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全要了

    上章说到,听到胡老说一盆花两三千,属墙头草的林母直接便把林老汉卖了。摇身一变,成了林枫的支持者。

    看到这么一对儿夫妻俩,胡老也乐了,补了一刀道:“这一园子花,二十万,我全要了。”

    “多?多少?”二人立却不吵了,吃惊问道。

    “二十万。”胡老说。

    在他们来之前,胡老便挑出了不少的变异花。不过正是挑出了好多盆,他才担心,担心自己有遗漏,所以这才干脆一口价,全买了,回家再慢慢挑去。

    二十万不算多,他可以唬住林老汉夫妇,却唬不住在魔都做生意的林志。

    林志说:“这一盆应该是黑旋风玫瑰,还是花上花,单这一盆便不只一万吧!”

    “咦?你也是懂花的?”胡老问道。

    “不不,我不是懂花,我只是曾经卖过花。”林二伯谦虚道。

    作为一名在魔都练摊起家的他,到了情人节,圣诞节,他自然卖过玫瑰,这也是他会认识玫瑰的原因。

    当知道他的花卉知识只是这样,胡老笑了,说:“小老弟,你这是不知道,这是月季,可不是什么玫瑰。”

    “老人家,我知道,咱们这儿的月季,其实就是外国的玫瑰。”林二伯说。

    “不不不。”胡老摇头晃脑道,“这桔生准南则为桔,桔生准北则为枳。这花也一样。这花都叫黑旋风,便知它是月季,不会是玫瑰。”

    是啊!玫瑰花虽然原产中国,但是是到了欧洲的地盘,才有了新的定意。

    红玫瑰代表热情真爱

    黄玫瑰代表珍重祝福和嫉妒失恋

    紫玫瑰代表浪漫真情和珍贵独特

    白玫瑰代表纯洁天真

    黑玫瑰则代表温柔真心

    橘红色玫瑰友情和青春美丽

    蓝玫瑰则代表敦厚善良

    ……

    西方取名多是什么什么“姬”,比如“蓝色妖姬”什么的。你再看看咱们自己取的这花名,“黑旋风”,这名一听便与情爱扯不上关系。忒没档次。

    如果你是买花人,你会愿意买朵“蓝色妖姬”送妹纸,还是愿意送朵“黑旋风”李逵。就算这李逵这个名人,估计也没哪个男人愿意自己意中人抱个汉子吧!

    “那这花上花也不值吗?”

    胡老说:“我说过芽变枝,它的花和芽与母体原来的形态特性发生了变异,这花才有价值。再看看这月季,它生长在绛桃树旁,绛桃长势快,月季受到了抑制,所以才开出了花上花这样的丛枝病。唉!这儿的花养的太密了。这样吧!三十万,三十万,我全买了。”

    胡老是一个爱花的人,他会把这些花全都买下,除了是担心自己挑漏了花,主要便是因为林枫这儿种的花太密集了。

    除非是一些重大活动,否则哪儿有养花养这么密集的,这哪儿是养花。这分明是害花。

    然而这样的话,他又说不出来,因为这花看着很密集,但是它们偏偏长的很好。甚至比胡老的花也不次。这让胡老怎么批评。

    你再有养花的知识,但是总比不上人家打破常识啊!

    “好!卖了!”听到胡老又涨了十万,林母立即答应下来,唯恐胡老反悔似的。

    “你卖什么卖?等等儿子。”林老汉不懂花,他知道林母也不懂,不由劝道。

    “等什么等?儿子是我生的。几盆花这还卖不得了。”林母爱面子道。

    “什么你生的。没有我,你也生不出来。”林老汉不满意道。

    “哟!你这是与我较真是吧!宝娃子从生下来,就是我在带他。宝娃子有什么,也是我在支持他。你有什么,只会拖后腿……”

    “你,你!”

    林老汉气疯了,合着这什么好事都是你干的,坏人坏事全是我了。这还要不要脸了。

    父母之间的争执,一手提着蜂箱的林枫可没有参与的打算。这种事,不管他支持哪一边,对另一边都不好交待。

    所以他提着蜂箱,进了花棚,把其安置在了一角。

    这蜂箱是现成的老旧蜂箱,还是以前环境好的那会儿,村中割土蜂蜜用的。后来环境差了,没有蜂了,也就没再用过。

    林枫跟踪蜜蜂,发现了蜂巢,想了想,便把蜂巢放入蜂箱中,以后割蜜也更容易不是。

    不过林枫不想打扰他们,他们却一下子看到了林枫。林母立即问他道:“宝娃子,你上哪上了。让胡老这么久等。”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钱了,气便足。反正今天的林母很是气足。

    林枫说:“妈,我这不是养花吗?正好附近出现了蜜蜂,我去移了过来。”

    有花,便要有蜂,这是正事,所以林母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说:“宝娃子,这些花,全让老哥买了,三十万哪!”

    说到正事,林母便有点儿气短了,毕竟是做了儿子的主,她不知道自己是对是不对。

    平日里林母绝不会这样,不敢说出嫁从夫,儿大从子,这样的三从四德,但是她也绝不是一个嚣张跋扈的人。

    她今天会这样,除了儿子能赚大钱的因素外,主要还是因为二伯母。

    老实说,他们老林家还真有点儿怕自己这二伯母,因为自己这二伯母是魔都人,总是那么趾高气扬的。

    她每一次来,林家都要小心奉承。好容易这一次不同了,自己儿子赚大钱了。做了那么长的小,还不许她大一回啊!

    当然了,大过之后,她也是后怕的,小心地看着儿子,唯恐搞坏了儿子的正事。

    看出母亲的心思,林枫还能说什么。“好!胡老,就这么定了。”

    “痛快!我这儿只有十万现金,其他打你卡上。”林枫答应,胡老笑了。这花,他虽然没有全看完,但是他绝对不亏了。更不用说还有一小半的花骨朵没有开花,只要其中再有一盆好花,他便赚到了。

    赚不赚的,他并不怎么重视。关键是发现赚到的乐子。

    胡老唯恐林枫反悔,立即打电话叫车,来运花。玛莎拉蒂虽然是好车,名车,但是拉货,它真的不行。

    林枫当然知道胡老为什么这么急,不过他也没有点破,毕竟人家是付了钱的,还不许人家乐一乐啊!这样的花,对林枫又不费什么事,想要多少都有。

    甚至在搬上车前,林枫又洒了一遍生命能水,特别是没开花的,还多洒了一些。既然要乐,自然要让顾客满意不是?不然,没开花的,一朵变异也没,该多失望啊!

    别人种出的变异花,与自己种出来,这乐子绝对是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