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占据多数的意志

    “堂堂的神灵大人,就是这样的人吗?”妹子没有理会

    林枫的调-戏,冷声说道。

    林枫说道:“让你失望了真是对不起啊,不过我并不是

    什么神,我就是一普通人罢了。”

    林枫很无奈。世人不了解,他们很难做。世人了解了吧,

    同样也很为难。

    “普通人?你以为我们会因为你是普通人才出现的吗?

    ”

    “那我是什么?”林枫问道。

    “恐怖的源头。”

    “罪恶的起源。”

    “如同恶魔行走在人间一样。”

    问出那个问题之后,妹子却丝毫不打愣的开口说道,就

    好像演练了无数遍一样。

    “呃?我有那么坏吗?”听完那些话,林枫无语道。

    他可以理解对方打着大义的名号,向自己身上泼脏水的行

    为,但是这脏水泼的这么赤果果的。真的就好吗?

    政治啊!果然是当你自以为理解了其黑暗,才发现你所见

    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我不是在泼你脏水。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想你也应该看

    一下那部神了。”

    林枫愣了一下,摇了摇头,“居然是分不清现实与虚拟啊

    !你以为是演话剧吗?现在的00后啊,真让人失望啊。”

    忍不住,林枫便开了地图炮。

    不为其他,实在是郁闷的厉害。

    这世界最大的邪恶,估计也就是举着“正义”的旗帜,来

    完成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妹子咬了咬牙,似乎有些生气的模样,那冰山一般的表

    情有了一点融化。

    “对了,这个就是传说中的蛊吗?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啊。”林枫动了一下刚才被抱住的左手,他已经认出了进入

    自己体内的是什么。

    蛊,是一种人工施以特殊方法,长年累月精心培养而成的

    神秘物体。可以大可小,一般为动物,动物类的一般两只为

    一对,但也有极少类为植物。而施种的方法可以直接施种也

    可以间接施种。蛊只能是女子所养、所种。男子无法养种。

    与湘西赶尸术、泰国降头术并称为东南亚三大巫术。

    蛊为远古之时所传神秘巫术,并只在湘西苗族女子之中所

    有流传,世循传女不传男,其他民族不曾有,纵有类似。但

    也远不能与此物相比。早为三苗先民用于情誓,两只为对,

    亦称****。如遇背叛,一方自尽,蛊从其体内飞出,引动另

    一****破体飞出,使其巨痛七日之后方气绝而亡。后来有汉

    族男子进入苗疆,见苗女多情,便居住下来,待二三月后。

    借口离开,许久不回,苗女自尽,汉人蛊飞人亡,导致谈蛊

    色变。文人学士交相传述,笔之翰籍,一部分医药家,也以

    记下一些治蛊之法,但所记之法,多不可取。蛊有多类。如

    人患病需对症下药才能药到病除。

    他的左手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黑色的蛊虫。

    他不知道妹子是怎么搞到的蛊虫。这玩意儿可谓是真正的

    刺客了。所有超凡类的存在,也许会注意到其他拥有超凡力

    量的人。但是一个普通人,身上带有寄生虫的普通人。哪个

    会在意?所有人都有吧!

    看着那蛊虫顺着他的手臂,如同毒蛇一样,刺入了他的胸

    膛,穿透了那颗稳定跳动着的心脏。林枫却没有生气。

    因为这个妹子只不过是个死士?或者说是说脑残?

    否则她绝不会用同心蛊,一只刺入林枫的心脏,一只在

    她的心脏。而且。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痛苦或者异样的表情

    。

    “对,同心蛊,一人死,另外一人必死,面对你这样的

    存在,如果真的有东西可以算计你的话,我想就是这个了。

    ”妹子面无表情地说道。

    林枫伸出一只手,相当顺利地点了点自己的胸膛。半响

    ,林枫脸上才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容:“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可不可以告诉我是谁想对付我。”

    “没有任何人指使,就是我自己。”妹子突然激动了起

    来。

    “可怜的孩子,被洗脑了。”

    炎黄子孙虽然起源于道,但是在我们身上还有另一种秩序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君子”观念在中国各家中,“君子”一语,广见于先秦

    典籍,在先秦典籍中多指“君王之子”,着重强调政治地位

    的崇高。

    换句话说,就是有权有势的人应该让自己远离危险,所以

    林枫一点儿也不相信她就是幕后黑手。

    林枫突然一个跨步,身子化作了一道残影,出现在了那个

    妹子面前,朝着她伸出了手。

    妹子双眼顿时瞪大,不过又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接着

    反而挺起了胸膛,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因为同心蛊的关系,她的性命与眼前这个跟传闻当中一

    点都不相似的诸神回归之人。如果她死亡的话,那么诸神回

    归之人也会死亡。

    她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只是,预料当中的痛楚和死亡到来的冰冷并没有出现,

    林枫的手只是在她的头上摸了摸,用一种看流浪小猫的同情

    眼神看着她,同时还发出那种令人相当火大的叹息声。

    给人一种“你是白痴所以我不跟你计较”的感觉。

    “你给我去死!”

    那个妹子终于被激怒,黑夜当中,划过了一道寒光。

    林枫的脖子被匕首划中,却没有任何鲜血涌出来,很明

    显林枫的身体更硬了。

    而这时候,八个老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将林枫和妹子

    两人包围了起来。

    “果然是你们。”林枫皱了皱眉。

    熟人啊!去洞府前,那些个修士。

    “又见面了。跟我们回去。”其中一个老人说。

    林枫没有理睬他,只是伸出手。抓向妹子的心脏。

    妹子认命似的不动。

    林枫没有杀她,而是把她心脏中的蛊虫取了出来。

    他本就是神农传承,想用虫子杀他?这得多天真的想法啊

    !

    不是不想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他早杀死进入

    自己体内的虫子了。

    “连蛊都不行吗?你果然已经不是人了。”老人说。

    八个老人见林枫杀死了蛊虫,并没有移动身子,而是盘膝

    坐了下来,口中念念有词,淡淡的光茫从他们身下的地面之

    上散发了出来。然后开始朝着四面八方蔓延。

    短短几秒钟之后,一个复杂无比的阵图出现在了地上。

    在这个阵图出现的刹那,林枫手上死去的同心蛊突然化为

    了飞灰,那飞灰瞬间调转了方向,一端刺入到了大地当中,

    一端将林枫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远远看上去,就如同一个

    巨大的,黑茧伫立在黑暗当中。

    “你以为同心蛊就是我们就杀手锏吗?不,你错了。既

    然你的力量与大地有关。现在我们用阵法将其与大地联通,

    等于拥有源源不断的力量。”为首的那个老者在心里暗道。

    抬起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林枫,如同两道利剑。

    “林枫,你还不明白吗?我们代表的是这个世界的意志

    ,你很强没错。但是你可以跟大地对抗吗?你的敌人根本不

    是我们!这场战斗,你注定是失败者!”如同洪钟一样的声

    音在夜空当中响起,却只限于在这一小块区域回荡,并没有

    影响到外面。

    “失败者!”

    “失败者!”

    那声音在林枫的耳边回响着,就好像要钻入到他的心灵

    深处一样。

    老者目光死死盯着林枫,希望自己的“攻心手段”可以

    有一点作用。只要这个家伙露出一个破绽。用整个大地作为

    后盾……

    不,大地也不是他们羽后手。他们的后手是……

    “天道,是你吧!”林枫自言自语。

    随着他的自言自语,时间竟然发生了停滞。

    一个声音说:“我不是天道。我是盖亚。”

    那声音非男非女,却拥有着绝对的力量。

    “那你还等什么?”林枫问道。他体内的传承不断散发出

    危险的光芒,显然他是要拼命了。

    “你这是要跟我打?”盖亚问道。

    “不好意思啊!我是道,总是会忍不住地逆一下。”

    林枫说着道歉的话,却一点儿也没有道歉的意思。

    “我为盖亚,伤害我就等于伤害地球。”他说。

    林枫没有出声。似乎是在权衡轻重。

    “而且我也不是你的敌人。”盖亚又说。

    “哦?”林枫挑了挑眉,一幅“信你我是白痴”的样子。

    “看来你并不知道?”盖亚说,“神是不死不灭的,至少

    强大的神灵们是如此。他们即使被击杀,也只会转化为神圣

    粒子。等待被唤醒的一天。”

    盖亚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到这力量的。不过在真理

    到来之前,愚昧总是压倒真理的。我不希望你的力量用在不

    恰当的地方。”

    “好了!冠冕堂皇的口号就不用喊了。”林枫打断他。

    “这不是口号。文明总是要发展的,神学不应该是文明的

    终点,而应该是起点。”盖亚说。

    “那你想我怎么做?”林枫问道。

    “去吧!去你应该去的世界,不是有神邀请你了吗?也许

    一千年,也许一万年。文明总是可以理解的,那时候,才是

    你应当回来,真正唤醒他们的时候。”

    ……

    时间又流动了起来。

    “这儿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们会在这儿?”

    集体的意识出现了短暂的缺失。就好像他们一时间集体失

    去了一段时间一样。

    (全书完)(未完待续。)

    PS:  只剩七个人看了,所以不说啥了,本书完本。谢谢诸位最后的支持,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