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过去

    林枫已经很少去国安,准确来说,他国安的工作一直是不怎么用心。

    至少这态度就不对,你见过哪个公务员不认真工作也就罢了。可连工作单位都不去,你这是闹哪样?

    他是不认真的够可以,却不等于其他人也这样子。

    国安局的总部,也有不少事情在发生。

    一个威严甚重,带着眼睛的中年男子坐在会议室桌子旁边的椅子上,语气激烈地说道:“我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还不打死那条该死的大蛇!已经这么多天了,这么多天了!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开会,开会,你们除了开会研究,还会干什么?开啥会不清楚,开会坐哪清楚;谁干的好不好不清楚,该提拔谁清楚……”说着,伸手在桌子上重重地捶了一下。

    会议室当中还有两个坐着的人,还有几个倒茶的工作人员,听到那个愤怒声音,一惊,差点把茶水倒到外面去。

    “你们先出去吧。”其中一个人开口说道。

    那几个倒茶的工作人员如蒙大赦,立刻走出了房间,生怕被这些大人物的怒火所迁怒到,准确地说,被其中一个人的怒火迁怒道。

    “老周啊,你也别生气,这件事情需要慢慢来。”刚才开口的人开口说道,语气倒也温和。

    “慢什么!难道你们也想,组织就是在你遇到难事的时候对你说:我们也无能为力;在你遭遇用人不公时对你说:你要正确对待;在你合法权益受到侵犯时对你说:你要顾全大局;在你受到诬陷时对你说:你要相信组织。”那个被称作老周的男子猛地站了起来,椅子在地上划过,发出难听的声音,差点倒在地上,他直接指着那个男子说道,“现在被困在里面的是我的儿子!换成你儿子你还慢个屁!”

    “……”

    那人被骂了一句,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却没有发作。

    国安局外事分局当中,受外交部直接领导,所以一共有五个副局长,并没有局长。

    其本心也许是为了外交工作的更好展开。现在看来配置看起来很不合理,不过国安局是特殊机构,自然有着特殊的一面。

    这五个副局长当中,真正的实权掌握在两个人的手里,其他的三个人,手里的权力有是有,不过比不上这两个人,有点类似于名誉的意思。

    其中白局因为为人随和,懂得也多,又没有争权夺利之心,每天上上节目,上上舰,开心无比。反倒在国安局里面颇有威望,讲话也有用。

    而现在房间内的另外两位就差了一些。

    现在在房间内大吵大闹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国安局当中拥有实权的两个局长之一——周谦君,他一直都是外事局的行动指导员,也出过不少任务,现在负责组织工作。不过人

    虽然名为谦君,但是性格一点都不谦逊和不君子,有着上过战场杀过人的军旅生涯的他更加适合“千军”二字,这样的人真的发作起来,除了老上级出面,没人压制得住。

    就连另外一个副局周洪也不例外,或者说,如果周洪来了,反而会让矛盾激化。

    更不用说,房间内两个作用比吉祥物大一些的两位了,被骂了一句也只能忍着。

    当然,也不能干忍着,该说的话还必须要说。

    “从那边传回来的反馈来看,就算我们着急消灭大蛇,也很难一发命中。而且他们进出的地方,我们已经派人详细调查过了,什么发现也没有。”另外一个人说道。

    “那些人是怎么进出的?”周谦君说道。

    “那是通过一个特殊的手法,也许还要大蛇的血……他们找了古地白,然后通过导弹轰击激发,现在大蛇不在了,这你应该知道的。”

    “哼!”周谦君冷哼了一声,“他们可以轰击,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进去吗?周洪这个混蛋在干什么!他到底知不知道我儿子还在里面!”

    他跟周洪两个人之间互有分工,也有分歧。

    在自家国土上轰导弹,而且还是人口密集的地方,他是没有这权力,但是他却可以逼迫一下周洪。

    周谦君的儿子是谁?周指导员啊!当初给自己的儿子这样的工作,就知道他是想让儿子子承父业的,当然,后来他也的确做到了这一点。

    他的儿子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二代,可是,现在儿子被困在了一个极为危险,一个从里面钻出大蛇的地方,这怎么让周谦君不愤怒?

    而这样的地方与经历,周谦君都有过。

    甚至当年他差一点儿都成为其中一员。

    那个年代,还是一个需要审批才能佩带武器的年代。他还记得那次改变他一生的任务。仅仅是一瞬间,科长少了一条手臂,他已经换回了笔挺的中山装,可是左边袖子空空荡荡,就在几个小时前,我还看到他用左手夹着香烟,翻看资料的。

    “科长,你的手臂怎么了?”他问出这话就后悔了,因为他知道他的权限还不够。

    果然就听科长笑笑,“呵呵,以后你就知道了。”

    他能看到他脸色有些发白,额头还有细密的汗珠,显然很疼,身体很虚弱,可是他却伪装的很好,或者说意志够坚强。

    三年后周谦君,他权限升到四星后,他才知道科长手臂的事情,说到这里,他真想骂一句,神秘组织没有半点人性,它们对世间任何都漠不关心,只关心资源,只关系自己的利益。

    科长见他有些愣神,就笑着说,“小周,这次能够化险为夷,多亏你们联络员冒死取得的第一手资料啊,不然我们就不能一网打尽那些东西了。”

    他小心翼翼地问,“科长,这次接触的是那支神秘组织?”

    科长沉吟了一下,显然是想能不能告诉他,最后他笑了下说,“我亲自去的,你说是哪一支啊?”

    科长的代号是秦09,他的权限只能接触“秦”,也就是黄海区域的神秘组织。

    科长递给他一叠照片,说是通过侦察飞机拍摄的,让他阅览一下,到时候也好写报告。

    一共只有三张照片,不是很清晰,仿佛照片上隔着雾气。

    第一张照片的背景是涂山俯视图,那片黑云笼罩在涂山上空,在黑云中心区域有一团火球,散发出细密的红光,远处看去就像红烧云一样。

    第二张照片是黑云被驱散,火烧云坠入淮河的画面,从照片中我能看到,那个火球很小,但是后面拖着长长的火焰,而且漫射开来,看着很是壮观。

    第三张照片是最震撼的,拍摄的是火球坠入淮河,河面反射出红光的景象,如果是普通人是看不出门道的,但是我是联络员,很快就发现了最关键的东西。

    他用放大镜看了一下,江面反射出来的红光竟然是密密麻麻的字符,那些字符很像甲骨文,但是又有不同,应该是远古字符吧。

    这是周谦君第一次接触到神秘侧。

    他放下放大镜,惊奇地问,“江面上反射出来的红光字符是怎么回事?”

    科长平淡地说,“那是天纂,是一篇咒语,具体的东西,等你权限够了,自然就会知道。”

    科长将第二张照片推倒我面前说,“你用放大镜在仔细看看这张。”

    除了文字。

    科长让保管员打开青铜匣子,他看到里面躺着三只奇异的生物,都是只有巴掌大小。

    他用放大镜又重新看了看第二张照片,然后又看了看青铜匣子里躺着的这三只怪异生物,他突然意识到我错了!

    这个世界果然不简单。

    科长指着青铜匣子里的怪异生物,对他说,“这两只长得有点像野鸭子的东西叫蛮蛮,另外那个长着鸟头蛇头东西是旋龟,都是地下世界的东西。”

    他第一次知道了地下世界。他仔细看去,那两只蛮蛮长得很惊悚,只有一只翅膀和一只眼睛,那个旋龟也很恐怖,头是红色的鸟头,尾巴是黑色的蛇头,黑色的龟壳上布满尖刺。

    他甚至看到旋龟壳上有几处裂痕和血迹,蛮蛮受伤也挺重的,其中一只的脚都断了。

    只是第一眼,他便认定了这会是他今后的工作与人生了。

    忘了说一句,其实一开始,我朝也并不是粗暴的对待祖传的东西的。

    而那一次的接触,也让周谦君知道了《山海经》,并一直携带至少。

    后来他翻阅了这本奇书,上面有关于蛮蛮和旋龟的记载,与他当时看到的青铜匣子里的生物描述一致。

    山海经中写到“其状如凫,而一翼一目,相得乃飞,名曰蛮蛮,见则天下大水。”,这段话的意思是蛮蛮长得像野鸭子,只有一只翅膀和一只眼睛,两只蛮蛮凑到一起,才能飞行,能够引起暴雨。

    “其状如龟而鸟首虺尾,其名曰旋龟,雨以其为孽。”旋龟会引起河水漫长。

    为此,他当时还非常的困惑。因为当时造成涂山崩塌,淮河恶浪,外面一直在说是泥石流,环境破坏,万万没有想到会是地下世界的存在。而且还是这么小的存在。这真的很颠覆人的世界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