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后续影响

    市人民医院。

    “女儿!女儿!她不是轮回去了吗?”

    付女士很是惊讶。因为她明明记得林枫说过自己女儿去轮回的。

    “这要问您先生了。”林枫说。

    “我丈夫生病了,在住院。”付女士说。

    “我知道,这也是我在医院中遇到你们的原因。我已经把你们女儿送入轮回了,罪犯也已经抓住了,就是刚才送进来的烧伤人员。那样的邪术,还是不要再用的好。”

    是的死去少女的父亲,在其身上使用了邪术,报仇的邪术,所以他才会住院。

    “什么?求求你,救救我丈夫。我不知道他卖了房子,买了什么。”付女士一下子大急。

    林枫点了点头,跟她一起去了病房。

    病房中,王先生已经认不出原来的样子了,瘦骨嶙峋的,与先前见到的他判若两人。唯一支持他下去的,估计只是一口气罢了。

    “你可以放开了。罪犯已经被抓了,而且烧伤很重,即便救活,也会残疾终身。”

    想了想,林枫又在他耳边说:“即便他们可以活下来,那些吃过他们食材的大人物们,也不会放过他们。”

    听了这话,王先生猛地张开了双眼。

    林枫对他点了点头,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他这才目视他的胸口。

    从他的胸口,林枫取出了几根胎毛,以及一本小小的说明书。

    胎毛是他女儿的胎毛,说明书是邪术的施展方法。

    “我丈夫……”付女士不知道应该不应该打扰林枫。

    林枫笑笑说:“你丈夫没事的,他只是损耗了不少的精气神。”

    说着林枫又弹出了一丝生命力。

    王先生的状况并没有林枫说的那样好,以心头血哺育女鬼,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想出的法门。

    怪不得少女可以玩火。恐怕这才是原因。

    她毕竟是生先生的女儿,生先生再以自身的心头血养她,当然可以壮大他的力量。可是邪术就是邪术,未伤敌,先伤己。

    如果不是一开始他就有林枫的生命力护身,他们家就应该多办一场丧礼了。她女儿用过的灵棚,直接拆都不用拆,转给他用就行。

    解决了这事,刚出病房门,便遇上了陶桃。

    “林叔叔。是那位小姐姐吗?”

    听到陶桃叫叔叔,林枫下意识地去看是不是赵雅醒了。

    可是赵雅还好好的躺在病床上,完全没有苏醒的迹象。

    按照大夫的说法,是赵雅被注射了一种昏睡剂。

    这种昏睡剂本来是注射在那种长期冷冻的冬眠人身上的药剂。是一种实验药剂。

    人体冷冻是一门新兴的科学,主要研究体温对寿命的影响。降低体温的实验已经取得了良好效果。如果将人的体温降低两度,那么一个人便可以多活120到150年。果真如此,人类就能活到700甚至800岁。

    科学家们经常谈论人体冷冻术(CryonicsTechnology),设想将人体冰冻起来,再让他在未来某个时候苏醒。这种想法已经广泛被科幻小说所采用,但它有可能变为现实。人体冷冻可以被视为葬礼的一个变种。在美国,富人可以选择被埋在地里或被冻起来直到人类发明了重生的技术。但在自然死亡前被冰冻起来会怎样呢?冰晶体不会损坏细胞,它们只是将其一分为二。你现在不可能让冰箱里的鱼再活过来,但它也不会变成其他的东西,因为它只是被简单地冻了起来。当然,让细胞不死,科学家们还需要创造更多的条件。

    赵雅体内的昏睡药剂也是一种这样的产品。

    但是,实验刚刚开始,所以现在向世人宣称“我们已征服了死亡”还为时尚早。

    而以现在的科学理论。生命世界基本上属于一个化学世界,而化学反应的速度总是随着温度的下降而减缓,并最终停止。常见的由微生物所引起的食物**就是一个典型的化学反应,这样的化学反应可以被低温延迟。很早以前,人们就知道储存冬天的冰块,以便在夏季用来长期保存食物,而冰箱的发明则将从前贵族才能享受的生活普及给了大众。所以,从理论上说,生命的进程应该也可以随着温度的下降逐渐减缓并最终定格,然后再随着温度的回升而再次复苏。

    的确,人们在自然界中观察到一些生物具有惊人的抗冻能力,它们能保持在“暂停”状态等待温度的回升。梨树在-20~-33℃、苹果树在-46℃的低温下休眠一冬之后,仍能春暖花开传宗结果。而某些温带海域,冬季夜晚的温度可以下降到-20~-30℃,海滩上遍布的软体动物如贻贝、牡蛎等径直化为冰雕,但当潮水回涨,它们仿佛睡美人般再次苏醒。但更多的动物和植物则对低温十分敏感,它们的生命在寒风中飘逝,再也没有醒来的机会。

    所以医院在赵雅自然苏醒前,拒绝向赵雅体内注射非葡萄糖外的任何化学针剂。

    这可是位大富翁,不要说这样的尖端科学,就是普通医疗,你看看那些治坏了那些大人物的医生,又有几个善终的?

    免责签字?

    那玩意儿对普通人才有用。

    赵雅没有醒来,陶桃身边也没有大人,她却叫自己叔叔。

    林枫摸了摸她的头说:“是的。”

    “不要对付小姐姐好吗?”陶桃请求道。

    “叔叔又怎么会对付她?那些人是坏人来的。”林枫说。

    “那个叔叔,我曾经在妈妈那儿见过他。”陶桃说着,直接跑开了。

    没错。去接陶桃的孙玉,陶桃认识,不然以陶桃的早慧,她也不会这么容易被骗。

    林枫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任何的表示,就当他什么都不知道。虽然他已经知道了一切。

    在医院中处理了一些事,林枫没有立即离开,只是陪着。

    一直到了晚上,杀气到来,他也没有出手。因为他们并不是来杀赵雅的。

    就像是林枫说过的一样,他们卖出人肉饲养的食材,那些大人物们知道后,会放过他们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即便是咱大吃货帝国,这样的事,也没几个人接受的了。

    而只要有一个接受不了,他们就死定了。

    从这角度说,赵雅又是幸运的。

    赵雅与他们的关系可不浅。

    正因为有着深厚的关系,所以赵雅才会选择他们守护自己昏睡的身体。

    只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他们本就是邪道,而赵雅主动送上门,也就给了他们大量的可操作空间。说是羊入虎口,也不为过。

    不过也正是她羊入虎口的行为,她才没有受到牵怒。毕竟她也为他们介绍不少的生意。

    林枫守了一夜,并没有发生任何的牵怒现象。

    当孙玉他们逼迫赵雅,在赵雅面前折磨杀掉她的人,受不了的赵雅不小心吃多了药剂,至今未醒。

    已经为医院证实,大量服食药剂,正常人早死了。不死,是奇迹!

    面对科学证实的“奇迹”,自然就不会有牵怒了。所以守了一夜后,林枫放心地去了市局。

    刚刚到了市局,便见到里面一片混乱。

    冯自学见林枫来,直接抓林枫到了会议室。

    “你早知道了对不对?”冯自学问道。

    见林枫不出声,他又说:“放心!这儿没有监控。”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儿也不明白。”林枫说。

    “你还装。饲料不是你给的吗?在查出饲料的人体组织后,他们死了,心脏麻痹……”

    冯自学的声音,林枫没有在听,反倒是外面,他在听。

    “我们必须帮忙,这是一个大国的责任与义务!”

    外面,一个威严的中年人正对学者说教。

    林枫不是有意偷听他们说话,只是一开始觉得这人很眼熟。认了一会儿,发现他与洞府中死掉的那个指导员有几分相似。

    当发现这点时,他已经听了好多。

    他这趟来,竟然是为了大蛇的事。

    大蛇这存在,它背景深厚,不等于它干的事也符合光明与正义。

    这么说吧!当年舍掉人身,保留下的蛇身,使得它人性不多了。

    不多怎么办?

    当然是补充了。

    怎么补充呢?

    杀人与吃人。

    吞食人族会让它尽快理性,重飞天界。

    不管我们承认不承认,它毕竟是妖族,这已经是最好的方法了。

    当然,自己修出理智更好。可这是末法时代,你让一蛇妖去哪儿修炼去。

    所以,在洞府中,各修士与上天达成了共识,只要它不在国内祸祸,随它去。

    打杀它?想都不要想。

    作为妖族与人族爱的结晶,在场的修士,有一个算一个,全没那么大的脸。

    就是林枫把神农请出来都没用。

    毕竟从某一角度说,造人的女娲,其本身可是妖族来的。

    她爱人族,可妖族毕竟是她的母族。恐怕人妖相恋,她也是没少出力的。

    “学者,你是个科学家,想必也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大蛇在南沙不断袭击外国船只,我国的压力是很大的。”周洪沉声说道,身上散发着常年身居高位养成的“上位者”气息。

    所谓的威严气息这种东西当然不是假的,周洪语气平稳。但是语气当中那种不容置疑的味道却是扑面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