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陶家的麻烦

    解释的如此清楚明了,就是冯自学也只能结案了。

    他本想证明的东西,到了这一刻已经完全没有了意义。再纠缠下去,他就成了迷信人员了。

    好在冯自学喜欢真相,但是他又与学者不同。学者是千方百计证明他需要的“真相”。而冯自学毕竟是警察,他的真相便是证据与推理。

    只要这两样完整,他也就认了。这是一个警察的素质与工作性质。他们毕竟与科学家获得一个猜想,然后拼命去证明这猜想的行为不同。证据,以及合理的推理就足够了。

    后来学者能跟冯自学成为好朋友,也与这个未免无关。

    如果全中华人,都像冯自学这么理智、聪明的话,《走进科学》也不会夭折。--学者语。

    林枫和冯自学又聊了几句,冯自学看了看手表,起身道:“真是抱歉,林枫同志,我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所以……”

    案子已经解决了,所有的不可思议都已经有了一个正常的解释,他也就不再揪着林枫不放了。

    警察的工作是正义,又不是真理。

    所谓“正义”,伦理学、政治学的基本范畴。在伦理学中,通常指人们按一定道德标准所应当做的事,也指一种道德评价,即公正。“正义”一词,在中国最早见于《荀子》:“不学问,无正义,以富利为隆,是俗人者也。”正义观念萌于原始人的平等观,形成于私有财产出现后的社会。不同的社会或阶级的人们对“正义”有着不同的解释: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认为,人们按自己的等级做应当做的事就是正义;基督教伦理学家则认为,**应当归顺于灵魂就是正义。整体看来大多数的观点认为公平即是正义。简单来说是同样的人同样对待。

    罪犯杀人放火,现在他们被抓,已经是正义了。

    至于真相,有了学者的解释,已经足够了。

    “没事的,正好,我也要准备离开了。”林枫也起身。

    警方这边有了交待,却不等于林枫就没事了。还有事在等着他呢。

    “林枫。”刚刚离开会议室,陶艺便追了过来。

    “有什么事吗?”林枫问道。

    “那两个罪犯死了。”陶艺说。

    林枫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

    陶艺继续说:“可不可以放过我的家人?”

    “是他们让你来的?”林枫问道。

    听了林枫的话,陶艺是又点头,又摇头。

    “如果他们有什么想说的,让他们自己来找我。”林枫说。

    江小猪突然帮腔道:“何必这么麻烦,只要说他们是日本人不就好了。”

    “你知道什么?”林枫看向他。

    “嗯--你听听。”江小猪把耳机塞入林枫耳中。

    一播放,他竟然录到了他们用日语骂人的声音。

    其实这件事看上去很复杂,但是它的起因却很简单。

    起因就是赵雅受不了陶家人的纠缠,又正好有刘伯这事,所以她潜水了。

    她不知道的是,她潜水的助手其实是日国派来渗透她公司的人员。

    既然是渗透,当然便与方方面都有关系,比如与陶家关系便很好。

    正好遇上陶家夺权,他们便一拍即合了。

    林枫之所以不揭开他们的身份,是因为这事本身便是一场家族内斗。揭开他们的身份并没有一点儿的好处,只会让事情复杂化,而且还会搞的人人自危。

    不要忘了,日本国从来都盛产忍者。

    所以林枫听了后,很平静道:“这怎么了?中国人说日语的都有。”

    “噫!”江小猪笑道:“不要忘了,日本国从来都盛产忍者。

    最有名的例子便是他们对满清的渗透了。为了打探满清的虚实,他们一个个来到中原,隐姓埋名,一代又一代的生存着,做着间谍一样的工作。

    甚至为此乞讨,住柴房,出卖肉身与生命也在所不惜。

    比如那位有名的川岛小姐。

    她的历史档案是这样记载的:川岛芳子(1906年5月24日-1948年3月25日(待考证)),本名爱新觉罗·显玗,字东珍,号诚之,汉名金碧辉,清朝肃亲王爱新觉罗·善耆第十四女。

    1912年清朝灭亡。善耆欲借日本之力复国,将女儿显玗送给川岛浪速做养女。显玗从此更名川岛芳子,被送往日本接受军国主义教育,成年后返回中国,长期为日本做间谍。

    川岛芳子历任伪满洲国“安****总司令”、“华北人民自卫军总司令”等要职,曾先后参与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满洲独立运动等秘密军事行动,并亲自导演了震惊中外的上海一二八事变和转移婉容等祸国事件,被称为“男装女谍”、“东方女魔”。

    1945年日军战败投降。1948年3月25日,川岛芳子被以汉奸罪判处死刑,在北平第一监狱执行枪决,终年41岁。此后坊间一直流传着川岛芳子系替身代死,其本人隐姓埋名直至1978年病故。

    看上去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如果看看他父亲,就明白这位临死为什么宣称自己不是中国人了。

    同治五年(1866年),其父善耆出生,他是清太宗皇太极长子肃亲王豪格的第十代嫡孙。祖父为华丰,死后谥曰恪;其父隆懃,官至内大臣。善耆从小习武,英武过人,有传闻说,他曾空手夺取过洋流氓的手枪。

    光绪十三年(1887年),封二等镇国将军。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袭肃亲王爵。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光绪帝和慈禧太后从北京仓皇出逃,行抵大同时,慈禧命善耆回京,会同******奕劻、大学士李鸿章办理善后事宜。善耆回京不久,结识了在日军中担任翻译官的川岛浪速,两人相见恨晚,后来拜了把兄弟。善耆在川岛浪速等人支持下,根据日本警察法和北京城的现状,编成巡捕队(这就是日后北京警察的****)。

    在此期间,由于川岛等人的关系,他多次接触到日本国的歌伎。

    而男人,有时候无耻起来,也是很卑鄙的。打不过列强,便在列强女人身上找快感。

    而日本当时用自己国家的女人**换取外汇,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一来二去,这位格格便诞生了,送入了王府。

    事后,这位亲王与川岛等人关系更好。

    在庚子之变中,肃亲王府被八国联军一把火彻底烧毁。为了补偿肃亲王府的损失,朝廷将崇文门正监督这个肥缺给善耆以作补偿。崇文门监督是清代京师的税务总管,统管崇文税务总局及23个分局,负责征收出入京城的各种货税,是个人人垂涎的肥差。因有补偿之意,朝廷规定上缴税款由历年的30万两降为12万两,余下的尽可以收入善耆个人腰包。

    可是有了日本人的支持,他并没有这么做,反而大刀阔斧整顿官吏,严禁贪污受贿。以往洋人带货入京不纳税,他改为一体纳税;以往商民入关由经济人包揽上税,从中抽厘,他改为官员直接验货收税,减去了中间盘剥的环节。

    当然,日本人的支持并不可信。日本虽然也是列强,却实力不济,未及多久,他就惨遭罢免。

    这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她女儿越长越大,却越来越不像他这个肥头大耳的爹,反而更像是川岛浪速。特别是老年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只可惜,那个年代没有DNA测试,所以没办法证明什么。至于民间俗语:女儿像爹。对当时的列强日本,一点儿用也没有。

    当然按照今天的科学来看,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夫妻相。

    只有川岛浪速对他的养女啪啪啪了,他的养女才有可能长的像他。

    不过以当时日本对满清的野心,他们应该很谨慎地对待川岛芳子,不可能,也不会允许川岛浪速对其啪啪啪。

    就是要啪啪啪,也不会让川岛浪速上。他的身份太低了点儿。虽说日本脱亚入欧,可其等级依然森严。享受他国公主,他真心不够分量。

    所以比起野史的啪啪啪,川岛未必不是他的女儿。

    川岛浪速(1865~1948),号风外山人,出生于日本信州。著名女间谍川岛芳子的养父。1880年他受日本“兴亚会”影响,选定中国为安身立命之地,并报考东京外语学校,选学汉语。1886年9月,潜入中国上海,参与刺探中国华东地区海防情报。因其略通兵要又精于测绘,所获情报极受日本军部重视。1888年,他以“满**立”、分裂中国为个人政治目标,并于翌年2月孤注一掷地北上去为之奋斗,途中因病抱恨回日本。

    他这么帮忙,再看看他与川岛芳子的合影,说他们是父女,一点儿也没冤枉他们。

    日本一开始学的可是中华文化,比起中华的逆自然法则的人性,其他的东东,日本学的更好更出色,比如狸猫换太子。

    先让自己女人怀孕,然后再找一个接盘侠什么的,以当时日本人的手段,绝非难事。”

    ……

    江小猪又是资料,又是照片的,显然他不是没有准备就来的。

    “你说的这些,又与现在有什么关系?你不要告诉我说他们是什么间谍。”林枫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