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狗熊出现

    拾取了二十只蝎虫,林枫便下了山,向着距离山最远的水库而去。

    动物都是要喝水的,在这儿下饵最好。林枫明白,在这附近,最有可能还有山鸡的便是这人们不来的水库了。

    下了饵,把附近的山竹拉倒在地,便是一个简单的机关了,只要有山鸡去吃饵,便会触动机关,压倒的竹子反弹回去的力道,“啪”的一下,便会把贪吃的山鸡打昏过去。林枫只要捡便可以了。

    “呼-看来这机关的做法,我还没有忘。”

    试了试自己的机关,制作成功,林枫把蝎虫用草扎上,放在了机关上。接下来,便是等了。

    在等之前,林枫的手由于制作机关,有些脏,他下了水库去洗手。

    应该是他扎蝎虫的时候,手上沾了一些生命气息,竟然引的水库中的鱼游了过来。

    “咦?这水库中还有鱼?”林枫很惊讶。

    他一直听说他们这儿重金属中毒什么的,所以他觉得这水库即便有鱼,也全毒死了才对。是万万没有想到,这鱼不仅没有毒死,反而还活的很好。

    看到了鱼,林枫还客气什么,立即双手行动起来,在水塘边挖出一个小渠,引鱼过来。

    林枫挖的渠很小,将将一条鱼儿可以进来,这是为了好抓,但是鱼儿显然觉得水浅危险,只堵在渠口,并不愿意进来。

    当然,它们是想不进来,就不进来了吗?

    林枫微微一笑,把手放在水渠中,微微释出生命能。

    它这一释生命能,众鱼是再顾不上搁浅的危险,炸开了锅似的,一个个拼命游了进来。

    来一条抓一条,来两尾抓一双。很快林枫便抓了六条鱼。从中他又捡出四条大的,另外两条重新投回水库。

    接下来才是关键。

    林枫点亮了灵魂的符文,灵魂没有投入土地,而是张眼审查这鱼。

    只见这四条鱼由于吸收了一点生命能,身上萦绕着生命能的绿色,分外美丽。

    不过,也与林枫预料的一样,其中两条草鱼头部泛着黑色,那便是重金属的毒,另两尾椭圆形的鱼,不仅头部有黑色,其肚子,身体表皮都有黑光。

    林枫是想为二伯补身子,可不是要害人,所以他把四尾鱼都埋入泥中,然后自己的灵魂也进入土中,借用厚土之德,一点点地把毒全吸了出来。

    “啪!”

    刚做好这些,便听到啪的一声,竹打重物的声音,机关被触动了。

    林枫又检查了一遍四条鱼,再没有一点儿黑色,这才满意的回了身体,带上鱼,去寻打中的山鸡。

    那只山鸡很大,正软趴趴地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看样子都有两斤了。

    林枫把它捡起来,估了估重量,应该有两斤的样子。

    “啪。”这时候,又一个机关响了。

    “喵!”

    没有重物落地的声响,却传来了一声猫叫。

    “谁家的猫,怎么跑这来了。”林枫赶到机关处,果然没有山鸡,只有恢复了的竹子还在晃动。

    “这些也差不多了。”知道附近有猫,林枫便不再设陷阱了。可别到时候山鸡没抓到,反倒把村人的猫打伤了,那可就不好了。

    林枫提上鱼,把蝎虫一只只捏死,直接便塞进了还昏迷着的山鸡嘴巴中。塞完了,这才向家回去。

    “喵!”

    林枫一只只的蝎虫捏死,释出的生命能的美味,勾引着林中的小兽。如果不是刚才竹子打的狠了,它早就跑出来抢食了。

    正是那竹子打在身上的痛,才让它想吃,却不敢出来。

    直到林枫走的远了,它才从林中走出来。

    那是一只一米左右的小熊,除了前额的月牙白,与胸口的倒三角白毛外,全身上下一片漆黑。

    利国村已经几十年没有熊了,最后的一头熊还是刚解放那会儿出现过。

    这只小熊,小小的,瘦骨嶙峋的身子,显得身体很长。应该是一头刚离开母熊的小熊,也不知道它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没有了人,小熊走到林枫塞蝎虫进鸡嘴的地方,嗅一嗅,便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这一舔,小熊更是肯定了这是好东西,把所有林枫捏死蝎虫流出的体液,是舔的个一干二净,一点儿不留。

    然而,它是熊,这点儿体液怎么可能喂饱它。里面有生命能,只是滋养了它的胃袋,让它拥有了更多的力气。肚子还是没饱。

    于是它盯上了打它的那个竹竿,因为它记得竹竿头上还绑着一只完整的虫。

    不说小熊压倒竹子,去取食上面的蝎虫。林枫却已经回到了家,鸡与鱼都放到了厨房,整个人便让老妈打发进了屋。

    屋里林老汉正陪着林二伯,二伯母。见林枫进来,林二伯问道:“宝娃子,说说,你是怎么想搞养殖的?”

    老实说,一开始林二伯听说林枫不干研究员了,他也很急,他们老林家出一个科学家容易吗?所以他在听说后,便给林老汉出了个“还债”的馊主意。为的便是让林枫回去工作。

    但是当他看到林枫随随便便养的花便卖了三十万,他是真的惊到了。就是他,虽然在魔都混,一年也就勉强个三、四十万,行情好,也许有个五十万。

    但是那是魔都,消费水平全国都拔了尖的魔都,而且还不是他一个人赚的,是他与小工一起赚的。

    现在,自己大侄子,三天前买的花,这么一鼓弄,便卖了三十万。

    他是越听林老汉说,越想知道林枫这是怎么办到的。可是林老汉偏偏只知道林枫什么时候买了花,也知道林枫怎么把花卖了,却单单不知道林枫这是怎么办到的。这个让林二伯急啊!林枫一进来,便立即问道。

    “他二伯,你是不知道。宝娃子可不是随随便便便养花的。”林母一边在厨房忙,一边也还支着耳朵听着那,听林二伯问林枫,直接便插口道。

    “哦?这还有什么道道?”林二伯问。

    “是啊!又是承包山,又是盖棚的,不少花钱吧?”二伯母也问道。

    “我跟你说,你大侄子先是捉蝎虫,光那蝎虫便卖了好几十万哪。正是卖了蝎虫,这才有了这承**殖。”林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