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自己动手

    “老大。”

    厂长挂了电话,在一所废弃的大屋中,带走了陶桃与于老师的人出现在这儿。

    “怎么样?”厂长问。

    “多了一个人。”那人说,“我本想只带她一个人,不想她那老师问题多多,还要打电话,询问小丫头家里。我只能一起把她带来了。”

    “这也好。反正饲料厂也应该补饲料了。”厂长说。

    “早应该这样。好好的血肉,就这么丢弃了,太可惜了。”那人说。

    厂长说:“没办法,人家是付过钱的。”

    “哼!早晚把他们也做了饲料。八戛亚路!”那人骂了一句。

    “帮忙化验一下吧!”

    林枫离开了饲料厂,便找到了学者。

    这样的化验,林枫没有必要偷偷摸摸的来。毕竟不管这里面有什么,又或是什么。他都不在意公开它。

    “林枫同志,你不要激动,现在发生了一件意外。”

    林枫刚刚才把饲料给了学者,冯自学便亲自找了来。

    林枫看着他,并没有插口,而是等着他说。

    “我们刚才接到报案,赵女士的女儿陶桃失踪了。”

    “怎么回事?”林枫皱了下眉头。

    “是今天放学,他们家的人接不到孩子,这才报了警。”冯自学说。

    陶桃也被绑了?

    林枫点了点头。

    “这位同志,据说你最后和死者在一起。”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冯自学刚刚告诉他,陶桃被绑架了。警察便找来,询问死去孙玉的事。毕竟不管是从证人证词,还是饭店的监控。最后都是林枫与他在一起。

    而且由于林枫知道他是关系人,所以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踪。本以为是件轻轻松松的案子,现在看来,并没有想象的轻松。

    不过警察对林枫已经不再是什么麻烦事。“我还有事。”

    他直接亮了他的证件,只要他的证件一天还有效,他就可以证明他的“清白”。

    果然,在看到了林枫的证件之后,那个办孙玉案子的警察不出声了。

    “林枫,求求你,帮帮陶桃!”

    公家的事,林枫可以轻松的摆脱,熟人的拜托,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刚刚打发了负责孙玉案子的警员,便遇上了报案的陶艺,她哀求林枫的帮忙。

    “你放心,我会把人救出来的。”林枫保证说。

    “可警察也那么说。”陶艺不放心道。

    “没事的!警察说的是理论,而我这是……”

    “哦?可我们从小就只学过理论。”

    打断林枫话的是江小猪。

    洞府中,由于他传信息给他的日本小女友,弄的日本人也进入了洞府。虽然最后日本人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但是他可是做了把汉奸,林枫本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没想到他又出现了。

    警察局外,林枫上了车,开口问道:“我们现在该去什么地方?”

    江小猪一呆,说:“我怎么知道去哪?这时候不是应该由你表现的吗?”

    很明显,江小猪以为林枫是在跟他说话。

    这怎么可能是跟他。

    所以林枫看了一下他,又对女鬼说:“你要想好。虽然感应法很是灵验,但是现世本就不允许鬼留存。当你使用了你仅剩下的愿力,现世就没有了你的存在。”

    林枫说话的对象,自然是王家的女鬼。

    她受了大量的灵魂力,一时之间并没有消散。

    林枫继续说:“如果你内疚于欺骗过我,想补偿,大可不必。对于你的欺骗,我早知道。”

    女鬼没有出声,只是车内的温度降了下来,哈气成雾。

    忽然间,江小猪与陶艺都听到了一点细微的声音,然后通过后视镜,他看到车后座上的后车窗,凭空出现了两个字--报仇。

    林枫点了点头说:“希望你不要后悔!”

    “不后悔!死,死,死……”

    到最后,“死”字直接成为了血红色。

    突然降下来的温度,哈气成雾,凭空出现的文字。顿时,江小猪与陶艺都明白了,林枫刚才,根本就不是在跟他们说话。

    尼玛!这感觉好惊悚的好不好?

    即便是见过大蛇的江小猪,也是头皮发麻。这就是鬼与其他存在的区别了。

    只要听说是鬼,正常人都会头皮发麻。

    发现了诡异的情况后,江小猪老老实实地闭嘴,跑到前面,在驾驶座全心全意地开车装死人了。

    十几秒钟以后,林枫看了眼后车窗写着的内容,开口道:“江小猪,就是这条道,开车一直往前面走,在第二个红绿灯路口的时候,往右拐。”

    害人者自有罪孽在身,也就是佛门所说的因果。

    业力这玩意儿,除了卜算者可以卜算到之外,受害人本身对其也非常敏感。

    只要是杀了,冥冥之中自有联系。

    当然,这样的联系对鬼可不是什么好事。它会不断在鬼身上重演她遭受杀害的过程。一遍又一遍,直到她怨气消散,又或是魂飞魄散,化为灵子。

    当然,以目前的现世法则来看,真的说不好,哪一种情况更好。

    “好!”江小猪重重地点了点头,发动着车子,向前面开去。林枫说怎么开,他就怎么开,但是有一点儿,那就是绝不回头。

    现在是晚上五点多钟,正是车子多的时候。

    多数都是家长们在开车接孩子放学。

    “呵呵,咱们上学那会儿,哪儿有这么多的车子。学生放学也不用大人接,自己便排队回家了。”

    车子动不了,担心女鬼牵怒。江小猪傻呵呵地解释着。

    “那时候没有这么多的车。”

    陶艺想到了自己,心情一下子低落了下来。

    啊?咦?这是说错话了吗?

    这也太难了吧!

    不得罪鬼,便得罪她的的架式吗?

    江小猪不再吭声,好容易开次口,就这结果,他还能说什么。

    又等了一会儿,车子从龟爬变成了完全不动。

    “让你们不让,全都不要走了!”

    突然,一辆车子往路上一打横,驾驶员跳下车,把车门一锁,人潇洒的离开了。

    “我去!我这暴脾气!”

    江小猪一看,便要下车。对方这车子一打横,哪个也过不了。

    江小猪心想:这一回,总不会再出错了吧。

    然而林枫却叫做了他。“算了,找个地方停车,走路还快上一些。”

    呃--

    江小猪车子都没有下,就按照林枫的要求,把车子开到了指定地方,然后车子速度减缓,停在了路边:“这个林大哥,接下来要往什么地方走啊?”

    林枫看了看正因为感应着,无法开口的女鬼。林枫只能从她的感应强烈度上分析说:“再往前面,走直线,第四个红绿灯路口的时候,往左边拐,然后继续往前面走……嗯?”

    林枫忽然觉得这去的方向有些不大对。

    江小猪也愣住了:“林大哥,往那边走的话,似乎是往市局去的啊!”

    这果然很奇怪。他们刚从市局出来,这是兜了一圈,又转回去的架式吗?

    “赶紧走吧。”林枫也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先让江小猪他们下车。

    不过他们还没有下车,交警便来了。

    生气锁了车那哥们被交警带一边谈话去了。至于他的车子。

    那不是,拖车上。

    有了交警指挥交通,路很快畅通了起来。

    而女鬼也又开口告诉林枫:这是她死亡时,曾经走过的路线。

    林枫默然,看着不断失去力量的她,很明显仅仅靠她的力量很难支撑下去。

    想了一下,林枫把手指一弹,弹出他自己的力量。

    ……

    幼儿园外,已经有一部分警察赶到,到处搜寻着线索还有目击者。

    这里是陶桃被绑走的第一案发现场,警察当然要到这里进行一下相关调查。

    不过警察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废弃的大屋外面。

    女鬼穿墙而出,飘在林枫身前,林枫立刻开口问道:“里面有一个小女孩吗?”

    女鬼点了点头。

    “还有没有其他人质?”

    她又点了点头。

    “有几个?”

    她伸出了三根手指。

    “那你在里面发现犯人了没有?”林枫继续问。

    女鬼再度点头。

    “犯人有几个?”

    女鬼伸出了右手,比划出了两根手指。

    “那就没错了。”林枫点了点头,摸出了手提电话,快速地给市局的冯自学打了电话过去:“冯队长,我是林枫。就在刚刚,我发现了犯人的藏身之处,地址是在……”

    林枫快速地说了一下地址,挂掉电话后,又扭头看向女鬼,目光冷漠:

    “现在,你可以报仇子!注意控制点力道,不要杀掉他们。让他们就这么死掉,太便宜他们了!还有,不要伤了那些人质。

    我想,这样足以消了你的怨气,转世投胎去了。”

    女鬼点了点头,又转身穿墙,进了废弃大屋里面,身周绿色的鬼火向着魂体外蔓延,渐渐现出了鬼体。

    这个世界,有时候也许真的需要一点儿传说吧!

    林枫不知道他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不过他还是这样做了,而且一点儿也不后悔。

    “林枫,你发现了就好,千万不要乱来,一切等我到了再说。”

    冯自学得了林枫的电话,便急急忙忙赶去。

    “冯警官出了什么事了?”看到他慌忙的样子,学者拿着报告进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