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形象

    为了维护国家形象,这样的事情本身没有什么错的。

    不过用自己的力量为他人服务,这是不是有点儿……

    “学者,你要以大局为重……”

    林枫正准备听下去,听听他说的到底是个什么大局,冯自

    学却生气地停下,质问林枫道:“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

    “啊?”林枫呆了一下,想了一想又说,“你是在怀疑是

    我施的法术对吗?”

    耳朵还在这儿,只要回忆一下,就知道冯自学说的是什么

    。他不就是不相信罪犯会**吗?而且就那么巧?林枫拿来

    了他们的犯罪证据。

    这里面要没有林枫的出手,说什么他都不信。

    不过林枫现在的行为真的让他很生气。“听以说你们这样

    的人,真的让人很生气。别人说什么,你们听都不听。可当

    你们需要时,你们又随时都可以想起来。”

    “这个不是想的。而是有科学证据的。”林枫说。

    “科学?”冯自学呆了一下。

    “当然,人的大脑绝对是有科学证据的。人的大脑就像是

    个存储卡,什么东西都向里面存,即便你不注意……”林枫

    说。

    冯自学呆了。

    科学你妹啊!我是想知道这个吗?如果我想知道这个,我

    不会去看走进科学啊!还能不能好好交谈了?

    是我的错!我就不应该给他叉开话题的机会。

    冯自学发现自己犯了错,立即改正。

    本来就知道林枫这样的人擅于隐藏自己,不过这一次他要

    完全地掀开案件的真相。哪怕是不能作为证据,他也要知道

    真相是什么。

    房间里面,冯自学和林枫彼此客套了几句后,直接才切

    入正题:“林枫同志,这次把您单独喊过来,是想向您再次

    确认一遍凶犯藏身之处的事情。嗯……相信您应该有看过今

    天早上的新闻才对。在我们警方冲进烂尾楼里面的时候,我

    们发现,两名犯人都趴在火焰旁边,身上有烧焦的痕迹,都

    是重度烧伤。请问,您当时在烂尾楼外,有听到什么动静吗

    ?”

    想了想,他又加了一句说:“这很重要。很明显他们还有

    同伙。”

    别的警察多数只是以此为工作,所以一个罪犯也好,两三

    个也罢,重要的是抓到。

    很少有人会这么追根究底。毕竟这个世界就不是一个追根

    究底的世界。

    冯自学不,哪怕他抓不了人,他也更想知道一个为什么。

    不然他是不会甘心的。

    “这个?不好意思,冯队长,我当时是在仓库的大门外

    面,可能距离较远的缘故,所以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林

    枫微笑着回答道。

    林枫这话没有任何的问题,至少从常人的角度上看,他

    的回答没有问题。

    冯自学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那您有进入过房间里面

    吗?”

    “没有,我一直都守在外面。”林枫开口,“您可能并

    不知道,为了监控废弃楼门前的情况,江小猪在车内的前窗

    户位置,放有一台录像机,上面应该有拍摄到我。如果您需

    要的话,我可以让江小猪把录像带送来。”

    作为资料收集员,江小猪长期备有摄像机。用来证明林枫

    站在外面,没有进去过,这玩意儿比林枫说一千道一万还顶

    事。

    “那就麻烦林枫同志了。”冯自学道谢一声,又问了一

    些问题后,然后才说道,“事实上,林枫同志,昨天晚上,

    那两个犯罪嫌疑人经过紧急施救后,今天早上的时候,体征

    情况已经稳定下来。除了一个声带出了问题,无法询问口供

    外,我们已经拿到了其中一个嫌疑人的口供……”

    冯自学说到这里,语气很明显地停顿了一下:“……对

    于我们询问他们曾经杀害的受害者的事情,他们都供认不讳

    。不过,只要一提起陶桃,他们就会不断地重复着‘房间里

    面有鬼’,‘油桶自己飞起来、洒满了他们全身’,‘空中

    飞着一只燃烧着绿色火焰的恶魔,点燃了大火’等等之类的

    话题。嗯,按他们的说法,他们是被一只燃烧着绿色火焰的

    恶魔缠身,所以才会被烧成重伤。”

    很明显冯自学不再旁敲侧击了,他要听林枫怎么解释了。

    “另外,我们昨晚、今天早上都对此案件的最后受害人

    陶桃进行的笔录询问。根据陶桃的证词,她也看到了一个浑

    身燃烧着绿色火焰的恶魔,并且,是那个恶魔救了她。对此

    ,林枫同志你有什么看法吗?”

    “我的看法吗?”林枫微微一笑,低沉着声音道,“冯

    队长,我知道,您是在怀疑我。所以,他们既然说有鬼、有

    恶魔,那或许这一切都是真的吧?或许是有什么心地善良的

    鬼、恶魔什么的,对他们的残忍行径实在是看不下去,所以

    就给了他们一些惩罚……”

    冯自学的眼睛亮了起来,心中激动道:“他这是承认了吗

    ?”

    然而还不等他开口,顿了顿,林枫又立刻道:“真是抱

    歉,冯队长,我不是一个无产阶级战士,我是一个有神论者

    ,所以我坚信,这个世界上,肯定有鬼、有恶魔的存在。如

    果我的话给您带来了什么困扰,还请您见谅!”

    “混蛋!王八蛋!你承认了能死啊!最多我也就是多注意

    你一些,再有什么命案跟你谈谈心什么的。可是你这是干什

    么?你这是往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你知道吗?”

    冯自学很生气。

    这是自然,身为一名追根究底的警官,最生气的也莫过于

    此了,明明知道你就是凶手,可却没有办法证明。

    “队长。”这时候,乔河闯了进来,然后伸手按了下帽

    子,挡下冯自学说:“林枫同志您无需介意。当然,从我们

    的警方角度来说,是绝对不会相信有鬼或者恶魔惩戒凶犯的

    。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情的话,我们警方的存在,岂不是就

    没有意义了么?”

    这间会议室中果然不是没有窃听装置。

    不,即便真的没有也并不安全。

    科学发展到现在,各种各样的声波接收器,不要太简单。

    最简单的把玻璃杯罩在墙上,耳朵贴上去听,就是小孩子也

    做的到。

    这可真是世界赤果果的恶意啊!

    林枫皱了下眉,并没有说什么,反正他也没有说什么,不

    是吗?

    除了乔河走进了这房间,林枫扭头一看,在旁边墙角看到

    了学者。看学者耳朵上带的扩听器。

    林枫从来不知道学者听觉有问题。

    无语地翻了翻白眼,林枫向着学者挥了挥手。

    学者见状,讪笑着走到了林枫跟前:“林枫同志。冯自

    学队长,乔警官。”

    “你在这儿干嘛?”林枫问道。

    “我、我是……”学者真的不的回答,难道告诉他,自

    己的上司相信了神秘学,他是为了证明林枫是骗子,所以在

    监视林枫吗?

    为此,他的耳朵上戴有声波接收分析仪,眼镜是多谱段广

    谱光分析器,等等。

    这种事,他好做不好说啊!

    他想了一下,突然说:“冯队长,请问,我能看一下昨天

    晚上的案宗吗?”

    冯自学点了点头:“这个还是可以的。毕竟,我们最后

    能成功抓到犯人,和您的帮助脱不了干系。嗯,请跟我过来

    吧。”

    学者毕竟帮了他不少忙。不是学者的快速化验,他们是不

    好动手的。

    只不过这功劳归科学,黑锅却让神秘学背。

    冯队长,这真的好吗?

    学者的较真,不能说是坏事,可是要较真到把自己定为犯

    人,林枫也直皱眉头。

    案子刚刚结束,所以案件分析板并没有撤掉。

    大大的板面上,在犯人的死亡上,画了个大大的问号。

    而在问号的旁边正好是林枫的照片。

    这也是林枫皱眉的原因。

    知道你冯队长大公无私,可你这样真的好吗?

    乔河看到案件分析板,赶紧走过去,打算摘下林枫的照片

    。

    学者忽然“哎呀”一声:“乔河警官,这里的现场好奇怪

    啊!”

    他突然开口,把乔河吓了一跳。他准备摘下林枫照片的

    手,是摘也不是,不摘也不是。

    想了想,人家都已经看到了,他还在这掩耳盗铃干什么。

    闻言扭头过来,摸了一把胡子拉碴的下巴:“嗯?学者,你

    有发现什么吗?”

    乔河甚至已经做好了向林枫道歉的准备。

    然而学者没有对林枫照片出现表现出好奇心,反而开口

    说道:“这些照片的光线,好像都很奇怪。”

    “那个啊,那是因为室内灯泡是红色的,所以拍出来都

    有些怪怪的。”

    乔河抽了抽嘴,真心有一种,我都已经把裤子脱下来了,你却跟我说这个的违和感。不过他还是回答了。

    “这样啊。”学者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某一张照片,

    “这里的起火点,似乎堆着很多东西哦!”

    “那个啊?”冯自学队长听到,愣了一下,拿着旁边的案宗看了

    两眼,“起火点的位置,确实曾堆积过不少东西。虽然经过

    了焚烧,不过还是有一些残留,经过鉴定后,好像是一些毛

    线、尼龙制品……嗯,都是一些易燃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