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很痛

    人间多少祸,都是自口而出。

    林二伯第一次说西施乳,二伯母忍了,这一次,她还是忍了,只是她的怒意又高涨了几分。

    她的干咳,林二伯听到了,林枫也听到了。

    林枫想了一下说:“二伯,这事我不好答应,我也得先看看水库中有多少河豚。”

    就像二伯说的一样,这河豚不一定要卖,自己吃也是好的。

    中华大地,自古都是“民以食为天”,人们拼命赚钱,为的还不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而生活,说白了,也就是“衣食住用行”。

    没有条件也便罢了,现在有了条件,林枫也有心饲养一下河豚。如果只是河豚,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

    “对,对。先看看有多少。”对林枫的让步,林二伯连连点头。

    这事一定,二伯他们便要回去了。虽说他们饭馆中有小工,有厨师,但是他们还是要自己盯着,才安心。

    二伯一家要走,林洁也说自己要开学了,正好全家一起出动,送他们走。

    上了车,林洁与林二伯他们坐在一起,可就受不了了。

    林二伯对忧心林枫没有痛快答应的老婆说:“放心吧!西施乳,还怕吃不到吗?”

    这一下,二伯母却一下子火了。“吃吃吃,你就知道吃。我一直忍着,你得寸进尺是吧!还吃西施乳,你吃个我看看!”

    得!这是嫉妒的妒火中烧了。

    林二伯赶紧赔着小心,声音也低了下去。身边的林洁都听不到了,只隐隐约约听到:“……要吃……也是吃你的。”

    “我……已经……人老珠黄了……有什么好吃的。”二伯母说。

    “不……你很白……”

    呃-

    林二伯的甜言蜜语,差点儿没腻歪死林洁。

    不要看林洁都要上高一了,但是她哪儿经历过这个,浑身的鸡皮都起了,毛发炸开。如果可以,她真的想下车,走着去学校。

    好容易到了镇上,林洁下了车,林枫给了她生活费与学费。

    她一下抱住林枫道:“哥,谢谢你!”

    “好了,这有什么谢的。”林枫拍拍她道。

    她却又说:“哥,你一定要赚大钱,发大财。”

    “知道了。”林枫应下。

    “在家也别光顾着赚钱,也要找个嫂子。”说着,她还看了有林二伯他们,弄的他们莫名其妙,二伯母猜到什么,白了林二伯一眼。林洁看了偷乐,这才进了校门。

    真的是比老妈还要老妈。不是她已经进了校门,林枫非踢她屁股不可。

    送走了小妹与二伯他们,林枫却更没有时间去认识什么女孩子了。因为他又有了一份新的工作,拾弄水库。

    水库本身当年建的时候,几乎用的都是大青石,这么多年没用了,却也没有破烂,依然可以用,无须修整。至少,在外人看来是如此。

    但是林枫的工作量并没有丝毫减轻。这无须修整的部分只是无须外人帮手。

    水中的有害物质,水库中有多少鱼,都需要林枫亲力亲为。

    由于他还需要养虫养花,所以他只能每天入土,用部分力量来抽出水中的有害物质,并不能全部用来清理。

    如果只是这样,也便罢了。在林枫一心工作的时候,偏偏还麻烦不断。

    “怎么又破了?”

    第一个麻烦便是他的花室,自从他一个电话,又送来一车花后,花室的塑料大棚便每天都破。

    今天,已经忙了一天的林枫,巡视了一下花室,发现他刚刚修补好的花棚又破了个洞。

    “我倒要看看,这到底是谁干的?”

    林枫是真的生气。因为这不像是动物干的,如果是动物,它们往往就只认准一个地方搞破坏。

    而林枫这儿显然不是,每当林枫修补好破洞后,这个洞是不会破了,因为对方会在另一个地方打洞。

    好好的塑料棚室,这才几天,便多了五个补洞,谁都火了。

    所以,这一晚,林枫决定留下来捉贼。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要偷自己的花。

    林枫用过晚饭,便守在这儿了。

    夜,天高露浓,一弯月牙在西南天边静静地挂着。清冷的月光洒下大地,是那么幽黯,银河的繁星却越发灿烂起来。

    浓密的蒿草在伸展开去的枝条上出现了微微蠕动,一个小黑影出现了,大约一米左右,看它四肢着地,并不像一个人。

    林枫看了一眼,便没有再在意它。

    只不过林枫不在意它,它却小心地向着林枫的花棚跑来,转了个弯,便不见了。

    然后,林枫便听到哗的一声,塑料布被扯破的声音。

    砰啦,花盆儿破碎的声音。

    “混蛋!”林枫赶紧从门边藏身处出来,打开了电灯。

    只见一个有着黑白条纹的小熊,留下了一路破碎的花盆与残花败叶。

    而它,竟不以为自己闯祸,反而趴在蜂箱上,美美的舔吃着蜂蜜呢!

    “你大爷的!搞了半天,是头熊。”

    林枫也是醉了,来山鸡,有河豚,他还可以接受,可是这熊是哪儿来的?

    灯光一起,发现了偷蜜贼的蜂群们立即恼了。这些天,它们一直发现有动物偷蜜,但是这只动物实在太奸滑了,它总晚上来。

    它们蜜蜂可是弱光昆虫,它们的眼睛主要靠感光来看东西的,没有光就看不见了。因为什么都看不见,即便知道有贼,它们也无能为力。

    现在好了,这偷蜜的贼总算是看到了。

    嗡嗡嗡……

    大群大群的蜜蜂,有如战斗机群一样的起飞。一腔怒火化为报仇的毒刺,刺向小熊。

    贪吃的小熊,还想仗着自己皮厚,抓紧偷吃,不管蜂群的报复。

    然而……

    “喵呜-”

    只一下,便痛的它惨叫。

    “哼!傻了吧!以为这是普通蜜蜂呢!”林枫得意道。

    林枫既然把蜂群移了进来,当然要改善它们的体质,以酿成上等的蜂蜜。

    这蜂蜜如何,林枫还没吃过,但是他看过这群蜜蜂的毒针,至少长长了一倍。

    小时候,林枫也被蜜蜂蜇过,那次惨痛的经历,他足足记了一辈子。

    这改良过的蜂刺扎进去,光看看,林枫便觉得很痛。

    [感谢“永恒的大学”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