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高价售出

    上了八十八路,兄妹俩便直奔市区而去。

    林枫自己也没有卖过中药材,不过他比林洁厉害就厉害在两世记忆的见多识广,比起林洁出了村子便焉了。林枫很快便打听到了中药铺子。

    进了中药铺子,林枫便立即吸引起了乐泉的注意。

    乐泉,中等身材,留着小胡子。

    林枫一进来,他便注意到了。

    林枫虽然与林洁一样,都穿着朴素,但是这人一进来,看气度看神色,便知是见过大场面的。

    而林洁那缩手缩脚的样子,一看便是没见过世面的乡下野丫头。

    中医与其他行当不同,由于更多地受传统熏陶。中医并不是那么嚣张一时,而是低调内敛,一名国医圣手,如果他穿着一身朴素的衣着,你绝对不必惊讶,因为这是很正常的。

    这与西医不同,西方是以商品文化起步的,发展至今,西方的资本家们恨不能把所有人都标上价值。

    在这样的氛围下,每一个人是恨不能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才能,以谋求更好的价值。所以西医的大医生们,如果某一天,他们朴素了,也就是说明他们真的山穷水尽了。

    乐泉这对招子,自问阅人无数,所以他一看到林枫,自然与这世界的通俗看法不同,而是上前热情地迎接道:“这位小哥,可有什么需要的?”

    乐泉的表现,却让他店中的伙计愣住了,因为那伙计见林家兄妹衣衫简朴,还提着两个大铁桶,当场便想赶人。是乐泉先他一步,他这才停下。

    只是他的表现,哪儿瞒的过乐泉的耳目,不由对其摇头,对自己主动出来揽生意的做法肯定了不少。

    “不,老板,我是来出售中药材的。”林枫微微一笑,他虽然明显看出来伙计对他的不屑,以及赶人的态度,但是林枫却一点儿生气的打算也没有。相反,他的笑意更优雅,自信更足了。

    虽然林枫从来都不是这行当中人,但是他却知道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依然有传统在。比如这中医便是。中医看人,可不是只敬罗衫不敬人,而是更看重一个人的精、气、神。除非这人是个门外汉,已经丢了中医传统的假中医,这就没什么好说好了。

    一听说他是来卖中药材的,乐泉便点了点头,心想:这下对上了。穿着朴素,却有这样的气质,原来是一个药商。

    药商对药铺的重要性,就不用说了。特别是中医,没有好的药材,医术再高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而中医后来的崛起,便是靠地师的诞生。

    “不知小哥出售的是什么药材?”乐泉笑的更甜了。

    “老板可以看看。”说着林枫直接掀开了布头。

    只见一桶蝎子,全都乌黑发亮,半个褐色都无;再见一桶蜈蚣,色如金黄,精气十足,翻来爬去。

    “这是……”

    乐泉是真心惊讶了,因为他原以为林氏兄妹是养殖中药材的。

    毕竟随着环境的恶化,中药只能采取养殖的方式。可是,他现在看到了什么?

    这分明是野生蝎子。这样的优质野生蝎子,他已经多少年没有见到了。

    全蝎是我国的名贵中药,性平,味甘辛,有毒,具有祛风,定痉,止痛,通络,解毒等功效。科学测定:全蝎的有效成分是蝎毒,《本草纲目》和《中华人名共和国药典》载,全蝎具有“息风镇痉,消炎攻毒,通络止痛”功能。主治“小儿惊风,抽搐痉挛,皮肤病,心脑血管病,炎症,乙肝,肿瘤”等病。近年来通过医学临床应用表明,蝎毒对脑炎,脊髓炎,麻风病,大骨节病的疗效十分显著。以全蝎配伍的药方已达100余种,是大活络丸,牵正散,人参再造丸,阵痛散,七珍丹等30余种中成药的重要原料。蝎毒的有效成分对癫痫和三叉神经痛有特殊的疗效。它还对各种肿瘤有很好的预防和治疗作用。

    蜈蚣同样不差,除了中华传统医药用外,随着这些年西医的发展,不再以单纯的巫医看待中华医药学,已经发现了蜈蚣水蛭注射液对艾氏腹水癌、白血病、肝癌、乳腺癌、宫颈癌、胃癌等多种癌细胞均有抑制再生的作用。

    从而让中医药炔发了第二春。

    只不过洋人就是洋人,他们自以为有了科学,把中药材像种田、养牛一样,直接人工养殖便可以了。

    然而事实却证明这中药材,还是要看天然的。

    这一点,还得看咱们中国人。

    就像那人参,人工种养的,哪怕是你以最科学的手段种养,也就是那个价了,几元-十元一克不等。可是要是天然野生的,那价格都能吓死老外。

    看到林枫的两桶野生中药材,乐泉先是一惊,然后他生意人的天性便恢复了。

    “现在中药材已经可以大面积种养殖了,你这一星半点的……算了,看你年级轻轻的,我就收下了。活蜈蚣两块五一只,全蝎两块。怎么样?我这儿的价可是够公道了。”

    “哥!”林洁一听这价,兴奋地直牵林枫的衣服。

    她那兴奋劲儿,都让林枫担心,她会不会一使力,把自己衣服撕破了。

    不过与林洁的兴奋不同,林枫对这价格却不满意,因为:“我这是野生的。”

    “哦?野生的?”

    乐泉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桶中的蝎子、蜈蚣,就好像他一开始没看清似的。

    当然了,他并非是没有看清,收中药材靠的便是眼力,一眼过去,就可以看个差不多。他又如何会弄错?弄错的其实只不过是他那一颗奸商的心罢了。

    他心想:这丫小伙看样子是懂行的。那么给他加多少?加一块?算了,加两块好了。

    心中主意已定,他又抬头对林枫说:“既然是野生的,每只加两块。蜈蚣四块半,全蝎四块。”

    “不!全部六块。”不想林枫还是不满意,直接报出了他自己的心理价位。

    “什么?你疯了,这么高的价,我还怎么卖?怎么赚钱!”林枫的报价把乐泉吓坏了,因为林枫竟然一张嘴,便开到了他的心理价位上。

    乐泉心想:行家啊!不会吧!这么年轻。

    可惜林家兄妹太过年幼了。即便这是乐泉的心理价位,但是以这个价吃进,他就没有太多赚头了。

    压价,必须压价。

    “降一降,这价太高了。”他说。

    林枫又说:“我这是野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