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代天佑人(3/4)

    身为高级公关,这眼力要活络,眼力不活的也赚不到,这么多的名头。

    可是陶艺偏偏就无视了田士的拒绝,直接坐了下来。

    “大河向东流哇……”

    田士皱了下眉,正准备赶人,他的手机铃声就响了。

    “谁的电话?”武公子问道。

    田士取出手机一看,说:“是秦齐。”

    “不要理他,我们喝酒。服务员,上酒!”武公子道。

    “好,喝酒。”陶艺立即殷勤地代替了服务员,取酒上酒。

    田士见她这样,也没有再赶人,挂上电话。

    “大河向东流……”

    田士是没有接,但是备不住秦齐又打啊!

    “哟!这还没完没了是吧!关机,关机,把手机关了。”武公子生气道。

    “哎哟!这位公子,怎么这么大的火气,这是怎么了这是?”陶艺小心安慰,开始旁敲侧击。

    武公子大口喝了一杯红酒,这才说:“打脸了!被人打脸了!我本打算投资一块地皮,但是人家不稀罕。”

    武公子很郁闷,不过到底有外人在,他说的很收敛。

    “哎哟!怎么会?这儿可是淮北。哪个不开眼的,竟然把投资商往外赶。告诉我,我收拾他!”陶艺大气道。

    “你!”

    武公子看了她一眼,自己取过红酒,自己给自己倒上。

    态度很明确,就是根本不信你有这本事,废这个话,我不如喝酒好了。

    “哎哟,还不看不起人。看看,这是什么?”说着,陶艺从自己的小包中翻找自己的名片,从中找出一张,一亮。

    《淮北市规划局》。

    “哟!有点儿意思。”武公子看到这名片,笑着夸了一句。

    “那是。”陶艺得瑟道。

    武公子却立即泼了她一盆冷水道:“不过,没用。我看中的地,在乡下。我看中的是那儿的环境。可是那儿却被本地村民承包了。”

    “咯咯,原来就这事儿啊!这还不简单。”陶艺又向自己包中找去,抽出一张名片,《淮北市环境保护局》。

    名片一亮,她说:“以环保的名义,让他退租就是了,到时候你再把它买下来。盖什么,都随你。”

    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武公子也有了兴致,问道:“你真的可以办到?”

    “这是当然,名片不都亮给你看了吗?”陶艺笑道。

    “田士,你怎么看,我刚从国外回来,国内的情况不太了解。”武公子虽然心动了,但是他却没有直接答应,而是问田士的意见。

    老实说,陶艺的法子真的很有可行性。作为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人,田士认识许多的白手套。

    而在这许多的白手套,真正有实权的,往往还是女性白手套。

    这个国家的人文历史就决定了,比起男人的忠心,他们更愿意相信自己女人的忠心不二。

    而这个陶艺既然可以参加亚洲经贸协会,不是她的能量很大,就是她的枕边风很厉害。

    但是,身为一名女人,不管她是哪一方面的能力,都足以保证她的计划实施。

    所以田士点了点头,认可了她的能力。

    见田士点头,陶艺便知道这事成了。于是她开始打听武公子的身份道:“这位公子国外回来的。是在国外读书,还是……”

    “华侨,我是海外华侨。这趟回来,是想投资的。”武公子介绍自己道。这没什么不可以说的,这本来就是他明面上的身份。

    “呀!原来还是爱国华侨,那就更好办了。交给我,这事我一定帮你办的妥妥的。”陶艺保证道。

    “好。来,咱们干一杯。”武公子开心道。

    这时候,他这酒也才喝的有了酒味。

    村子还不知道这事,林枫也没有对外说田士与武公子的事。

    “林枫,对不起!这事是我失策了。”秦齐没有打通田士的电话,感觉自己给林枫惹了个**烦,非常过意不去。

    “没关系。要不是你,我们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菜。”

    林枫一点儿也不怪秦齐,真的。

    是,林枫一开始是不太喜欢秦齐,但是接触下来后,他却发现秦齐这人并不坏。只不过是好心办坏事,但是这最后的结果也还是不错的。

    “这是我的手机号,如果有什么事,记得打我电话。”秦齐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在林枫的手机上留下了自己的号。

    陶桃也保证道:“放心吧!林枫,我会给你找个好女朋友的,到时候绝对没有人敢惹你!”

    得!陶桃这是拿林枫当吃软饭的小白脸了,什么都需要女人庇护了。

    搞的林枫一肚子怨念,恨不能上《人民日报》登报天下:“我是修真!”

    不过这么干的话,他更有可能进精神病院。这点社会常识,他还是有的。

    至于赵老与胡老,在胡老以因为赵老的原因,害他被抓为人质,赵老要负责,花要分他一半儿。

    最终赵老运走了2/3的花,胡老1/3,和平结束。林枫也又收入了三十万,没有多要。

    所有人都送走了,林枫这才有时间好好看一下自己的状态。

    一品神农地师,这一点林枫已经知道了,但是他发觉他又有了别的。

    除了他自己早有感觉的,厚土载德与驱毒避邪外,又多了第三个,“代天佑人”。

    这个可就有点大了。林枫上了电脑,狠狠地查了一番,发现这句话有三种解释。

    第一,君权天授,所以君王可以称为“代天佑人”。

    第二,教化众生。也算是代天佑人了,这一点是儒家提出来的。

    可是看看这两点,林枫都不觉得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

    第一君王,他就一农民的儿子,君王个蛋蛋。纵观中华历史,真正农民干上君王的,除了老朱,你看还有哪个?就是最接近的刘邦,人家在造反时,也已经是亭长了,体制中人了。

    林枫估摸着,以自己的年纪,就是现在直接投入体制,他也干不了君王,因为这时代早没君王了,就更不用说做一个人皇式的君王了。

    放弃!君权天授,根本不可能的。反正林枫不觉得自己有这本事可以忽悠人们改信他这个君王。

    这专业性也不对口啊!他干过的是科研,又不是政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