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二伯的“谎”

    “这是发了大财了?”

    “是啊!整三十万哪!”

    “什么?这么多?”

    随着胡老叫的车开来,一盆盆花卉小心地搬上车。村民看在眼中,自然要议论起来。

    特别是林母那个骄傲劲儿。“他婶,知道宝娃子这花卖多少钱吗?”

    “多少?”

    “我跟你说,宝娃子不让我跟人说。也就是是您,我才说的……”

    末了,还叮嘱一声:“你可别对别人说啊!”

    她这是真的不想告诉别人吗?错!她就是想让别人知道。如果别人再考一声,看人林婶子这儿子养的。她就更满足了。

    村中的妇人那是比广播嗽叭还好使的,很快所有村人都知道林枫这花卖了三十万。

    三十万哪!他们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多钱。议论啊!羡慕啊!

    林母的脸蛋儿都乐开了花。弄的林老汉都不好意思去拉她,她却一甩手道:“去去去,我们老娘们聊天,你个大老爷们来干啥?”

    她这是聊天吗?

    “我跟你们说,我怀这宝娃子的时候,便梦到一仙人手持一摇钱树,喊一声‘接钱了’,就这么往我怀中一丢。当时我只觉肚子一疼,醒来便生了宝娃子……”

    这故事说的倒是更详实了,听的林老汉都一愣一愣的,心中怀疑当年到底有没有这事了,就更不用说村人了。

    “所以宝娃子累倒了,住了院。我就说,娃,这科学家咱不做了,回家。你是摇钱树托生,就是捏一把土,那也是金子。我那儿子多孝顺啊!听我的话,说回家,就回家了。这不,发财了吧……”

    林母是开心大了,这话是张嘴就来。听的林老汉是面红耳赤,赶紧逃离了林母。

    听不下去了啊!这谎扯的,真真丢死人了。

    看到老爸的逃窜,林枫并没有过去帮忙,老妈开心,便让她开心好了。

    “二伯,这是五万。”林枫从现金中取出了五捆钱。

    “宝娃子,你这是干什么。我是你二伯。”

    林二伯那边正瞪眼,端出他长辈的架子,这边二伯母直接伸出手把钱接了。

    “你干什么?”

    二伯母接了钱,从来都没有对二伯母红过脸的林志,一下子火了。

    他火大,二伯母更火大,扯着嗓子便道:“怎么?大侄子还的钱,为什么不能接?”

    二伯母一火,林志有点儿气短,拉着二伯母走到一边,小声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这钱不是咱们的。是宝娃子好好的工作不干,要回来种地,老三给我打电话,我这才来帮忙的。”

    “真的?”二伯母不信。

    “当然是真的。宝娃子上学是用的助学贷款,这你不也知道吗。”林二伯说。

    “这……”这事,二伯母当然知道。“可是这钱……”

    “老三找我出主意。我这人,你还不知道,喜欢玩。所以我便出了这么个要债的主意。”林志说。

    “真的?”二伯母盯着他。

    “我可以发誓!”二伯把手一伸,说道。

    这一下,二伯母是信了,发急道:“你这人,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能开这样的玩笑。你说这,这可怎么是好!”

    “我还给咱侄子。”林二伯从二伯母手中接过钱,便去还林枫。

    “二伯!”

    二伯到底借没借钱,林枫是知道的。林枫的助学贷款是第二学期才批的,一开始的钱就是二伯给的。这五万块是还债,也是他的心意。

    在外面工作过,所以他知道,这时代借钱是很难的,哪怕是亲人也一样。如果有一个愿意借你钱,还不让你还了,那么更需要还上这笔钱。

    “拿着。我是你二伯,当伯父的给大侄子的钱,还能让还?”二伯却说什么都不要。“当我是长辈,这钱你便收着。”

    “宝娃,你二伯都这样说了,你就收着吧!来,妈帮你收着,存着给你娶媳妇儿。”

    不知什么时候,林母与村人们已经吹完牛了,转身回来,正好接过了这五万块。

    “妈!”林枫不太乐意。

    “啊!我去给你们买菜,都在家吃,都在家吃。”穷的太久了,一时间实在是不想这刚到手的钱,便没了。林母急匆匆地去了。

    “这个,二伯,二伯母,你们回家先休息一会儿。”

    林枫让父亲带二伯、二伯母先回去。他则留在山上,说是关好门就下山,其实他是要捉山鸡。

    作为神农传承,他自然知道现在饲养的鸡无论是口感,还是营养,都比不上山鸡。

    只不过为了这山鸡更有营养,林枫不得不又牺牲他的蝎虫了。

    把生命能移出土壤,地下的蝎虫一只只也便涌了出来。通过它们挖开的孔洞,林枫隐隐约约看到土下白色的虫卵,看来这蝎虫是生了。

    这是好事,看到蝎虫在这儿安了家,生了虫卵,对于用蝎虫引山鸡,被吃掉的事,林枫也不再那么难过了。

    山鸡本身便是个吃货。林枫记得自己小时候,挖点虫子做陷阱,随随便便便抓住了。

    当然林枫小时候技术不精,没有什么抓鸡实践,每次早上出去,中午回来,半天的时间,也就能够套到一两只,最多的时候有个四五只,就是大丰收了,比起那些村中的那些高手,随随便便就是十几只,根本没法比。

    那时候山鸡也多,多到基本没人吃。林枫还记得当年人们是这么说山鸡的,说这山上的东西不干净,吃了会生病,家养的鸡才好吃。

    林枫不知道这在当年到底是不是养鸡场的宣传手段。不过,随着这宣传,山鸡也渐渐没人捉了。会捉山鸡的人,有那功夫,都进城打工,买养的鸡吃去了。

    当然了,现在这山货是值钱了,人们也认为其更有营养了,不过山货却也变的不多了。

    林枫想了想,捡起二十只的蝎虫,又重新把生命能推回地下。

    山鸡可是吃货,一旦它们发现这么个进食地,它们就会赖在这儿不走了。林枫虽然想弄点儿好吃的,给二伯补补身子,但是他可没有打算把自己养的蝎虫全赔进去,他可是还欠着人家的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