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医到病除

    只要是有点儿了解情况的人,都知道这中国的科学研究所,有研究核能,有研究化学能,甚至有研究反物质,研究西学、生物学,就是没有研究中医的,所以中国的研究所中就没有什么项目是中医的。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虽然只要是有点儿了解情况的人,都知道,可是备不住他们都不属于这“有点儿了解情况的人”。

    就像是有人通过研究易经八卦,有人通过研究中草药发明了可口可乐……

    了解点儿情况的人都知道,但是同样也有人不知道不是吗?

    听到儿子学过医,林老汉松了口气,不再是那么固执的阻止儿子,毕竟这样的事,已经经历过了一次。他本以为儿子在科学院上班,是个铁饭碗。他是为儿子好。

    可是儿子却用事实告诉他,什么才是正确的,什么才是真的好。

    只不过是三五天,养了几盆花,便赚到了他老汉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即便他已经习惯了背朝蓝天面朝土,老老实实赚钱的日子,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错了。

    儿子可以花三五天便赚到他一辈子的钱,这有什么不好。而有了第一次,这一次,他也就不拦了。

    他这一不拦,一退缩,林母又得瑟起来。“你个老头子,瞎嚷嚷什么。咱儿子可是大科学家,什么都懂的大科学家。”

    “胡闹!科学家与医生是两回事!”林老汉一瞪眼,打压林母的得瑟。

    “你叫那么大声干什么?你才什么都不懂。你来看看,这科学家与医生就是一样的,都是刀可特。”林母一边说着,一边去开林枫的电脑,以证明她是对的。

    “咱们换一间屋。”林枫无奈道。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母亲开始与他父亲抬扛了,以前一直都是他父亲说什么,他母亲便听什么的。

    他们只要一抬杠,就需要好一会儿。林枫带徐民进了另一间屋。

    不过在治疗之前,林枫还有些话必须说:“我会帮你看病,但是我不能保证什么,毕竟我没给人看过病。”

    “林哥,我相信你!”徐民非常肯定道。

    他这么信心十足的样子,把林枫都震到了,要知道林枫根本就没给人治过眼疾,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这么大的信心。

    不过病人自己都这么有信心了,林枫还能再说什么。人家这么有信心,林枫自然不愿意掉链子了。

    林枫问他:“你的眼睛是什么时候这样的?”

    “有三五天了。”徐民老实回答,“当时天黑,只觉得眼睛一疼,便肿了。去了医院,大夫说是毒虫蜇的。打了去毒针,也吊了点滴,可是好几天过去了,就是不见好。”

    “是在哪蜇的?什么样的毒虫?”林枫问道。

    “在咱们……”

    徐民正回答,他媳妇踢了他一脚,打断他,替他说道:“在他们工地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毒虫,当场便打死了,也没在意。”

    “是在南方看的吗?”林枫看了王大凤一眼,又问徐民。

    “是在咱们这儿。”徐民说。

    “哦?为什么不在南边看,人家是大医院,不是更容易看好吗?”林枫问道。

    “南边的医院多贵啊!咱们哪看的起!”又是他媳妇回答。

    “好了,我知道了,这就开始治疗,你需要先出去。”林枫对王大凤道。

    “这治病,我还需要回避?”王大凤问道。

    “对,独家手法。”林枫点头。

    “行!那我出去。”嘴巴上说着出去,一双眼睛却恶狠狠地盯住自己老公,似乎在警告他道:如果你敢说真话,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那行,你先出去吧!”

    林枫送她出去,又到院中溜达了一下,顺便抓了把泥。

    回到屋,只见徐民尴尬地看了林枫一眼,局促不安,却什么都没有说。

    “你,闭上眼睛。”林枫对他说。

    “哦。”他听话的闭上。

    林枫先从泥中扣出一半,揉成团,然后点亮了自己灵魂中的符文。

    符文一亮,林枫双眼中的世界便变了,变成了绿色与黑色的世界。

    薄薄的绿雾中,飘浮着一丝黑线。

    那黑线正来自他的右眼之中,不断侵袭、毁坏着徐民眼睛上的绿色生命能。

    林枫把泥丸贴上他的眼睛,滚动,并把黑线吸入泥土中。

    人与鱼不同,鱼是用来死的,所以去除鱼身的有害物质,林枫是粗暴的。

    徐民不同,他是人。为了不损害他的眼睛,林枫只能从黑气尾部,一点一点的把黑气吸出来。

    大约过了一刻钟,林枫没有看到黑气了,这才收回泥丸,这时候的泥丸已经从土黄色,变成了黑色。

    有毒物质已经拔出来了,进入了泥丸中,这泥丸被林枫收起来,明天再找机会埋了。

    “好了,你感觉怎么样?”林枫说道。

    徐民小心地张开眼睛。“啊!我看到了,我看到了!谢谢,谢谢!”

    重新可以看到,徐民是兴奋,又激动。这种兴奋与激动,只有真的瞎过,才理解的了。

    他激动的声太大,把所有人都招引了进来。

    “你真的看见了。这是几?”王大凤伸出一根手指,证实着。

    “好了,别再闹。我是真的好了,你男人的话也不信了?”眼睛恢复,徐民有自信多了。

    “这是几丸药,一天吃一粒,很快便会恢复的。”之所以不立即给他服用,是林枫不想太招摇。都看到徐民顶着只胀大的眼进来,一进屋一出屋,便恢复如常,这也太吓人了。

    所以林枫才只抽出了有害物质,没了有害物质的侵袭,他的眼睛已经没有毛病了,再休息些日子,肿胀自己也会消掉。

    现在又给,不过是多加道保险罢了。林枫看到黑气对他的侵袭,为了避免有什么后遗症,剩下的泥,林枫又捏了几丸小点的泥丸,注入生命能,好让他恢复的快些。

    不想林枫这一给药,徐民激动地竟然落泪了。“谢谢,谢谢!”

    那感觉,除了感激,还有着其他东西。

    “不用,你不也帮我报警了吗?”林枫笑道。

    “是是是。”王大凤连连点头,“一天一粒,记住了。”她接过药。

    看到她接过药,徐民虚胖的身段一扭,直接离开了。“你看看,你们看看,他这人,属驴脾气的。”

    王大凤向林枫他们致歉,追他老公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