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本性-心软了

    “这是什么?”

    正往外面走的冯自学被他手中的报告吸引了。

    “类似人体组织成分?”

    “哦。这个还没有证实,简单来说,吞食同类的组织成分,会让食材更加的美味,不过也会增加患病机率。比如这几年的疯牛病,便是国外的人不吃食材的内脏,把内脏拿去喂牛引发的。”

    “这是谁送来的?”冯自学问道。

    “是林枫同志,他应该是为自己的养殖场寻找饲料吧!”学者说。

    “你对他倒是很了解。”

    “那是当然。我这是拆穿他的骗局,试想一下,如果他真的懂什么神秘学,又何必要工作。”

    只要一有时间,学者不是在黑林枫,便是在宣传他的科学神教。

    这几天,警局的每个人都有体会,所以冯自学并不吃惊。

    冯自学并不吃惊,林枫他们却吃惊不小。

    这要从头说起。

    废弃的大屋,也不知是厂房,还是什么烂尾楼。

    陶桃浑身上下脏兮兮的,缠着几圈绳子,嘴巴被堵住,惊恐而又无助地轻轻挣扎着。

    下午的时候,当那个男人打昏了她的老师,她就知道自己遇上坏人了。

    她下意思地向林枫求救,可刚刚摸到手机,就觉得有人忽然抱住了她,然后就昏过去了。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在这样一个黑暗的小房间里面,还被绑在了房间里的一根柱子上面,根本挣脱不开……

    当然,哪怕是挣脱开了,以她的能力,也不可能逃出去的。

    这个小房间,从外面锁着,她根本走不出这个房间。

    而且,就算是她能走出这个房间,又有什么用?在房间外面,还守着两个凶残的犯人。她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怎么可能逃得过两个大人的围追堵截?

    在她醒过来以后,靠着隐约听到的、两个犯人之间的谈话,已经确定,外面的两个人,他到还有一个同伙,至今没有回来。

    陶桃也听他们商量着,他们似乎怀疑是自己的爷爷们抓了他们的同伙,他们甚至在说如果等过了午夜十二点的时候,他们还没有看到他们的同伙,就会把她杀掉……

    “陶桃就要死了吗?可是,人家还不想死……”

    陶桃眼里面一直涩涩的,想起了妈妈,想起了林枫叔叔,想起了陶艺阿姨。

    如果她要是死掉了,他们一定会很伤心的吧?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

    陶桃正胡思乱想着,忽然间,却听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声。

    先是一阵“八嘎”的骂声,然后又是“什么鬼东西”、“救命”等等之类的话。然后,大约十几秒后,外面传来一阵阵惨叫声,似乎也一下子变亮了许多。

    正在陶桃觉得奇怪的时候,忽然间,只听“嘎吱”一声,小房间的门忽然打开,显示一股刺眼的光线,然后一个周身环绕着绿色火焰的人形东西飘了进来,走到了陶桃身旁,火焰褪去了一部分,一把锋利的刀出现,割断了捆着陶桃的绳子就,有向外飘去,缓缓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啊……等等陶桃。”

    陶桃终于挣脱开了绳子,跑出了小房间,想要追逐自己的救命恩人。

    不过,毕竟被捆住的时间太久,陶桃刚跑出小房间,就觉得脚上一疼,摔倒在了地上。

    “好疼。”陶桃崴了脚,好奇地抬头,瞪着一双眼睛,来回看着。

    大大的废弃大屋里面,一处地方传来一股刺鼻的气味,似乎是汽油的味道,烧起了一片大火。大火的周围,两个人浑身着火,趴在地上惨叫着,呻吟地喊着“有鬼”。

    这两个浑身着火的人,就是犯人了。

    陶桃畏惧地看着这两个人,撑着身体往前走了一段距离,想要躲得远远的。不过,在走到仓库门口的时候,终于疼的受不了,走不动了。

    这时候,陶桃忽然又觉得身前出现了绿色的火焰,抬头看去,只见那是一个绿色火焰组成的人脸。

    “你是幽灵吗?”陶桃好奇地问。

    绿色人脸点了点头。

    “你在保护陶桃吗?”陶桃又问。

    绿色人脸继续点头。

    “谢谢你,幽灵。”

    ……

    “呵!下水够狠的。”

    知道救出了陶桃她们,林枫的心情已经恢复。

    所以即便是女鬼做的过火了点儿,发现林枫给她的力量杀不死罪犯,干脆直接放了一把火。

    如果是一位道德先生在这,肯定是会劝阻她这样做的,有伤天和。

    但是林枫却没有,不管是有感情的状态,还是无感情的状态。他们的死,林枫都不会有任何的不安。

    在女鬼与他们打斗时,林枫也出手了,因为那个厂长也是一名修士。而且他修炼的东西与林枫还类似。

    只不过他并没有像林枫一样,一开始用的是灵魂力,然后用的是宇宙的反物质。

    他所使用的一直都是灵魂力,只不过是他人的灵魂力。

    他一边诱捕活人,夺取他们的内脏卖钱,同时又会把剩下的无用的组织器官烧熟了,磨碎了,做成饲料卖。

    以这样饲料养出的食材,当然美味,而且还是顶级酒店才用的起的。

    这无疑为他带来了大量的财富。

    只不过这样干的他,无疑走上了邪道。

    当林枫看到他时,便一下子明白了一切。

    他,已经入了魔道。

    也许只不过是一开始的不敢使用自己的灵魂,又或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不过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林枫都不打算听。

    一个人要为他做过的事承担责任,他也一样。

    只不过女鬼玩的这么大,倒让林枫不好进去了,即便陶桃摔了跤,他也不能进去。

    一旦他进去了,就真的说不清他们为什么会被火烧了。不管林枫是不是留下痕迹,他都是最可疑的。

    “你的愿望满足了,可以离开了。”林枫说。

    “这就结束了吗?”女鬼有点儿不知所措。

    她才十六岁啊!

    对这个世界她还有着大量的留恋,所以她说:“他们后面还有没有人?他们为什么取人内脏?对!他们一定是有组织的。”她为自己找了借口。

    林枫说:“接下来的事,已经与你无关了。有没有保护伞,都会有法律来制裁。”

    “对啊!”江小猪说,“虽然我听不到你说的是什么,但咱这故事到这就行了。再往上,小心又进小黑屋出不来啊!”

    “江小猪,你还有没有正义心。咱们国家都是你这样的人搞坏的。”陶艺生气道。

    “我当然有正义心咋。我只不过是在怕鬼罢了。”江小猪直接说道,然后他又问:“难道你就不怕鬼?”

    “鬼?”

    陶艺不出声了,她向前的脚步也吓的停下。

    “好了,你可以离开了。这个世界已经不属于你了。”林枫说着,向彼岸花一点,送她轮回去了。

    虽然林枫即便不带花来,以现世的法则,她也很快会化为灵子,但是那一点点虚弱的感觉可不舒服。能帮一把,为什么不帮一把。

    送鬼离开,江小猪他们才敢开门。

    门一打开,便是一股人肉的焦味。

    两个人,他们的身上还在烧着。

    江小猪停下,问:“他们这是死了?”

    林枫看了一眼说:“不死,也差不多了。”

    陶艺听了,直接向里走去。自从公墓之后,她似乎冷静不少,整个人也变了不少。看上去,就像是知道了什么之后的顿悟一样。

    “不要过去。”江小猪却一下子拦下她。

    “为什么?”她不解问道。

    “没看到他们凭白无故起了火吗?一进去,就成犯罪了。”江小猪说。

    “可是陶桃……”

    “小姨?”这时候陶桃也看到了陶艺。

    小小的身子趴在地上,正需要亲人的呵护与安慰。

    “陶桃,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知道警察不来,我们是不可以进去的。我们是你的亲朋,一进去,就说不清了。即便是为了保护你,正当防卫,我们也会被判个防卫过当。”

    江小猪死死挡住门,对陶桃说。

    “嗯!我知道,救我的是幽灵姐姐。”陶桃懂事的点了点头。

    “真是个好孩子!”江小猪说。

    “救,救命!”这时候,犯人也开口了。

    “哟!活力旺盛啊!”见犯人开口,江小猪惊讶道。

    犯人说:“救救我们,我们做证,不是你们放的火。”

    为了活命,他是真心愿意做证。

    江小猪看向林枫,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这是国人的本性,太过于妇人之仁。受不了任何的可怜哀求。

    哪怕这人刚刚才伤害了他们,并且有可能继续伤害他们。国人同样会在其虚弱求饶的时候不忍心。

    这一点,金大师的《射雕》写的很清楚明白。

    故事一开始,包惜弱禁不住恻忍之心,明知“不是好人”,也救了中箭受伤的金国王子完颜洪烈,完颜洪烈见了包惜弱芙蓉娇脸、怜惜眼神,不能自已,回去就设下计谋,差官兵来杀杨、郭两人,掳去包惜弱,然后自己再假装无意遇上,奋力相救,此计果然得逞,完颜洪烈终于“救出”包惜弱。

    为什么举这个例子,一是它流传的广。二是这样的故事太多太多了,说某某东郭先生,国人已经不在乎,也习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