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熊的来历

    “好了,陶桃,别闹。”赵老看不过去,拍了她一下。

    “爷爷!”

    小女孩似乎天生便擅变,一下子扑入爷爷的怀抱,尽显小女孩的天真活泼,一点儿也没有了能气死人的阴险。

    “不好意思!孩子刚刚在学校挨了说,我是接孩子,顺路一起过来。”赵老向林枫解释道。

    “哦。”林枫点点头,气顺了点儿,心说:这倒霉孩子不叫家长,真是天理难容。

    想到这,林枫笑了笑。

    不过不知道是她天生敏感,还是林枫的笑惹到她了。

    小丫头小眼珠子转了转,立即对秦齐说:“秦哥哥,快报警抓他。熊是国家保护动物,他要杀熊。”

    “呃!”

    这到底是谁家的倒霉孩子,这家长是怎么教孩子的啊!

    “这个,不好意思!我们明天再来吧!”她老是这么闹,弄的什么事都谈不成,赵老只能先行告辞。

    出了屋,上了车,秦齐忍不住对陶桃说:“陶桃,哥哥也不喜欢那个家伙,但是咱们毕竟是来买花的,有什么话,等咱买完花,再说成不?”

    陶桃坐在后面,听了秦齐的话,向前探出身子,上下认真打量着他。

    “怎么?我身上有什么吗?”他看了看自己衣服,没什么不对,石库水门也没开啊!

    “唉!”陶桃坐回到后座,坐到自己老爷身边,大声地叹了口气说,“秦叔不让你演戏,是对的。”

    “啊!怎么个意思?”秦齐不懂了。

    赵老却看出了端倪道:“陶桃,你喜欢他对不对?”

    不想小丫头小手一挥,小大人似的说道:“喜欢谈不上。不过这是你给我妈介绍男人中,得分最高的一个了。我这么闹,他也没有生气。”

    “哦?他有多少分?”赵老好奇道。

    陶桃想了想道:“嗯-五十九分吧!”

    “噗!还是不及格啊!”秦齐边开车,边忍不住地笑了。想了想又说:“你这丫头人小鬼大,告诉你今天咱们就是单纯的买花。对吧!赵爷爷。”

    然而赵老却没有出声,反倒是在思考什么,似乎真的是在考虑相亲的问题。

    “赵爷爷?”秦齐不敢肯定了。

    “呵呵……”

    陶桃张着嘴巴,露出笑的口型,却没有发出声音。

    秦齐……好吧!他也只能认真开车了。

    他们离开了,可是七叔他们却还在。

    “娃子,捕熊真犯法?”

    农村的房子隔音可不好,客厅的话,别屋也听的到。自从听了陶桃说的捕熊犯法,他们便讨论不下去了。人一离开,他们便赶紧出来证实来了。

    “嗯。”林枫虽然不因为那小女孩,不过陶桃却真的给他提了个醒,“熊”是国家保护动物。

    “那这熊……”

    大人们面面相觑。犯法啊!这可怎么办?

    一时间话题的沉重,弄的空气都沉闷起来了。

    “不管了,先捉,总不好让一头熊在村子周边晃荡,万一伤了人,怎么办?村子可多数是妇女与孩子。”七叔拍板道。

    七叔拍了板,这事也就这么定下了。

    至于什么动物保护法,你觉得打过狼,炼过铁的七叔会在乎吗?

    事情定下,所有人先各回各家,养精蓄锐,明日抓熊。

    林枫,林老汉,作为村中的男丁,自然是不会落下。

    第二天一早,村中的男爷们便出动了。一人一根碗口粗的大木棒。

    这木棒同样有着来历,乃是当年响应号号,组建打狗队时的专用木棒。多年未用,今天倒是又用上了。

    人手一根大木棒,利国村……打熊大队……今天……成立了!

    打熊队成立,是欣喜的,是牺牲的,是骄傲的。打了熊,才是保护了家园,保护了亲人。至于什么动物保护法,全是纸老虎。反正村人是不认的,没有一个觉得就应该让熊伤人。

    村人们“熊”赳赳地出发了。

    目的是明确的,愿望是美好的,大无限的牺牲精神更是大公无私。然而,现实是残酷的。

    根本不是猎人的村人,忙了一天,连根熊毛都没有发现。

    打熊队,去的是“人定胜天”,到了下午却是“法力无边,奈何神通不敌天数”啊!

    “这个,枫娃子,你有客人,你先回去吧!”没找到,还需要接着找,不过七叔却让林枫先回去,因为赵老他们又来了。

    赵老他们来了,林枫自然要去陪他们去看花。

    不过这一次,林枫陪着他们,却有了不同的感觉。特别是秦齐,一下车便打量自己,还询问自己的事情。“你是科学家?”

    更离谱的是,他一直以来那高高在上的神态消失了。

    平等。我们天天说,正因为这世上从来都有不平等。

    就像这秦齐,他突然平等对待林枫。弄的林枫反倒奇怪了,心想:“科学家?就这么牛逼!为啥我以前都没发现呢?”

    好在赵老与陶桃没有什么变化。

    进了花室,赵老看到地上还残留的残花败叶,不由皱眉道:“这花怎么会这样?”

    作为一名真正爱花的人,哪怕这儿林枫收拾过了,那残留的痕迹,都足以令其还原这儿曾经发生过什么。

    “是熊。那熊闯了进来。”林枫说。

    “嗯。”赵老点点头,不出声了。

    陶桃今天非常乖巧,再没有说什么保护熊的言论。

    林枫陪着赵老他们在挑花,村人们又上了山,以至于村中来了两个陌生人,也没人发现。

    这两个男人,身子很壮,一身的老茧。

    领头的一个对他身后的人说:“你确定是这儿吗?”

    “大哥,确定。”那男人一开口,便是一口的川味,“我在这儿都发现了关它的笼子。”

    “那就好,咱们必须尽快找到那头熊。”说完,他又不满意道,“你说你们是怎么回事?送头熊,都能让逃了。”

    “不是的哟,大哥,是这路不好走噻,车子一颠,直接颠下来的。”男人解释说。

    “那就更废物了!送货,送货,把货丢了,还不知道。你知道现在找头野熊,有多困难吗?”大哥生气道。

    男人不出声了。

    “赶紧找。找不到,你便回家去,不要跟我了。”大哥话落,那男人赶紧陪他向村子的山中找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