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失效的法术(2/4)

    看看秦齐正向前冲的姿势,以及田士刚刚把他拦下,便知道这时间有多短了。

    “什么?”武公子大惊。

    他是个修士,身为修士,他的法术在凡人身上就没有不成功的。面对人生第一次的失败,他当然很惊讶。

    “不可能。**术。”他再度催动自己的**术。

    随着他加大施法,施法的范围一下子扩大了。

    田士皱了下眉,带着秦齐远离了他。

    “林枫,我会帮你的。”

    法术范围中有林枫,还有陶桃,而陶桃很讲义气,留在了林枫身边,并没有离开。

    “不可以!”武公子这一次的打击更大,因为他加大了施法,几乎把这一次吞食的灵气,全都放了过来。没想到不仅林枫没有中招,连一小姑娘都没事儿。

    陶桃当然没事了,看她气运之中,又是跳出官印庇护,又是吓死人的财运积云。

    当武公子扩大了施法范围,就注定了他的失败。

    很可惜,他显然没有林枫的一双眼睛,他根本就看不见林枫看见的,所以他真的很受打击。

    “怎么会?怎么会没用?”

    这打击太大了。林枫觉得如果自己也花了二十亿,却什么效果也没有,估计他也不会比武公子表现得多好。

    林枫摸了摸鼻子说:“其实我也是修士。”

    他是为了让武公子好过一点儿,不管怎么说武公子他们也算是林枫半个引路人了。

    田士的食材,再加上武公子外放的法力,这一切加在一起,才促进了林枫的突破。

    不管他是有意也好,无意也罢,这因果都是欠下了,所以林枫也不想太过分。

    “你!我们走!”

    可是林枫说话的时机太不对了。

    武公子怒视林枫,他觉得林枫是在嘲笑自己。一个凡人,竟然嘲笑自己一个修士。如果自己的法术可以……

    不过现在还说什么,他要回去,好好查查自己法术出了什么问题。

    “林先生,我们要的其实就是想要块地,养一些东西。”田士听了林枫的话,思考了一下,缓缓说道。

    “田士,走!”

    不过,与田士有点儿怀疑林枫的身份不同,武公子是一点儿也不想多呆了。

    高高在上的来,灰头土脸的现在。田士知道武公子心高气傲,所以在武公子催了第二次后,田士也只能走了。

    “唉!你小心。”事情闹到现在,秦齐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没事,有理走遍天下。”林枫笑道。他并不在意。

    “林枫,他们,不是那么讲理。”秦齐尴尬道。

    “没事,有我在呢!”陶桃拍胸脯保证道。

    秦齐看看陶桃,他真的想告诉陶桃,他们是修士,像今天这样,他们再使了修士手段,陶桃再有背景也没用。

    “不行!我得警告他们一下。”秦齐今天已经是好心办坏事了,他不希望再出什么意外,所以他立即外出打电话去了。

    上了车,武公子把车子交给田士看,自己便取了张废符,试验自己的法术。

    所谓废符,就是修士制符时,没有成功的符。不过这符虽然失去了应有的威力,却同样可以试验法术,引导出符的灵力。

    “我的法术没有问题啊!”

    不管武公子怎么试验,他的法术都依然有用。

    “走,我们去喝酒。”看自己朋友这么纠结,田士一打车把,对武公子说,“我知道这附近有处不错的会馆。”

    武公子点了点头,他现在真的想喝点酒了,因为他直到现在也没弄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法术失效。

    至于说林枫解释说自己也是“修士”,他根本就不相信。

    没错,修士的世界是很神秘,一般人连他们是否存在都不清楚。

    但是这个圈子又很小。师门、传承、引路人,等等等等,任一个修士都不是孤立存在的。

    想像古代一样,没有人知道你是从哪来的,突然哪一天,便从哪个山沟子里蹦出来,在这个时代根本就不可能。

    只要是活人,在这个时代都有痕迹可查,就更不用说修士们的特别消耗了。

    正因为有迹可查,武公子才不相信林枫的真话。

    车子很快开进会馆,田士与武公子一进去,便有人招呼。

    “哟!田公子。”

    陶艺这几天的心情也不好,自从在专卖店被人打了脸,她这些天,便一直泡在会馆中。享受别人的吹捧,以缓和自己受伤的心。

    今天,她都打算离开了,却偶然发现了田士。

    任何国家都有隐形的富豪,而田士便是其中之一。

    这是陶艺偶然知道的,却连句话都递不上,现在她既然撞上了,自然不会放过。

    “你是?”

    田士回忆了一下,他发现自己不认识这个女人。修士的记忆力通常都是很好的,认识了就不可能忘。

    “田公子贵人多忘事,上次的经贸协会上,我们见过一面。”陶艺微笑着道。

    当然,她没有说那个协会,她本身是没有资格参加的,是她求着自己的一个“面首”,这才混了进去。但也只是混了进去,与可以坐前排的田士不同,她只远远坐在后面。

    “哦,原来是……”

    “我姓陶,陶艺。”陶艺报上自己的名字,并递上自己的名片。

    “原来是陶女士。”

    名片上印的头衔很多,什么亚洲友好合作会理事,什么中国教育形象大使,什么西部开发经委会会员……

    等等名头,很多。

    如果是普通人拿了这名片,恐怕立即就会对其“高大上”,叹为观止起来。

    但是田士可不是普通人,一见这名片,便知道了陶艺的身份,高级公关。

    这是一种周旋与男人之间,获取利益的一种“职业”。田士自己都有养过这种人。

    “叫什么女士,人家又不大,叫陶艺就行。”陶艺热情道。

    “好的,陶艺,你看我今天是陪朋友。”田士叫着名字,却已经开始赶人了。

    “哎哟!这位公子好像心情不太好,发生什么事了吗?也许我能帮的上一点儿小忙。”陶艺说着,不仅没有走开,反而坐下了。

    [感谢“开心宇诚”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