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祸从口出

    “呵呵,原来是河豚啊!怪不得如此美味!”

    听到自己吃的是河豚,林二伯恍然大悟,似乎是明白了为什么这鱼这么好吃。“磨刀霍霍切河豚,中有西施乳可存。此味更无他处比,春鱼只含数津门。”

    林二伯母却是又急怕。“你是疯了,还是傻了。这河豚有毒,会吃死人的。”

    林二伯听了哈哈一笑,非常爷们的豪气道:“哈哈,你这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这野生河豚是毒性很大,但是这养殖的河豚就没什么大碍了。这可是我侄儿养的河豚,他还能拿这鱼毒他二伯不成?”

    听到他说这话,林洁简直是不怕事儿闹大的大声向屋内叫喊说道:“二伯,我哥没有养鱼。”

    啪哒。

    林二伯的筷子再也拿不住了,直接掉到了地上。

    “丫头,你捣什么乱?”林枫从自己屋出来,先训了林洁一句,然后对林二伯说,“二伯,放心吧!这虽然是野鱼,但是我已经除过毒了。”

    “妈,这鱼不是咱们处理的吗?什么时候哥处理鱼了?”林洁小声问母亲。

    “去!回屋去!死丫头,你是挑事儿不怕事儿大!”林母拉着林洁便进了厨房。

    “呵呵,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林二伯捡起了自己的筷子,只是脸上的干笑,怎么也自然不起来。

    林枫笑着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拿起自己的筷子,直接夹了个鱼块,送入口中。

    “嗯!真的很美味,有着一股甘甜。”林枫一幅非常美味陶醉的样子。说着,又立即夹了一块送入口中,边吃边说,“好鱼,还没有鱼刺。”

    看林枫吃的这么开心,林二伯也顾不上有毒,赶紧也夹了一块,边吃边说:“这是当然。怎么会有鱼刺呢?这河豚可是有着‘西施乳’的美名。这……”

    “你还吃!”见林二伯还吃,二伯母吓坏了。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想到万一自己老公毒死了怎么办?自己脾气不好,这么包容自己的老公,哪儿找去?

    林二伯并不知道自己老婆的担心,反而说:“没事,没事,要是有毒,我早中毒了。你也尝尝,这可是野生河豚,有钱都吃不到的美味。”

    林二伯劝着二伯母,二伯母见这么大会儿,林二伯都很正常,自己也被说动了,闻着那么诱人的味儿,忍不住地也动了筷。

    一口下去……嗯!美!真的很美!

    二口下肚……甜!一股着甘甜直冲口腔。

    三口……三口便停不下来喽。

    见自己老婆吃的停不下来,林二伯又哈哈大笑起来,小声逗自己老婆道:“怎么样?这西施乳。”

    二伯母白了他一眼,没有出声。

    只是一眼,什么都没有说,林二伯的大笑便成了干笑,因为他从自己老婆眼中看到了隐忍的怒气,他要是再得瑟,就该挨揍了。

    于是二伯不敢再逗,转而对林老汉说:“老三,还记得咱们小时候,这河里还有几条河豚,后来水污染了,就没了。咱大侄子这是哪里捕的野河豚?”

    “这个我也不知道。”林老汉实话实说道。

    林二伯看向林枫。

    林枫咽下一块鱼肉说:“二伯,您还记得村中的水库吗?”

    “记得,怎么不记得。我与你爸小时候,最爱在那儿洗澡了。”

    “就是那儿。”林枫说,“我承包了那儿,今天我一看,竟然发现里面有不少的鱼,包括这河豚。”

    “什么?好运气,真是好运气!”林二伯羡慕道,“合该咱们有吃福。”

    “来来来,不要光聊天,尝尝这野山鸡。”随着一盆盆的菜上了桌,林母她们也从厨房忙完出来。

    一家人开开心心吃起了美食。

    不过林枫捉的鱼也好,鸡也罢,吃的是汤底也不剩。反倒是林母在镇上买的好菜剩了不少。

    不过即便是这样,由于鱼菜与鸡菜的分量十足,六口人都吃的是肚胀人懒。

    二伯母推了二伯一下,他却懒的动弹。

    见他不动,二伯母只好自己出马,对林枫说:“大侄子,你这菜真好吃。”

    “好吃就好!”林母立即客气道。

    二伯母又说:“大侄子,你想不想把这鱼与鸡卖到魔都去?”

    林枫皱了下眉道:“这,二伯母。我现在养花都忙的不行,我刚又订了一车花,明天便送来,还要捉蝎虫。只怕忙不过来。”

    他不是忙不过来,而是不合算。养鱼,养鸡,需要用到生命能滋养的蝎虫,这太浪费了。

    一只蝎虫六块钱,一条鱼才可以卖多少?

    不合算,真的不合算。

    如果平日里,自己家人偶尔过过的嘴馋,也便罢了。甚至自家人天天吃,林枫都愿意供应,但是养它们卖钱,这性价比可就不高了。

    如果对方不是自己亲人,林枫直接便开口拒绝了。

    林二伯母不知道这些,面对这赚钱的买卖,她哪儿会退缩。只听她说:“大侄子,这鸡也便罢了,但是这河豚,可是好东西,你可不要犯傻。”

    林二伯母是在魔都开小饭馆的,说是饭馆,其实也就是一些普通的农家菜。在魔都的饭馆中属于绝对的食物链底层,小虾米一级的存在。

    如果没有奇迹发生,他们一辈子也就这样了。

    可是现在奇迹出现了,就在自己眼前,自己大侄子的水塘中有野生河豚。

    那是什么?那是钱!是名气!是奇迹啊!

    她相信,只要她的饭馆供应野生河豚,这档次便上去了。

    如果是过去,她并不会觉得这食材有什么重要的,但是今天当她亲口品尝过这河豚味之后,她的态度变了。

    林枫可不知道她态度变了,而是继续说道:“二伯母,我是真的来不了。”

    二伯母突然叹了口气说:“唉!你不要看我们在魔都做生意,但是魔都的生意真的是很激烈啊!如果没有点招牌菜,我们也要干不下去了。”

    “啊?”林二伯愣了一下,心想:干不下去?为什么我不知道。虽然只是农家菜,不上档次,但也还好啊!

    林二伯刚开口想说什么,二伯母便在他背后一扭,直接改了口道:“有什么来不了。招点人,告诉你大侄子。这河豚可是西施乳,就是咱爷们自己吃,也不能让它断了啊!”

    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