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拍飞

    陶桃与赵老担心林枫他们,便回身来找人,就那么巧,正好看到了林枫救人的那一幕。

    看见了还不算完,小陶桃竟然还有腐女的属性,只见她一幅我明白,我理解的模样说:“原来你们是这样的关系?”

    这事,林枫当然要解释了。虽然他至今也没有女朋友,但是他的取向很正常,不弯,也没有弯的打算。

    然而偏偏这时候,秦齐醒了,他伸出一摸头。“血!我流血了!”

    害怕,惊叫的他死死抓住了林枫,不让离开。这样一来,他们的动作就更暧昧了。

    单纯这个动作去看,说他们是断背山,绝对没有人会怀疑。

    “呵呵呵。”陶桃又笑了。

    赵老一把拉过这死孩子,扭转了她的脸。不看他们了。

    “这……到底是怎么个意思?”林枫的脸色可不好。

    “血血,我要死了。”而秦齐还在那不停的大吼大叫着。

    这让林枫很烦,却又不得不安慰他。“没有事,从山上滚下来的擦伤。”林枫说。

    “可我怎么觉得我好像撞……”他边回忆边说。

    “是擦伤!”

    林枫直接伸手在他头上一抹,直接抹掉了土,那小小的伤口已经愈合。

    “你看,连伤口都没有。”林枫说。

    “还真是。”发现自己没有伤口,他也就没有在意了。

    “我没事,真的没事了!”他又笑了。

    “没事?”这么一耽误,坑脸二人组又追了上来。

    他们不仅追来,还带了一个人质,胡老。

    坑脸大哥说:“诸位,我们兄弟二人只是来找寻我们丢失的熊。我们也不为难你们,找到熊,我们便走。但是我们兄弟做的这买卖不是那么合法,如果你们要卖警的话,这个老头儿就会没命。”

    胡老在他们手中,这可就难办了。

    “老胡,你怎么来了?”赵老关心问道。

    “哼!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吗?”胡老很生气。

    赵秉直查询林枫的身份,一个电话打给了为胡老拉货的司机。赵老与胡老,人司机一个也惹不起,所以他在告诉赵老后,一个电话又打倍了胡老。

    胡老知道后,匆匆地离开他的生态园,紧赶慢赶,赶上了坑脸二人组,刚上山,便被抓成了人质。

    你说,他能开心的起来吗?

    “这……”

    “陶桃,老爷与你商量个事儿。”

    赵老虽然总与胡老斗嘴,但他们并不是仇人,相反,他们还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他便想劝自己孙女儿,同意用熊换人。

    “老爷,我同意。”赵老还没说是什么事,陶桃便同意了。

    “你同意了?”赵老很惊讶,一手抓着林枫,还躺坐在地上的秦齐也很惊讶,连哭闹都忘了,张着嘴看她。

    “当然了。看他们又有枪,又长的这么凶,肯定是盗猎的。”陶桃理所当然道,“他们很凶险,是真的会杀人的。”

    “可是……”

    赵老很担心孙女,毕竟孙女儿刚背过的文章,早说明了她的立场。

    不想陶桃却说:“没什么可是的,不过是头熊罢了。比起咱们对待熊,那白人为了美食比咱们更伪善。他们为了人间三大美食鹅肝,直接向鹅嘴中塞饲料,让其生病,硬生生的喂成了脂肪肝。伪善……呵呵呵。”

    小丫头又呵呵呵了。

    “好孩子,胡爷爷没有白疼你!”

    虽然陶桃说的理由,不太那么应景,也不太像一个六岁小女孩说的话,但是心意是到了的,胡老还是很感动的。

    “好,我要吃鸡。老爷寿宴上的鸡,人家没有吃够。”陶桃一点儿也不客气,直接便把自己的愿望说了。

    “好好,胡爷爷给,不管是什么山珍海味,胡爷爷都给。”胡老保证道。

    “老胡,你这太惯孩子了。”赵老开口说。

    这一来一去……

    “喂!你们不要太过分了!熊,我的熊呢?给我熊,不然我就打死这老头。”

    太过分了!他们这一回一答的,简直是无视他的存在。坑脸哥很生气,直接猿臂轻展,手枪直接胡老的脑袋。

    “喵唔-”

    这时候,那熊出现了,而且是出现在坑脸二人组的身后,不等二人反应过来。

    “啪!”“啪!”

    一人一巴掌,直接便把坑脸二人组打飞出去。

    这一打飞出去,不要说清醒了。起都起不来。

    “啪”的一声,枪走火了,直接打中了坑脸的小弟,那小弟都无知无觉,动都不动。

    “晚了,晚了。”警笛响起。

    “里面的人听着,放下武器,出来投降。”

    一切的工作流程完成后,知道犯人昏迷过去,他们这才进来。

    “啊!首长,胡老。”

    带队的黄晓峰吓了一跳,因为这里面有大人物啊!无论是赵老,还是胡老,都不是他这镇上小小的刑警队长高攀上的。

    “是谁报的警啊!我们得好好谢谢人家。”赵老说。

    “是,首长。报警的是利国村民徐民同志。”

    首长要感谢人,立即便有警员把人带过来。

    来人是一个胖子,却不是常规意义上的胖,看上去很虚,就像是发起的包子,胖的一点儿也不实在。

    “这便是报警的徐民同志。”

    警员介绍来人。徐民不仅自己像包子,右眼皮高高的隆起,眼睛红通通的,很是吓人,就好像有什么眼病似的。

    “小同志,谢谢你!”赵老却一点儿也不在意,亲切地与他握手。

    徐民这边握着手,那边介绍了事情经过。

    “我是在山头上看到的他们,我看他们不像好人,还猛追你们,所以我就报了警。”

    这边大人的事,小陶桃没有兴趣知道。她一个小人来到刑警队长身边问道:“警察叔叔,这小熊怎么办?它可以留下来吗?”

    “这可不行。它毕竟伤了人了。”

    黄队长已经知道这熊立的功,但是这却是一头扇过人的熊,他哪儿敢让这熊留下。万一这熊一发疯,扇到了领导,怎么办?

    就是扇的不是领导,扇的是百姓,也不行啊!

    “警察叔叔,你别抓它,它是头好熊,它救了我们。”陶桃代它求情。

    小狗熊似乎也知道这将关乎它能不能留下的问题,所以它不吵也不闹,眨巴着眼一张熊眼,死劲儿地卖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