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结案

    心软二人组,江小猪与陶艺全都看向林枫,那双眼睛中都是心软。哪怕她的侄女就趴在那儿,她也开始心软了。

    林枫所能做的,就是装作看不见,除非他们开口,否则林枫就只能装耳背。

    当然,就是他们开口,林枫也不会出手。

    这事儿太大。

    “这个,要不要救救他们。至少也要知道是什么人在主使吧?”陶艺还是开口。

    看她的表情,她似乎已经有了猜测,她只不过是想证实一下到底是不是她的家人。

    “真的要救他们?他们可不仅取人组织器官,还用人体做饲料的恶人。”林枫说。

    不想救人,又不想表现得自己太没有“人情味儿”。这一点,在****还是很重要的。

    ****人不喜欢坏人,可是你要是对坏人太坏,你同样会不受欢迎。

    这到底是什么造成的呢?为什么从古代的“路见不平,一声吼”,到现代的见怪不怪?

    新闻联播说:这是精神文明不硬,人心不古……

    好吧!我信了!

    至少林枫是这样。

    大家在这儿说说话,聊聊天。反正被火烧的又不是他。

    “什么饲料?”江小猪问道。

    “就是为了更好的处理尸体,他们开了一家饲料厂……”

    对于吃人更美味儿,这事不适合宣传。

    林枫随口说着。江小猪却听的面色惨白。“什么?用人肉喂家畜。喂!赶快救他啊!问问他,他的饲料都卖哪去了。”

    这可真是要了命了。

    这对他,不,是对所有的吃货,都是一件要命的事好不好。

    林枫没有回答他,因为这时间,警察们到了。

    远远地看到几辆车开了过来,停在了大屋附近,一个又一个林枫熟悉的警察拿着枪,从车上走了下来。

    警察们贴着墙角走了过来,林枫看到了冯自学警官后,立刻向着冯自学警官快步走了过去:“冯自学警官,犯人、还有被绑架的人质就在大屋里面。”

    “嗯。你们没有进去过吗?”冯自学警官连忙问道。

    林枫说道:“当然没有。”

    冯自学认真看了看林枫,说:“那就好。”

    他可是非常担心林枫一时间忍不住冲进去的。

    “队长。”大屋外,警察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冯自学队长与乔河警官对视一眼,伸手按了一下帽子:“准备突入!”

    面对这样的罪犯,什么投罪自首,警方根本不会说,而是直接出手,打死不论。

    几分钟后。

    那间犯人所在的独立大屋里面的惨相呈现了出来。

    大屋门口,冯自学警官他们拿枪指着大屋内,空气中飘着一股子汽油味,远处空旷的地上,火焰依旧还在燃烧着,两个浑身发黑的人倒在地上,喉咙间时不时地还发出一两声呻吟声,在听到门口传来声音后,断断续续的求救声传来:

    “救命,救救我们……”

    “我快死了,快点打救护车……”

    “有鬼,有鬼……这个仓库里面有鬼……”

    不得不说人的生命力真的很了不起。都烧到这份上了,竟然还没有死掉。

    牛!真心是牛!

    几个警察快速地冲到了两个被烧成重伤的犯人跟前,看看这两个家伙奄奄一息的样子,收起了手枪――这两个家伙,现在根本没有一丢丢威胁可言。

    不过,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两个犯人,怎么忽然被火烧了?难道他们自己闲着没事,点火自~焚玩?

    其他的警察在心中忍不住冒出诸如此类的想法,冯自学警官却是看向林枫。他的意思很明显--你不是说没有进去吗?这是怎么回事?

    他没有立即询问,只不过是现在不适合询问罢了。

    门口,角落里,陶桃也被发现了。

    林枫他们依然没有进去。江小猪还在担心吃的问题,而陶艺是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的小侄女。

    她知道她的家人爱财,从她哥哥的死,她已经了解到了。她哥的死,除了她嫂子那边的原因,又何尝不是她的家人太贪财所致?

    家里不断地要钱,不断地要钱。一直要到她的哥哥再也负担不起,只能自杀了事。

    当然她哥哥托梦的时候,并没有告诉她那公司的性质。那公司并不像他们家人以为的是他们家的。

    乔河蹲在陶桃跟前,拿出手帕,擦掉了陶桃脸上的灰尘:“小盆友,你叫陶桃是吧?你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我的脚有点疼。”陶桃指了指自己的脚。

    乔河看了下陶桃的脚踝,看了看肿起来的样子,就知道应该是扭伤。

    “这里有一个小盆友受伤,请叫一下救护车。还有,联系一下她的家人,告诉他们一切安好。”乔河向着旁边的警察吩咐,然后看了看不远处,那两个还在呻~吟着的犯人,“也顺便给他们喊一下救护车吧。”

    “是!”一位警察点头。

    警察们很快又发现了于老师,与赵雅。只不过这二人一直是昏迷状态。

    就是这样,冯自学也没有让林枫进去。

    他反而走向陶桃,蹲在了陶桃跟前,微笑着说道:“小盆友,你叫陶桃,对吧?”

    “嗯。”陶桃点了点头。

    冯自学警官问道:“你觉得害怕吗?”

    “没有。”陶桃轻轻地摇了摇头,“就是人家的脚有点疼,还好饿。”

    旁边,乔河伸手从衣服兜里掏出了一块儿巧克力,递给了陶桃:“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这个给你吃。”

    “谢谢。”陶桃道谢一声,接过了巧克力。

    她真的很饿了。

    冯自学警官看着陶桃啃了两口巧克力,又继续问道:“陶桃,请问,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你知道吗?”

    “知道。”陶桃点了点头。

    冯自学警官两眼发亮:“是吗?你能告诉我吗?”

    “当然可以。”陶桃眨了下眼睛回答,“我被绑在那边的小房间里面,后来,来了一个幽灵。幽灵把我从小房间里面放了出来,然后一直保护着我,直到刚才才离开。”

    幽灵?

    周围的警察表情都是一脸的便秘样。踏马的那边喊着有鬼,这边喊着有幽灵……这不是鬼片,好不好?

    “那个幽灵是什么样子,你记得吗?”冯自学警官继续问着。

    陶桃点头道:“它的身上燃烧着绿色火焰、像是恶魔一样……对了,它身上的绿色火焰还能收起来。在它把火焰收起来的时候,它整个都消失了……”

    其他警察他们都默然无语。只有冯自学看向林枫,心说:你还敢说你没动手?

    林枫这时正陪着抬出来的赵雅。陶桃那小人精,本身也没受什么伤,倒是赵雅很奇怪,看她的样子,显然不是昏迷一天两天了。

    这是怎么回事?

    担心她有什么意外,林枫接入她的意识。

    “你来了?”一进去,赵雅便在等她。

    林枫进去后,找了个座位坐下。这儿本就是她那别墅的场景。

    “你想不想吃点儿东西?”

    赵雅没有让林枫救她,反而这样说。

    “时间,地点。”林枫说。

    呃--

    赵雅愣了一下,心说:他难道不问一下,我为什么会这样,以及为什么这样做吗?

    不过,他不问也好,是我太自私了。

    心中想着,场景直接便变了。

    夕阳西沉,林枫来到了一家看起来类似于私人饭庄会所的地方,这种地方味道如何不说,价格肯定都是比较昂贵的,能把地点安排在这里,看来这应该是赵雅记忆中的好地方。

    这顿饭,也算是宾主尽欢,虽然吃的并不是真实的东西。

    赵雅说:“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是的。想辞职的白手套吧。”林枫说。

    赵雅的事,林枫不是没打听。以他国安的身份,想打听,也不是太难。

    他只不过是一直没有插手罢了。

    白手套什么的,当然是非正义的,法律所不允许的。

    但是这又碍到什么人了吗?

    没有。即便赵雅不做,也有的是人想做。

    修真者无不修持真我。正因为看的真实,所以他们才不插手世俗。

    不是人心不古,而是正邪的定义已经发生了变化。

    你自以为自己做的是对,却有可能会伤害到更多的人。

    所以即便是知道了赵雅的工作性质,林枫也没有干涉她。

    “你不讨厌我?我毕竟是个恶毒的坏女人。”赵雅对林枫说。

    明明知道前夫的死因,她却没有反击,甚至她还故意把自己弄昏迷了。为的便是摆脱前夫家。

    不要忘了,断人财路有如杀生父母。只要她一直不出现,公司再亏上一大笔钱,她背后的人绝对会出手。

    不管哪个国家,势力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就不可避免地加入顶级的势力中。

    只不过在资本世界,顶级势力是财团。在我国换了官罢了。

    世界从来没有变过,一旦出现了足够强力的事物,统治阶级就必然要加以掌控。

    不管是封建,资本,还是无产阶级,都一样。这与社会的进步与否无关,人性来的。

    而我国也没有隐藏这点。我们的小学课本中就有写: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支柱,也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根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