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神农九息

    “武公子,你怎么来了?”

    对这年轻人,秦齐显然是认识的。只不过从他的神态来看,他显然是不欢迎武公子来的。

    武公子一点儿也没有在乎他的态度,反而如沐春风说道:“我正在附近办事,正好田士要过来,我便带他一起过来了。”

    这车是人武公子的,而且也是人武公子把人带过来的。秦齐虽然不喜欢他,但是赶人走的话,他却也没办法说出来。

    “走!我们去看看小田的厨艺。小田的厨艺,简直就是艺术。”赵老打圆场道。

    众人一起起身,往厨房去。武公子笑了一下,没有与秦齐计较什么,也跟众人一起走了进去。

    他们进去时,正看到田胖子在看书,非常认真地看。不知是不是由于他的认真,他脸上的肥肉都变了,由柔软的弥线变成了硬朗风,如刀削斧凿一般,显露出了颜值不低。

    众人进来一会儿,他这才把书合上,微微呼出一口气道:“秦齐,这次的食材不错,三十年份的野生河豚,就是我也许久没有见过了。”

    随后他又微笑客气道:“好久未见到这么好的食材了。春州生荻芽,春岸飞杨花。河鲀当是时,贵不数鱼虾…真正的食材,还是要看这年份够的啊!客人来了,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尽管田士言语客气,态度也比较和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林枫却能够感觉到他身上有一股似有若无的傲气。

    这股傲气,也不是刻意针对某个人,更不是目中无人,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

    林枫仔细琢磨片刻,突然觉得这个田士先生的傲气,武公子身上也有,他们两个人的身上,都有一种仿佛与生俱来,发自内心,游离于尘世,不情愿与世人同流的超脱气质……

    说是俯视众生,有点儿过,但是他们身上就是这么个味道。

    这念头一闪,对他们的表现,林枫更是期待了起来。

    “什么?这是河豚?”秦齐又惊讶了。

    “怎么?你不认识?”田士奇怪道。

    秦齐哪儿是不认识,他是接受不了。这农村的小水库,有草鱼,有鲤鱼,有鳖,有虾,还有河豚。

    这到底是什么水库啊!真的不是哆啦梦的百宝箱?

    秦齐是被打击的,什么都不想说了。

    这个时候,田士应该开始处理起了食材才对,但是他却没有动手,而是问秦齐道:“秦齐,老规矩吗?”

    秦齐这时候才为难道:“老田,这食材不是我的,是这位林枫先生的。”

    “哦。”田士点了点头,然后对林枫说,“这位先生。我田士人称怪厨。要我动手,我一不收钱,二不欠帐,只收取一半的食材做报酬。不管你是乡村草鱼,还是黄鱼、鱼刺,我都收取一半。”

    “呃-他是这规矩。”秦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有把事情说清楚,便把人叫来了。他立即补救道,“不过他绝对公道。他每次出手,都没人会觉得亏了。”

    “好,我同意。”这样的要求是怪了一些。请他弄草鱼绝对是占便宜,而如果弄那几百万、上千万的极品大黄鱼,他这钱赚的,比林枫强太多了。

    林枫又是生命能,又是养的,这才卖了多少钱?真的还没有人家弄一顿饭赚的多。

    如果林枫自己有这上千万的珍贵食材,他是绝对舍不得给田士做菜的,他会直接卖了。

    这次他之所以答应,除了他想见识田士的手艺,更是因为这河豚不值钱。虽然自古都有拼死吃河豚一说,但是时至今日,河豚有些按条卖22~25元/条,有些批发价40元/每公斤。有些无毒河豚离谱120元/每公斤。

    正因为这河豚价格不高,所以林枫才不愿意与二伯做这生意。自己养来吃,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林枫答应了,达成了交易意向,田士便动了起来。

    “阿武,把我的家伙拿下来。”田士说。

    “你的家伙,凭什么是我去拿。”武公子有如被踩了尾巴的猫,尖声道。

    “那你要不要吃?”田士反问道。

    “你!”武公子一跺脚,回车去拿了。

    田士的工具只有一件,一件菜刀,除了刀身远比现在的菜刀厚实之外,并没有什么出奇的。

    然而,当田士接过菜刀,整个人都变了。哪儿还是什么厨子,简直就像是古代的剑客一样。

    只见他左手二指一捏,刀光一闪,整条河豚便骨肉分离,一片片有如纸薄,半透明的鱼肉就那么铺在了盘子上,有如孔雀开屏一样的美丽。

    他这么快的刀法,即便是以林枫现在的眼力,也没有看清,可见他的速度真的是很快。

    “可以食用了。”田士从自己包中准备了调味酱,便让林枫他们享用。

    “好喽,可以吃了,饿死我了。”陶桃一点儿也不谦虚,直接动筷子。

    看到这样的河豚,林枫才明白,什么“西施乳”根本就不是用河豚煮汤,煮白了之后的称呼。

    如果这煮白的,什么鱼都煮的白。

    想到这,林枫也夹起了一片,小心点亮灵魂中的符文,张眼一看,这鱼肉身上竟然没有一点儿毒,显然是剔的很干净。

    既去了毒,又片的这么薄。林枫对他高看不少。

    放入口中,其洁白如乳、丰腴鲜美、入口即化、美妙绝伦的感觉,不知该如何形容。非要说出感觉,大概也只有古人吴王夫差与西施用餐,品尝清蒸河豚鱼白,洁如丰乳,鲜美无比。夫差遂妙用比喻:“爱姬**可比之!”

    这样的回答了。

    真的是很不一样。同样的鱼,他只是一把菜刀,而且还是一把宽背菜刀,竟然做出了比煮还要美的美味来。

    “咦?这是……”

    一片河豚肉下肚,林枫的鼻子突然动了一下。

    这是神农九息。

    神农尝百草,体生九息解之。这九息便是神农的功法。

    随着鼻子一动,本应该呼出的气,却在内鼻又吸了一下。这气自内鼻吸入,带起一股清凉感直奔肺部。

    这气一进来,林枫便感觉自己整个灵魂都雀跃了起来。

    [感谢“小小的我2015”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