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厨师与武公子

    陶桃皱了皱小鼻子,懂事的没有吵闹,显然她明白真正的美味可不是那么容易到手的。

    “叔叔,我要吃好吃的。”

    不过这孩子太聪明了,也不是什么好事。这不,她又找上了林枫。

    同样聪明的还有那头熊,看到陶桃央求林枫,它也张着一双熊眼,一边看看林枫,一边又嘴馋的盯向花室。

    “好吧!跟我来。”林枫答应了。

    “小兄弟,不要惯她。”赵老说。

    林枫说:“没事,我们这儿还是有一些山珍的。”

    说着,林枫便掰了一根竹子,然后在花室中取出别针与线,一根简陋的鱼竿部件便齐了。只见他一边安装鱼线、鱼钩,一边向水库走去。

    “这也叫鱼竿?”秦齐乐了。

    “兄弟,垂钓可不是随便的事,鱼竿鱼饵,这些都有讲究,你这样瞎胡闹,等你钓到了,咱们也饿死了。”

    秦齐也钓过鱼,虽然他不是什么钓鱼爱好者,但是这么简陋的鱼竿,与他看来就是个笑话。

    “不会。”林枫很肯定道。说完,便走去了水库。

    “哎哟,我去!这还不听劝。”

    林枫没有理他,只是做自己的事。绑好鱼钩,随手挖开了泥土,挑出两条红色的蚯蚓。这红色的蚯蚓才是垂钓的好材料,其他黑色的,林枫一条都没有要。

    见林枫不理自己,弄的自己这么没有存在感,秦齐实在是不开心,于是他说道:“好!如果你能钓到好东西,我就把道友叫来。”

    他根本不知道如果不是他们来,林枫随便招招手,就可以抓到鱼。他用鱼竿,已经是掩人耳目了。

    “一言为定。”

    他这个赌,林枫很感兴趣。作为传承的拥有者,他相信这世上应该还有其他传承,见识一下,与他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有了这个心思,林枫更上心了。手捏着带泥的蚯蚓,直接投入了一丝生命能。

    然后,林枫装上饵,来到水库边,直接把鱼钩甩到了水面上。

    “哈哈!你就这样钓鱼?连个鱼浮都没有,如果这都钓的上鱼……”

    秦齐觉得林枫还是有优点的,“可乐”。作为一名曾经钓过鱼的人士,鱼竿上有什么,他还是知道的。别人有鱼浮都钓不上来,比如他,便常常钓不上鱼,空桶而回,你这连鱼浮都不用,岂不就是来逗乐子的。

    这样一看,秦齐发现自己有点儿喜欢林枫了。

    然而他话还没有说完。“啪”的一声,林枫的鱼线便抽出了水面。

    “喂喂,钓鱼哪儿是这么钓的。钓鱼啊!是一种与鱼较力的活动,你需要沉的住气……”

    “鱼,鱼!”陶桃欢呼一声扑了过去。

    “什么?”秦齐呆了。

    认真一看,那鱼钩上可不就挂着一条鱼啊!

    “这怎么会?”秦齐觉得自己眼花了,可不管他把眼睛睁的多大,那鱼依然在。

    而且在他看的时候,林枫已经解下鱼,又把鱼钩投入了水中。

    “瞎猫碰到死耗子。”秦齐在心里说。

    只是他刚说完。“啪”,又一尾鱼提出了水面。

    然后是第三尾,第四尾。

    “再钓个王八。”随着林枫叫王八,真的钓上只有如面盆大小的王八。

    “好棒!好棒!虾,我要吃虾。”陶桃欢乐的直拍手。

    秦齐却有点情绪低落道:“这可不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哆啦A梦的百宝袋,捉虾用鱼竿可不行。”

    “谁说不行。虾来了。”

    林枫一甩竿,一只河青虾直接夹在鱼钩上,被林枫钓了上来。

    “一个不够。我要好多,好多。”陶桃欢快地拍手。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有收获便好,她才不会去纠结事情合不合理。

    相反,秦齐因为是大人,所以他反倒是纠结坏了。

    但是再纠结也没用,林枫说钓虾,就钓虾。钓了不下四五十只河虾。他又钓上了两尾鱼,这才收了工。

    秦齐已经傻了,除了嘴巴中无意识中发出“不可能”的呓语,整个人都不好了。

    “喂,该叫你朋友来了。”直到林枫提醒他,他也依然念叨着“不可能”。

    浑浑噩噩的秦齐打了电话,电话响了两声便通了。“喂喂。”一个男人的声音通过电话传过来。

    “秦齐,你搞什么鬼?说话啊!”秦齐打通了电话不出声,惹的对方不开心道。

    “田士,田大哥,你能来一趟吗?”秦齐这才反应过来,说道。

    “哟-你小子又弄来好食材了?”对方惊呼。

    “田大哥,你快来吧!”秦齐说。

    “好咧,你现在在哪?”对方问道。

    秦齐报了地址,挂上了电话,对林枫说:“他说半个小时就到。”

    林枫带上今天的收获,回到了家。接下来……等着呗。

    听秦齐把这位田士的厨艺夸的天上少有,地上无双。又见赵老与胡老,一幅心有同感,连花都顾不上抢,耐心等着。林枫就更不好说什么了,耐心等着。

    差不多半个小时,便有一辆牧马人开了过来。

    “秦齐,食材哪!食材在哪?”车还没停稳,便有一个二十七、八的胖子嚷嚷开了。

    这田胖子一出现,所有人,包括林枫都只有一个感觉:这,才是真正的厨师。

    脸大脖子粗,真的是很有厨师的范儿。

    “食材在厨房。”

    秦齐话没说完,他便一头扎进了厨房,根本不用人指。

    “真的很抱歉!我这位朋友性子急了点。”随后下车的一人彬彬有礼,代田胖子道歉道。

    这时众人才注意到他。如果说田胖子就是个厨师范,那么这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就是一翩翩翩浊世公子哥了。

    头发黑玉般有淡淡的光泽,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美瓷。他绝美的面容,浅蓝细格的衬衣,手腕处松松挽起,简洁略带华美,又有几分说不出的性感,就像参加完豪华夜宴后刚刚将晚礼服随手扔掉的王子。

    不!他就不应该换装。他就应该一身公子装,再手持一把折扇,这才配他。

    现在这身现代装扮,反倒是破坏了他的美,他的气度。更有一种明珠污与泥沙的罪恶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