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赵雅的选择

    很快赵雅又解释说:“不是我不给他们钱,我实在是给不了。其实我们从小就学过。

    “小学课本上说,公有制的主体地位主要体现在:公有资产在社会总资产中占优势,国有经济控制国民经济命脉,对经济发展起主导作用。

    主导啊!怎么主导?

    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是与社会化大生产相适应的,是同社会发展的方向相一致的?

    骗鬼的话。

    人千奇百怪,人做的事自然也千奇百怪。让所有人把力气往一个地方使,都千难万难。就更加不要说什么一致了。

    而且社会发展的方向,你又是如何证明你说的方向就是正确的方向?

    这一点,历史已经无数抽红了所谓专家教授的脸。

    什么游牧打败了先进的农耕文明,社会倒退。就是牛比闪闪的共产联盟不也完蛋了吗?“她在发泄,也是担心林枫不理解她,所以她才说的很细。

    “不过或许真的是老毛子的完蛋,提醒了我朝。”她既可能让自己冷静的解释。

    因为她的解释,不仅仅是她的事实,却也是违反了大多数人常识的事实。

    她继续说。

    “所以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基本特征,是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基础,只有依靠作为主体的公有制经济的力量,社会主义国家才能充分利用经济手段引导个体经济、私营经济和外资经济沿着有利于社会主义的方向发展。

    公有制经济控制着国民经济的命脉,拥有现代化的物质技术力量,控制生产和流通。

    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是满足社会成员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实现劳动人民经济上、政治上的主人翁地位和全体社会成员共同富裕的不可缺少的物质保证。

    ”

    “这三句话讲的都是一个意思:主导。

    当然,私人发展起的经济肯定不想让外人插手的。

    不过法律已经规定了,落实到了白纸黑字上了。

    “公有制”必须主体。公有制破产了,当然是从其他上面补了。

    不要说我国,就是最发达的美国也一样,比如创立微软的比尔,他的股份就在不断衰减。

    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Gates)不再是微软的最大个人股东,这在公司历史上也是首次。根据5月2日公布的消息,盖茨出售了一部分微软股票,使得他持有的微软股票减少到3.301亿股。

    几年来,盖茨一直在出售微软股票,平均每年售出约8000万股,这使得盖茨持有的微软股票减少到3.3014164亿股,持股比例为4%。

    然而盖茨作为微软最大个人股东的时代始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也就是微软早期。在2011年发表的传记中,微软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PaulAllen)透露,他原本想以50%比50%的比例与盖茨平分微软股份,但盖茨说服他只拿40%的股份,因为早期艾伦还能从Altair生产商MITS公司拿到薪水。后来,盖茨说服艾伦将持股比例进一步减少到36%,而盖茨持有64%。

    这么大的变化,如果是正常的投资行为,估计鬼都不信。投资投到自家产业成为别人了。盖茨干脆不要叫天才,叫白痴好了。

    这才是现在社会的游戏规则。“

    赵雅激动却又不安,她担心林枫无法理解自己,所以她才不想让林枫知道。可现在林枫已经参与进来了。她的激动变成了不安。

    找个好男人,真的很不容易。

    “现在说说你的看法吧!”她有如一名等待判刑的死刑犯一样,等待林枫的判决。

    不过她恐怕不知道林枫早已经知道这些。他修的是真我,多多少少会了解一点儿游戏的真实规则。

    林枫早就知道,而且他也没有出手。

    当了解了这些。面对赵雅的情况,林枫自然不会出手了。

    赵雅的公司既然已经接触了游戏规则,那他还插手干什么。帮赵雅赶走她公司的股东吗?

    也不是做不到,但这之后呢?肯定会有其他的人接手。除非你的公司不发展,就作为中小公司存在。否则游戏的规则就是这样。

    “陶家显然没有弄明白游戏的规则。他们只看到了自家公司发展起来了,却没有他们的事了。他们当然会不满,想抢夺回来。

    可惜他们抢的从来都不是儿媳妇的股份,他们抢的是游戏规则。这一点,微软的首席执行官兼总裁,鲍尔默公布了自己的退休计划时,并向员工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其中写道:“我珍惜自己持有的微软股票,并希望继续担任微软的大股东。

    是啊!想成为大股东都难,又谈何收回。”

    赵雅很累很累。

    “我前夫的家族,我无数次地向他们解释,可是他们就是理解不了。他们非说我侵吞了他们家的财产。所以我才干脆不管了。”

    “你在想什么?”赵雅的表情有点儿伤感。

    她真的很累很累,精神上的,以及肉身上的。

    特别是肉身上的,这些天不吃不喝的她,负担可是不小。

    林枫看着她说:“看你这么美艳动人。我到底要不要拒绝你三次,你知道我是很矜持的。”

    “嗯?”

    他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不明白?

    赵雅刚皱了下眉,林枫便吻了她,又说:“我觉得,还不要拒绝三次比较好,这装-逼没装好万一人家最后不来了怎么办?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跟刘备一样那么有闲心的。”

    说着这话,赵雅看着林枫越来越近的脸庞,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双唇就被堵住了。

    瞪大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赵雅才反应过来应该要推开林枫。

    这正在说正事呢?怎么可以……

    不过她显然高估了自己的意志,那原本应该推开林枫的双手停顿了一下,最终垂了下来,渐渐迷失在林枫的亲吻当中。

    一边亲吻着眼前的美女,林枫一边伸出一只手,把整个场景一变,又回到了别墅中。

    这儿虽然是她的意识世界,除了他们,其他人都是布景来的。但是林枫还是没有这样的习惯。

    林枫半抱着赵雅想做些什么的时候,他们又出现在了都市中,魔都已经是灯-火-通-明,进入到了夜的场景当中。

    这儿毕竟是赵雅的意识,她不愿意,林枫也不能强来不是。

    她既然想逛一逛,就逛一逛好了。

    林枫没有怨言,抱着她走着。

    这让赵雅害羞了。虽然都市中的人只是布景,但他们也是人。

    她一害羞,一辆车子凭空出现。

    林枫看了看,抱了过去。

    不过当林枫把赵雅半抱着来到她座驾边上的时候,赵雅觉得自己的双腿从脚趾到腰部,几乎都快不属于自己了。

    一方面是因为酥麻。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她还想抱抱。

    想起他们的第一次,她的主动,那种吃童子鸡的痛与快乐并存的感觉,当真是应了一个词“欲-仙-欲-死”。

    这种事情,不仅男人会上瘾,女人也会。只不过女人会突然变的矜持起来。

    “钥匙在哪?”林枫开口问道。

    “口袋衣服里面,懒得动。你自己拿。”赵雅靠在林枫身上,懒洋洋地说道。原来传说中连手指都不想动弹的状态是真的。

    至于对于林枫那只在身上作怪的手,赵雅则是不想管了,刚才作怪的时间还少了?也不差现在这么一点时间了。而且她也愿意林枫多在她身上作作怪,不是吗?

    她的身子在燃烧。车震啊!为什么不试一试?

    这难道不是顺理成章的事吗?

    她耐心地等待林枫的动手。

    然而,林枫似乎一下子真的就变成了好宝宝了,他只是单纯地从赵雅衣服的口袋当中拿出钥匙而已。只不过刚刚都发生了负距离的亲密接触,他也不会虚伪到小心翼翼,好像生怕碰到赵雅似的。

    但是这不够,真的不够!

    找到了钥匙。打开了车门,把赵雅放在了副驾上面。林枫开口问道:“去哪?”

    赵雅抬手在导航上面点了几下,又坐了回去。心想:是我的拒绝让他又缩回去了吗?

    怎么会这样?我这是逃避,我需要有人强迫我!

    林枫启动车子,按照导航上面的路线开去。一路上,他只是默默地开车,真的只是在兜风。

    而赵雅则是转头看着窗外,准确地说看着窗子当中林枫的那张侧脸的倒影,心里有些乱。

    难道又要我主动吗?人家是女孩子来的。

    这时候的赵雅,她不是什么女强人。甚至可以说是她脆弱的一面。

    她希望有个依靠,哪怕是强迫也好。

    她心理也明白,她现在在做的事,虽然不是她出手的报复,但是陶家人绝对不会好过的。

    她既想结束这些,又一个字也不想去想。单单兜风,又怎么能够?

    “这是咱们的第一次。”赵雅开口说。

    “什么?”林枫问道。

    赵雅说:“我是说这儿。这儿是第一次。”

    她害羞了。

    她这是……暗示吧?应该是吧!

    黑色的礼服搭配她白皙的皮肤相得益彰,瓜子脸上仅仅略施粉黛,却是天生丽质难自弃,明明是女人最成熟最娇媚欲滴美的最巅峰的时刻,反而清纯的就像一个大家闺秀,一双桃花眼顾盼之间又似楚楚可怜又似对你有意放电又似羞涩的躲躲闪闪,幼鼻朱唇令人视而不厌。

    再看一眼胸口。

    我去真空啊!

    这意思太明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