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正经事”要严肃(1/4)

    随后追上徐民,王大凤吆喝:“你等等我。走这么快干吗?怎么样?我就说吧!这林家绝对有药!”

    她说的是这么肯定,简直是认定了林枫,这一切其实都不是无缘无故,而是有原因的。

    这一切还要从林家发财说起。

    时代向“钱”看,这么一个贫穷的小村子,哪家不想发财?

    正好徐民在外打工不顺利,回了家。

    一开始吧!王大凤是看林枫又是承包山,又是弄水库的,希望可以帮自己男人找份活干。

    就这么巧,她登门拜访的那一天,林母正在向林枫的二伯、二伯母,吹嘘林枫捉毒虫,赚的第一笔金。

    门外的王大凤一听,捉点儿虫子便有十几万。什么找份活干,全丢九霄云外去了。

    转身便回了家,让他男人连夜去捉毒虫。

    只是他们又怎么知道,这附近的毒虫都让林枫捉完了。最后他是一只毒虫都没捉到,反倒是被毒虫蜇了。

    “我就知道他们家有药,不然这毒虫怎么不蜇他们?打明个儿,我再去多要些药,捉毒虫,也就不怕了。”王大凤一边向家走,一边絮絮叨叨说个不停。

    终于,她把徐民惹烦了,停下,怒吼一声:“你够了!”

    他一大声吼,倒是震了王大凤一下。随后王大凤不可思议道:“你吼我!”

    吼过一声,徐民又恢复了平静,与自己老婆讲理道:“你别乱来,人家有药,那是人家的本事。都是乡里乡亲的,以后被人发现了,多尴尬。”

    “尴尬?你现在要脸了,过去你骗我上床,说你有车有房,你怎么不尴尬?”王大凤怒道。

    王大凤发了认,徐民就更小声了:“我是有车(平车)有房(大瓦房)。”

    “你说什么?”王大凤没听清。

    徐民不出声。

    “你到底干不干?”王大凤质问。

    “不干!”徐民倒也硬气,虽然外出打工多年,却依然有一颗赤子之心,占别人便宜的事,他不干。

    “哎哟!你揪死我了。”

    “你干不干?”王大凤揪着他的**问。

    徐民的肉是虚肉,与田士那种实在肉不同。肉练的实在,挨打也不疼。可这肉一虚,再这么一揪,那是钻心的疼啊!就好像这肉随时都会掉似的。

    而且对揪人者来说,这虚肉手感更好,也更有成就感。

    “不干!”徐民知道自己的肉不经揪,一把挣脱王大凤的手,便向家跑。

    他跑,王大凤追,很快便没了人影。

    路上发生的小插曲,没有一个人知道,这只是他们夫妻俩的小秘密。

    不知道秘密的林母还羡慕人家,说:“大凤(这)媳妇真是个好媳妇,真疼她男人。”

    感叹之余,她还看了自己儿子一眼,故意叹气说:“唉!我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儿媳妇便好了。”

    老妈这是怎么个意思,林枫是心知肚鸣。不过他却没有答话,他也不能答话,谁让他没有女朋友的呢?

    正这时候,陶桃从厨房出来,眨巴下眼睛说:“媳妇儿?谁要找媳妇儿?”

    有人接话,林母也不管这孩子是不是太小,直接说:“当然是你林叔了,都快是奔三的人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什么奔三啊!自己才二十八好不好。

    林枫心中很不满,却无法反驳。如果他敢说他才二十八岁,他母亲下一句,一定就是:“你看人狗蛋,和你还是同学,人孩子十八岁,儿子就会打酱油了。”

    不过,显然所有人都小看了陶桃的早熟,或者说是“腹黑”。“奶奶,要不要我帮林叔介绍个女朋友吧!”

    这小丫头,绝对就像是她家人说的那样,挑事儿不怕事大。

    更郁闷的是,林母竟然还信了,她不仅信了,还正面回应陶桃道:“什么样的女孩?可得是好的,要有文化,要知书达礼……”

    “你好了,瞎说什么。”林老汉打断她。

    林母不干道:“什么叫瞎说。我儿子是大科学家,当然要找文化人,这叫有共同语言。你什么都不懂。”

    “是是,我不懂。可我再不懂事儿,也知道这不应该是一个六岁的娃办的事。”

    得!他们又要争论一番了。

    陶桃拉着林枫的手,向外走,一幅我有秘密说的样子。

    林枫牵着陶桃出了院,来到门边的石臼坐下,小声问陶桃道:“你有什么事吗?”

    只见陶桃小大人似的上下打量下林枫,然后用一种恩典的口吻说:“林枫,你本来只有五十九分,不过看你还算有本事(鱼好吃)的份上,加1分,你及格了。”

    这都哪是哪。如果是一个大人这样说,只会惹人生气,而陶桃只是个孩子。她这样说,却很可爱。

    小孩子们总爱装大人,但是他们装的又不像,总是让人哭笑不得。不过也正是这样,他们才如此可爱。

    林枫没有生气,反而笑道:“谢谢。”

    林枫的感谢,她坦然受了,然后一本正经道:“林枫,我帮你介绍个女朋友吧!”

    “呃?”这可真是惊了。

    林枫问她道:“陶桃,你知道女朋友是什么吗?”

    “这我当然知道了。女朋友才可以一起嘴对嘴的换口水,才可以一起睡觉。”陶桃说。

    林枫惊了,失声道:“陶桃,这是谁教你的?”

    陶桃说:“这还用教,网上到处都有啊!”

    这一刻,林枫觉得他理解长老们了。心想:是应该扫黄打非了。这才六岁的小女孩啊!太污染祖国的花朵了!那些该死的码农,除了男女之事,就不会写别的了吗?枪毙,只要再写牵手以上统统枪毙。

    如果是我的女儿、孙女……

    如果是我的女儿、孙女……

    “林枫。”

    “林枫你怎么了?说话啊!”陶桃摇醒了林枫。

    林枫说:“陶桃,你不是一直叫我林叔叔的吗?叫林枫叔叔也行啊!怎么直接叫名字了,这多不礼貌啊!”林枫尽量温柔,尽量微笑。

    “严肃点儿,林枫同志,你现在不应该拿我当小孩看,我们是在谈正经事呢?”陶桃不仅没有听劝,反而一幅我很严肃,我在训下属的模样。

    [这周蚊子推,据说是最渣的推荐位了,不过正好拿来还帐。还请喜欢本书的继续支持本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