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收下徐民

    与这片土地几千年来所形成的政府公信力比起来,林枫空嘴白牙是远远没有胜利的可能。

    知道那货是狗熊,村人们却偏偏认定是大熊猫,林枫也是醉了。

    见林枫不出声,七叔继续说道:“这个大熊猫现在是在咱们村了。”

    “是的。”林枫点了点头。

    “那么这个事怎么处理?”七叔问林枫,一双眼睛巴巴地望着林枫,带着莫名的希望。

    林枫想了一下说:“这个应该上级会拿主意吧!或者是迁走,或者是动物园。”

    “呃,是是,对对。”

    七叔连连应是,却满是失望。

    “七叔,你到底有什么事?”林枫见他这样,好奇道。

    “没,没什么事。你接着洗,我回了,回了。”七叔起身,步履蹒跚的离去。

    “这是怎么回事?”林枫想了一下,并没有深想,继续洗他的澡。

    七叔出了林家,便立即被守候的大队长们围住。“七叔,怎么样?枫子答应没有?”

    所有人都渴望地看着七叔,等待七叔的答案。

    “唉!”七叔先是叹了口气,然后才说,“这是什么?这可是大熊猫!大熊猫落在咱们这个地方,人领导会不管?等着吧!也许今天,也许明天,上面便会来人。咱们也不能难为人孩子是不是。”

    七叔都这样说了,其他人互相看了一眼,也只能叹了一口气了。

    七叔来的快,离开的也快,并没有占用多少林枫洗澡的时间。林枫很快流完了澡,刚一出屋,就看到自己老妈正在用鱼喂熊大。

    “妈,你怎么用鱼喂它?”林枫随口说。

    林母说:“我也不知为什么,是它自己要的。”

    “哦。”林枫点了点头,心想:这货的样子太有欺骗性了,我差点儿都忘了它是食肉的。

    “妈,我出去了。”

    林枫边说着边走向门外。

    “枫子,你等一下,民子来了。”林母说。

    “他?哦。”林枫转身又向回走,奇怪他怎么又来了,是来感谢的吗?还是生命能效果太好,吓到他了?

    不同的情况,需要不同的应对。

    然而,林枫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你的脸……这是怎么回事?”

    一进堂屋,林枫便看到了一个猪头,脸上、头上,一个孢,两个孢,三个孢,一共三个孢,最小的孢也有拇指大小。

    如果不是他身上的生命气息很正常,没有黑气存在,林枫真的要怀疑他是不是又被毒虫子蜇了。

    “我的脸……”徐民摸摸他的脸,又看看自己身边的老婆。

    还能是怎么回事?他老婆打的。

    昨晚他是跑了,跑的很快,反正他老婆王大凤是没追上,但是他宁愿他老婆跑的比他快。

    那可是真的砸啊!地上,拳头大的石头,她是捡了就砸。

    “看什么看?我来说。”王大凤眼睛一瞪自己男人,然后对林枫说,“林枫兄弟,你是个有本事的。你看看你雇人不?徐民还是有些力气的。”

    不要看她拿石头砸自己男人,还这么凶他,但是她是真的不想徐民外出打工。累死累活不说,还总扣工钱,压工资。

    以前是没办法,现在有了林枫,她当然想让徐民留下。

    其实她一开始打的便是这个主意,只不过第一次是偷听了林家的谈话,想赚大钱。现在大钱是赚不到了,她这又上门来了。

    当然,徐民本身是不想来的,怕丢人,但是丢人总比丢石头要好吧。

    “这……也好。”林枫看看徐民,直接点头道。一是他确实需要帮手,比如搬个花,打个杂,他也好有更多时间办正事;二是徐民是他第一次治病祛毒救的“人”,他也想看看生命能对人中的毒有没有什么副作用。

    “真的要我?”徐民惊讶道。

    在徐民的意识中,自己是抢过林枫财路的人,对林枫他总是会有点儿心虚。

    “要了,要了。林枫大哥都说要了,你还瞎嚷嚷什么。好了,你跟着林枫大哥好好干,我上班去了,快迟到了。”

    林枫还没开口,王大凤便“的的的”,把什么都说,然后转身骑着她的电动单车,上班去了。

    “弟妹,是在哪上班啊?”留下了徐民,林枫随口问道。

    怎么说,林枫也离家好多年了。一些人,还能记得,但是对他们的工作与关系,林枫却不可能知道了。

    “哦,她在镇中心医院当护士。”徐民说。

    对这个老婆,徐民还有点小骄傲。他是在医院认识的王大凤,认识后,他便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最终他以“我有房有车”,把王大凤拿下。

    “哦,原来是护士啊!”林枫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什么。

    “林大哥,我要干什么?”徐民问道。

    “嗯,你先跟我上山。”林枫想了想说。

    徐民跟着林枫上山,看到林枫上山,熊大也立即起身,跟在后面。

    到了自己承包的山,林枫对徐民说:“这儿是花室,你先整理一下,过两天我再去订些新花来,由你来打理。”

    林枫现在虽然入了品,但是他还是人,还需要吃,需要喝,所以这生意自然还得继续。

    当然了,生意还想继续,他就只能订一些新品种的花了。同样的花,胡老买了一遍,赵老也买了一遍。继续再养同品种的花,估计就不是那么好卖的了,所以林枫需要换样子。

    “哦,好的。”徐民点了下头,立即去花市干活。

    林枫打开门,告诉他干什么,接下来林枫是要上山的,但是他发现跟在他们身后的熊大,死盯着花室中的蜂箱,直流口水。

    花室的花虽然连夜被赵老胡老叫来的人搬走了,但是花室中依然是花香扑鼻,以及一丝甜甜的花蜜香。

    林枫走向蜂箱看了一下,发现蜂箱中的蜜蜂竟然已经酿出了蜜来,还不少。

    金黄色的蜂蜜有如饱满的石榴嘴一样,鼓鼓的,裸露出来。

    这实在是太快了,也太多了些。一只蜜蜂,理论上一天可酿0.5克蜂蜜。

    而林枫移来的这些蜜蜂总数还没有一百只,蜇熊时又死了十几只。这几十只的蜜蜂,又能酿多少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