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科技狗的时代(上)

    “是这样吗?”学者打开他的光谱分析仪分析后,了然道,“说起来,这张照片上,有一个很奇怪的残骸哎……”

    “这个……”冯自学拿过照片,看了两眼,“这应该是打火机吧?”

    学者微微笑着:“真是奇怪啊!这里明明有汽油这么危险的东西,他们为什么还要把打火机放到旁边呢?”

    “嗯?”冯自学被学者这话一提醒,愣了一下,陷入了沉思,然后低沉着说道:

    “不,他们不是把打火机放到了旁边,而是想要烧掉什么东西才对。这伙犯罪分子作案太多,为了避免被抓住,他们一定会有计划案书之类的东西。不然作案太多的话,总会留下太多马脚,最后被抓住。”

    “……所以,昨天晚上,实际上很可能是他们最后的行动。

    不不,即便不是最后的行动,犯罪计划书,他们也不会保留着,这会是他们的铁证。我们可以假设一下,这是他们的犯罪书,在犯罪结束后,为了安全,所有相关的证据,他们肯定会想办法把所有的证物进行销毁。这样一来的话,他们在绑架和抛尸时所穿的衣物,肯定都在销毁行列之内。”

    学者嘴角泛起了笑容,心说:什么鬼魔,这才是现实。

    而林枫也大概猜出了学者这刻意带有指示性的提示中的深意。

    学者继续引导:“那他们会怎么销毁呢?这些可不是有机物,不好向饲料中添加。带回去,这么多人的衣物,不方便不说,还有那么多女人的,也不好解释,容易露出马脚。”

    冯自学道:“当然是焚毁。只要一把火烧掉,那就不会留下任何证据了!嗯……这么说起来的话,地上那堆毛线、尼龙制品,应该就是他们故意堆积起来,打算烧掉的证物。如果还原一下现场的话,犯人们打算提前销毁一部分证物,把衣服之类的东西堆在了一起,在上面浇上了汽油。也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拿着打火机点火,结果引燃了大火,油桶打翻,汽油洒的遍地都是,他们身上也都着了火……”

    “然后,他们发现自己受了重伤,无法成功逃离。后来,在警方赶到后,他们对照了口供,编造出了一个鬼或者恶魔报复的故事,好让警方认为他们精神有问题,方便逃避罪行……”

    bingo!

    学者笑了笑,然后又摆出一副“这是科学,这才是真相”的样子:“唉!狡猾的家伙。这些犯人,还真是可恶呐!居然妄图装疯卖傻,来逃脱罪责。”

    冯自学立刻起身道:“不行,这是一条重要的调查线索,我必须得马上向上汇报。谢谢你们了,大科学家。还有对不起,林枫同志。”

    冯自学走开了,至于林枫,则无语地看着学者:

    “学者,太厉害了,这你都能编得出来?”

    要知道冯自学可不是个好骗的人,如果不是证据确实可以显示出来,他是不会相信的。

    而学者进来前,林枫可也听到了那位威严的上位者对学者说的。“让他们结束掉。乱弹琴,神鬼的事也是可以谈论吗?”

    虽然后面林枫没有注意听,但是学者的任务是什么,这还不明显吗?

    学者丢给林枫一个白眼:“拜托!什么编?这是根据案发现场,最后推理出的真相,好不好?”

    林枫再度无语――这是编的自己都信了?

    尼玛!善恶有报,自己顺从少女的执念,报复了回去,才把他们给烧成重残的,这才是真相好不好?

    你特么都不知道现场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最后得出了这么一个扯淡的“真相”……

    你这么胡扯,真的好吗?学者同志?

    科学家咱们也不代这么胡说八道的好么。

    咱们到底谁是骗子啊!

    乔河问道:“这么说来,那三个犯人之所以会说什么恶魔和鬼之类的话,就是故意在装疯卖傻,想要逃避罪行吗?”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这样。”学者点了点头。

    “叔叔,你好厉害啊!警官叔叔还没有调查出来,你却已经抢先一步,推理出了真相……”

    “那是当……呃……”学者正准备骄傲一下,忽然看到出声的只是个小女孩陶桃,一下子不由有点儿灰心丧气。

    想他,为了科学奋斗一生。《走进科学》,他多少次去救场。

    像西北村民一夜间到了魔都,是他用了梦游,自己买票去魔都做了解释。可是为什么全国人民都不信。

    对!这路是远了点儿。一路上都没人发现他梦游是很奇怪。

    但是路远赶一赶时间,还是卡的上的。实在不行,坐飞机好了,时间绝对够。梦游没人注意到,这不是人心不古吗?人倒了,来扶的都没有。谁又会在意他到底是不是在梦游。

    我解释的很清楚吧?这也很科学吧?

    我的解释到底哪儿不科学了?

    “就算那样,也很厉害的。”陶桃眨着眼说,简直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不过她的手机又同时发给林枫短信说:“林叔叔,我是绝对相信你的。”

    而且不仅仅是她这样干,就连陪她一起到警察局的陶艺与江小猪也全看向林枫。

    一边表示着对自己的羡慕与嫉妒,一边又这么支持林枫。

    这感觉简直像是学者在少年大学中一样。

    “既然你的学长们出家了。那么你就是我们学校的第一了。”

    这是“第一”吗?这分明是对他的污辱好不好。

    至于林枫,他只是无情与有情转换下,积累的感情,吐一吐槽罢了,却还是没有普及神秘学的意思。

    而且,虽然不是他亲自出的手,但是他也是让少女出手了。善恶有报,天公地道。

    只不过我们不是天地,我们是人。人所制定的法律中,可还有一条叫做教唆犯罪的亲。

    即便世界承认了神秘学,这样的麻烦,他也没有揽上身的打算。

    冯自学查看证据,去的快,回来的也快。一回来,他什么气氛也没看到,直接忽然问道:“对了,科学家,你既然已经解开了犯人见鬼的真相,那陶桃说有个浑身燃烧着绿色火焰的恶魔救了她,并且保护她的事情,你是不是也又眉目了呢?”

    不仅陶桃看向学者,其他人也看向人。

    特别是江小猪忍不住地直乐,说:“这下有意思了。”

    “怎么有意思?”陶艺不敢看林枫,故作平静问道,不过她的心中绝对有事。

    而且很明显,这事与林枫有关,还很严重,也就是说她到警局,是向林枫求助来了。只不过是一时间,不好开口罢了。

    江小猪没有注意到陶艺的心事,因为他已经把所有的关注点投在了他看到的乐子上。

    “当然有意思了。”他说,“现在可是见证科学这显学,怎么掩盖掉神秘学这隐学的场面。你说有没有意思。”

    “哦。”陶艺不置可否,满怀心事的她哪儿还顾的上找乐子。

    这时候,学者已经开口道:“想要查出陶桃为什么会觉得自己看到了鬼和恶魔,当然得先见到陶桃,让陶桃把当时的情况再跟我们详细地说一遍喽。只有有足够的线索,才能找出真相,不是吗?”

    学者这是做节目的节奏啊!明明他可以直接说,却非要弄的这么麻烦。很明显他是在带动其他人,让其他人去亲身体会“科学”的实力。

    “这样的话,那小盆友,你就说说好了。”冯自学立刻很和善的,和善地有如是怪蜀黍一样地对陶桃说。

    而陶桃很配合的害怕了一下,看向林枫。

    冯自学这简直是在恐吓孩子。

    “小盆友,不要害怕。告诉叔叔你看到了什么,叔叔给你糖吃。”

    嗯,学者也好不了多少。

    如果他再来句,用内裤交换。

    无疑,他们二人是怪卡二人组了。

    后来江小猪问过陶桃。“你这么有钱,为什么会吃他的糖?”

    陶桃回答:“他们都这样认为我会吃他的糖了,如果我不吃,岂不是成怪孩子了。如果他也用科学解释我,说我有病怎么办?”

    这解释一出,她是有病。这个病的名字就叫“不符合大人常识中的儿童状态,所以你有病”的病。

    而正常状态的小盆友,当然应该就是怪蜀黍直接用棒棒糖骗走的小盆友了。

    不过这儿是警局,又有林枫小姨在,所以她不用担心再被绑架。剥开糖纸,直接吃起了棒棒糖。

    “嗯。吃糖,果然可以让人心情愉悦。”陶桃心说,却没有说出声,因为这同样不适合从她嘴中说出来。她是小盆友吗。小盆友就应该有个小盆友的样儿。

    学者非常耐心地等待,他等了陶桃吃了好一会儿的糖后,觉得差不多了,学者才开口道:“陶桃,如果当时的情况,就和你说的一样的话,或许你说的‘恶魔’还有‘鬼’是什么东西,已经解开了哦!”

    “什么?已经解开了吗?”陶桃一脸惊讶地看向学者。那神态,那表情,绝对是一个十足的好奇心强的小盆友。

    没错!学者也就骗骗小盆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