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临死的浪漫啊

    走光指的是女性或男性在一些行动中不经意间暴露出某些私密部位。非出于主体刻意,使得不该见到光的地方见到了光。像照相机漏光、风吹起女孩的裙子等等都叫走光。现在很多女明星频频在公众场合走光,以此博得曝光率,所以走光也逐渐成为明星上位方式。

    也许正因为这玩意儿流行,好学,所以赵雅才玩了这么一招。

    这可是她的意识空间,如果不是她有意为之,怎么可能。

    什么?真的不是故意的?

    谁信啊!

    面对这么明显的主观意义,白痴都知道怎么做了。

    然而不是白痴的林枫,却真的只能白痴一把了。

    “好烦啊。”林枫刚准备配合她一下,赵雅说道,忍不住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你很烦恼吗?”这应该配合吧!林枫想着开口问道。

    “什么?”赵雅愣了一下。

    “对于刚才的事情,你很烦恼吗?”林枫笑了笑说道,也没有去看赵雅,而是专心看路。

    “我可不是随便的女人!”赵雅说道,“你以为刚才的事情是吃饭喝水吗?”

    “嗯,我看得出来。”林枫一本正经地点点头。

    赵雅嘴角抽搐了一下,如果不是因为没什么力气再加上打不过,她现在真的很想打他。

    她在撒娇,这呆子没看出来吗?不知道咱们已经那啥了。

    仔细想一想那第一次,她可是在无数个夜晚后悔的。

    那一次到底算是什么,传说中的一-夜-情吗?

    如果不是林枫,这没什么不对的。可渐渐地越是了解林枫,她越是觉得自己做的太错了。

    不是林枫不好。恰好相反,林枫是太好了。好到她已经觉得自己都配不上了。

    男人太好,对女人也是负担,特别是这个女人还有着这样或那样的错误前题下。

    女性那纤细的心总是让她们不断地闹着这样的别扭。自己太好,对方不好;对方太好,自己又不好……诸如此类。

    “不过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林枫似乎知道她的心情,一脸严肃地说道,却还是伸出了一根大拇指,以幽默缓解她的心情。

    “喂,谁要你负责了!”赵雅瞪起了眼睛。

    咦?她的表情,她这动作,真心演的太好了。都可以奥斯卡了。

    “咦,不要我负责吗?但是那个陶大大接盘侠不是已经死了吗。”林枫说道。

    “……去死吧!”

    沉默了一会儿,赵雅举起了愤怒的铁拳。

    “开车呢……”

    路上平稳行驶的车子突然转了一个诡异的方向,好在这是意识空间,否则就是一场交通事故。第二天上新闻,成为反面教材。

    “到了。”

    可以直接变回家,却偏偏不要,非要开车子回去。林枫也是醉了。把车子停进停车位,林枫和赵雅下了车。

    接过林枫手中的钥匙,赵雅恶狠狠地瞪了林枫一眼说道:“再见!”说完转身就走。

    然而她生气地没走两步,双腿一软身子就朝着旁边倒去。

    眼看就要一头砸在地上,跟地面发生亲密接触,林枫踏前了几步,稳稳地接住了她。

    又是故意的。这儿可是她的意识世界,那么容易摔倒?就算不是主意识故意,也是潜意识故意。(心声:什么故意啊!这叫浪漫!笨蛋!)

    双手用力,林枫直接把赵雅给抱了起来笑着说道:“看来还是需要我送佛送到西,指路吧,大小姐,这样的待遇已经很多年没有人得到过了——哦,可爱的小萝莉不算。”

    “严格说起来,这是我跟你的第二次见面……我也不是什么随便的人,才见两次面就把自己交出去了。”赵雅的想法……

    呃--这是几个意思?

    看来女性们都一样,在她们心灵的深处,都有着一颗处女的心,即便是赵雅这样的女强人。

    面对这样的赵雅,林枫还能怎么办。做白痴呗。

    但是,这又是个什么鬼。

    当林枫没有反对赵雅的撒娇,有心配合她浪漫一下,这空间便变了。

    原本的别墅消失,缓缓的出现了靓丽的色彩,很快的整个世界就变得五颜六色、缤纷多彩了起来。

    最先出现的是一抹天蓝色。如雨后的晴空一般纯粹的蓝天。在这碧空的映照下,那些五颜六色的动物型云朵显得特别的显眼。

    不过仔细看看,林枫就很是囧然的发现,那些五颜六色的或是成大绵羊的形状、或是成小鸡小鸭等等可爱的动物造型的“云朵”,居然全部都是漂浮在空中的棉花糖!

    接着是“地上”很快的就覆盖上了一层绿色,接着同样是五颜六色的各种花草树木就这样迅速的从这草地上“长”了出来。不过有了经验的林枫很快就无语的发现,无论是何种花草树木,都是由各种甜食组成的!

    地上那些每一丛都完全长得一模一样的草丛,全部是由草绿色的软糖组成的;而那些五颜六色的花朵,则是由各种水果口味的糖果聚合成的;看似平常的大树。树干是巧克力做成的,而树叶则是一片片的各色饼干,甚至连树上长的各种果实,完全是由各种蛋挞之类的小点心组成的。

    数道河流奔腾而来,不过那显眼的颜色表明,这些“河水”完全是各种果汁和奶昔;天上时不时的会下起小雨,不过那从棉花糖组成的云朵中掉下的全部都是些冰凉凉的冰淇淋;路边的石头看起来很正常,不过走近了之后,林枫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布丁味从那些大小不一的“石头”上散发了出来;林枫甚至看到了远方有好几座大山,然后林枫很肯定的告诉自己。那些“山”都是些巨大的蛋糕!

    赵雅似乎是想把自己完全地介绍给林枫,她的内心世界也像无数的女孩子们一样,拥有着这样的甜点乐园了,毕竟这一路上他们看到的都是各种深受女孩们喜欢的甜点。可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出现。

    虽说这是她的意识世界,但是很明显她自己是没有构建这样世界的能力,也就是说这是她的本心。

    一个拥有这样本心的女性最后却成为了一个女强人,她所付出的代价,肯定是外人所无法想象的。

    不过她很聪明,她没有过分强调自己的困难,只讲了一下游戏规则,便带林枫看了自己的内心世界。

    对一个修真开放自己的心,这比任何语言都要有力。

    最近她犯的错误很多,而且她还会犯下去。更要命的是这些错误,在她走上这条路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下来。没有更改的可能,除非她去改造个世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当世界变的弱肉强食丛林法则时,就连以“逆”为道心的道家都办不到。她就更不可能了。她自己也没有那么大的心。

    “你在看什么?”赵雅问林枫。

    自从意识世界变了样,林枫便一直在观看。

    “我在找糖果屋。”林枫说。

    “糖果屋?你想吃糖吗?”

    “不。《糖果屋》出自《格林童话》,作者是德国的格林兄弟。讲述的是韩塞尔和格雷特兄妹被继母扔在大森林中,迷路的他们来到了女巫的糖果屋,被抓并差点被吃掉,但凭借机智与勇气,两人最终脱离魔掌的故事。”林枫严肃说。

    林枫并不是毫无意义地说这么个童话故事。只不过人是一个矛盾体,只要是人,哪怕是再善良的人,她的心中都免不了拥有一个老巫婆,即便她用了糖果屋做掩饰。

    “那你在找什么?老巫婆,还是小孩子?”赵雅问道。

    “嗯?”

    林枫愣了一下,然后笑了。“我当然是在找小孩子,我可是非常喜欢小孩子。”

    她的心中没有巫婆吗?

    这真的很重要吗?

    林枫觉得自己太紧张了,太过于注意恶意了。其实这很没有必要。

    “啊!你原来是……”她惊讶地轻轻掩口。

    “对!我就是……”

    林枫跟她玩闹了起来。

    说起来很长,而在外面,却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到了这时候,林枫皱了下眉头。最后出现的糖果,既是善之所示,同时也意味着赵雅的虚弱。

    据说人在死亡的时候都会不可避免地会回顾自己的一生。赵雅不管是不是这样,林枫都不会让她死的。

    林枫退出她的意识世界,不断地在她体内打入生命能。

    他没有直接叫醒赵雅。无论赵雅想做什么,林枫只是顺着她的意思在支持她罢了。

    “林枫同志,笔录……”冯自学找林枫问笔录。

    “那个明天再说。”林枫没有同意,而是直接跟着上了救护车。

    你大爷的!太不给我们警方面子了吧魂淡!

    国?安了不起啊!

    我们只不过是社会主义分工不同啊!混蛋!

    冯自学看着离去的120急救车,忍不住地吐槽。

    不过,冯自学只是在吐槽,还是没有派人追上去。

    就算是人质没有问题,那两个罪犯可是伤的不轻,重度烧伤啊!他们的油都烧出来了。

    如果不立即抢救,真的会死。

    同时,他们都可以走,警察却不可以。封锁现场,取证,他们的工作还多着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