄傲道。

    林母这人就喜欢夸她儿子,当然,这也是她这辈子最值得骄傲,以及唯一骄傲的事了。

    “哦?您儿子是研究花卉的?”胡老边问边想:难怪他有这么多变异花。

    “不是。”林母摇头。

    “那他怎么养起花来了?”胡老问道。

    林母说:“我儿子是大科学家,但是这世道吧,这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我儿子……”

    林母巴巴地介绍起来,说的是头头是道,有条不紊的,除了这时代上有点儿对不上号。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又回到了过去。

    胡老说:“现在,科研人员的待遇很好,您支持他养花。”

    “支持?怎么不支持!全都是我的支持!”林母拍胸脯,大包大揽。

    林老汉听的傻了。

    “你支持?什么时候?”

    他很想问一问自己老伴儿,可是正说的开心的林母,他哪儿插的上嘴。

    “告诉你,老哥。在怀我这大儿子的时候,我便梦到有仙人送了我棵摇钱树,我就知道我这儿子可以赚大钱的……”

    林母越说越是激动,越说……越不要脸了。

    林老汉都傻了,心说:“你怀宝娃梦到有人送摇钱树,我咋个一点儿也不知道?”

    林老汉想问吧!可人家正聊的开心,他也不好打断不是。

    “大姐,你的功劳是这个!”胡老听了,竖个大拇指道。

    大拇指一竖,林母是开心死了,只觉得自己活这么大,再没比今天更开心的了。

    “笑,笑!小心把嘴笑歪了。”林老汉忍不住嘀咕道。

    “咋了?嫉妒!”没想到,林母却听到了,她说,“你就是嫉妒。我早说过孩子大了,自有孩子的考虑。就是你,死脑筋,偏让孩子去上班。上班哪儿有自己创业赚的多。我就支持咱儿子创业!”

    林老汉傻了,傻的是欲哭无泪。

    “咱能不能不要这么无耻!行不行?儿子做科学家时,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不好意思,网坏了,更新晚了,努力修网中。下面几章先上传定时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