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凶残”的熊

    只见小陶桃顺手拔起了地上的竹子,人小拔不动,她便找秦齐、林枫帮忙。

    秦齐没有力,拔不动,还让小陶桃鄙视了一番。

    林枫看不过,帮忙掰了几根,小陶桃接过竹子,走向了小熊。

    她把竹子向前一递,说:“吃吧!吃了,他们就不会抓你了。”

    小熊听懂了,对着竹子嗅了一下,直接便开吃了。

    “姓黄的,你这还跟我玩指鹿为马是吧!还熊!你家的熊是吃竹子的!”看到小熊吃竹子,马局再眼花,也知道这意味什么。

    “哎哟喂!你怎么还真吃啊!”

    一看小狗熊抱着竹子啃的那个欢实,马队长也懵了。这地球上的常识,竹子=熊猫,就没有听说有狗熊抱着竹子啃的。

    “我不管你说那是熊,还是熊猫。都给我放人!”马局愤怒道。

    “马局,那不是人。”黄队长小声提醒道。

    “哟!挑我语病是吧!明告诉,它就不是人,它的权力也比你大多了。你这么喜欢抓动物是吧!那你就到动物世界当警察去吧!”

    马局气呼呼地准备离开,一转身,这才看到。哎哟!我的妈呀!怎么赵老也在这儿。

    他赶紧小跑过去。“老首长,您怎么在这儿?”

    华夏自古以来便是长老制,哪怕是退下来的长老,也是长老。热情点儿,总没错的。

    赵老笑道:“我就是被犯人抓的人质。”

    “什么?处理,严肃处理!”

    虽然警察局长不管量刑,但是他的话还是非常有分量的。坑脸二人组,这一下真的完蛋了。

    他们的刑罚就轻不了。

    当然,当他们亮枪的那一刻起,他们想轻判,估计也难。

    “呵呵,你们警局出警还是很快的。从镇上到这儿可不近啊!”赵老很平和的说道。

    他这也算是弥补一下自己孙女所造成的危害了。

    当然,他就是什么都不说。以后也很难有人可以找陶桃的麻烦,因为她太小了,你就是想批评教育,也要想一下,别吓哭了人小姑娘。

    就像是现在,黄队长再大的火也没有办法发给人小姑娘。

    “陶桃,你有什么话就和叔叔说,叔叔一定会帮你的。可不能什么都捅网上去。”黄队长的埋怨,真的是非常委婉、哀怨。

    “呵呵。”

    陶桃什么都没说,只是“呵呵呵”。

    她这“呵呵呵”,黄队长发誓,如果这是自己女儿,自己非打她不可。

    不过陶桃并不是黄队长的女儿,所以他没可能打她。

    “喂!林叔,我饿了。”

    小孩子很记仇。陶桃知道是黄队长抓的小熊,所以她不想理他,而是对林枫说。

    “啊?”林枫愣了一下,根本没想到这孩子会缠向自己。

    陶桃却说:“我可是帮你救下了熊大。”

    “谁是熊大?”林枫问。

    陶桃小手一指小狗熊。林枫这才明白,原来人娃娃连名字都给取上了。

    想到熊大,林枫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赶紧问陶桃道:“谁是光头强?”

    陶桃鄙视道:“光头强是动画片中的人物,现实中怎么会有?”

    “没有。这就好,这就好。叔叔带你吃东西去。”林枫心情大好,也愿意管陶桃吃东西。

    一个小女孩,能吃多少。林枫说:“陶桃,你想吃署片,还是鸡腿?”

    “切!垃圾食品,我才不吃呢!”不想陶桃反而不屑道。

    “那你想吃什么?”林枫问道。

    “我想吃好吃的。”陶桃说。

    “什么好吃的,总要有个名字,才好去买。”

    小孩子有时候还是很可爱的,就像是现在,他们想吃好吃的,却不知道叫什么名,逗弄起来,分外好玩。

    林枫就是,他明明知道人小姑娘叫不上名,还偏偏逗人家。

    陶桃很聪明,她知道林枫在逗她,于是她低头思考了一下,然后一拍小熊说:“我要吃熊大说的好吃的。”

    “我去!这什么节奏?这狗熊还成精了,会说人话了。”林枫心想。

    “熊大,带我去找好吃的。”陶桃对小熊说。

    小熊听了陶桃的话,便起了身,晃晃悠悠,便向花室走去。

    林枫赶紧拦下,并且恶狠狠地道:“如果你敢到花室去,我可不管什么保护动物,绝对剁了你的爪子做熊掌。”

    “喵唔-”小熊害怕了。

    自从它偷吃了生命能,它便知道它要向林枫低头了,为了好吃的。所以林枫一威胁它,它直接又坐回地上,趴着身子,不动了。

    “熊大,带我去吃好吃的。”

    已经这么久没吃过东西了,陶桃早饿坏了,怎么可能放弃吃。

    可是,在面对林枫的威胁,陶桃的哀求作用可就不大了。

    陶桃发现自己指挥不动小熊,眼珠子一转,直接哭着奔向她爷爷。“老爷,老爷,我要吃好吃的。”

    “好,好!这就给你买。”赵老一面劝着孙女,一面与马局告辞。

    “放心吧!赵老。这两个穷凶极恶的罪犯,我们已经抓他们好多天了。赵老也受惊了,好好休息吧!事后我再派两警员录一下口供就成。”

    马局话也与赵老聊过了,他也知道这是人家祖孙情深的时候,他识趣儿的没有打挠,就连口供也给免了。

    “老爷,老爷,我不要吃买的。”陶桃说。

    “怎么?陶桃,这就想我的山珍了?”秦齐自信的说。

    赵老寿礼,他最得意的便是他送上的山珍。

    鸡是好鸡,他再请他圈里的道友一加工,那滋味,真的是没法说了。试过他服食派道友的手艺,他真的想把刘私勇捉过来打一顿。

    这么好吃的山鸡,刘私勇弄的是什么玩意儿,真真是白白糟蹋了美食。

    “秦齐哥哥,你又有了吗?好吃的。”

    秦齐一插口,陶桃立即转向了他。爷爷寿礼的山珍,她现在想一想,都要流口水。“我要吃!”

    “呃-陶桃这好吃的吧,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正所谓‘朝闻到,夕可死’。可知其难得。”

    秦齐尴尬了,他吃过后,便立即联系了刘私勇让他供货,刘私勇也答应了,可是却至今没有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