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土蜂蜜

    “徐民,你留下工作,我先把蜂蜜送回去。”林枫与熊大达成了协议,便把蜂蜜给它,又对徐民吩咐道。

    徐民说:“林大哥,你回吧!这儿交给我了。”

    徐民立即干起活来,他是受刺激了。林枫可以与动物交流,他没这本事,只有干活了。

    熊大一把抱过蜂蜜,直接便往嘴巴中塞,先是舔,发现真是蜂蜜,直接便吞了。连蜂蜜加竹子一起咬下,咬烂嚼碎。三两口,所有蜂蜜便进了它的肚子。

    吃光了,还没回到味来。

    熊大看看自己爪子上沾上的蜂蜜,舔了起来。

    一边舔,一边看看花室,一边又看看林枫提着蜂蜜回家。

    很快,它的熊脑子反应过来了。

    蜜蜂真的没有蜇他,蜂蜜真的都在他桶中了,那里面已经空了。

    这一反应过来,这下好选了。一边是空的,只有危险的;一边却是满的,给蜂蜜吃的。

    熊大二话不说,再不看花室一眼,直接屁颠屁颠地跟上林枫的脚步。

    一边跟着,一边直对着蜜桶流口水。

    “你可不要想偷吃,如果你敢偷吃!我就把你宰了,吃熊掌。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我可知道。”

    一路上,熊大从开始跟着,到后面小动作不断,不断向蜜桶中伸爪,这前后不过才一分钟。

    这才林枫知道,这货光收买没用,你还得威胁它。

    果然,林枫一说吃熊掌,熊大立即吓的不敢伸爪子了,而且还把自己的爪子保护的很好。显然,在盗猎者的手中,它已经知道所谓的熊掌,就是它的爪子齐根切掉做出来的。

    一听林枫说吃熊掌,它一边保护自己的爪子,一边直摇头,可怜兮兮的看向林枫,似乎在说:“我很乖,不要切我的爪子。”

    “唉!好了,再多给你一份。”见它这样,林枫于心不忍,又掰了根竹子,挑出一陀蜜来。

    不是林枫心狠,在故意欺负它。林枫是为了它好。

    网上的事,林枫也知道了。闹的这么大,不仅意味着熊大出名了,同时也意味着熊大已经进入了离开利国村倒计时。

    这可是中国,不要说熊猫了……呃-又忘了,这货是狗熊,不是熊猫。但是,即便是狗熊,你听说过国家允许私人喂养的吗?

    所以林枫不可以对它太好,万一这货吃滑了嘴,到了外面,外面的人上哪儿去搞林枫这儿的食材,他们就是知道林枫这儿有,他们也不可能单独列出这么份伙食费来。

    到时候回归森林,已经是它最好的结果了,坏的来说,饿死在哪家动物园,被人剥皮取胆,也不是不可能。

    别忘了,这货的真正身份是狗熊,并不是熊猫。刷上油漆扮国宝,骗一骗外行人还行。只要往动物园一送,这货的身份分分钟,便会暴露。

    熊大不是人,所以它根本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处境。它现在只知道,今朝有蜜今朝吃,哪管明朝饿死熊。

    林枫真心给它,它就吃。

    不过这一次,它已经学了乖,没有直接吞了,而是用舌头舔,一点一点地舔着吃。

    林枫不管它,继续向家走去。这货便一边舔着吃,一边跟在林枫后面。

    林枫提着捅,进了屋,它便坐在院子中,双掌抱住竹枝,全心全意地舔了起来。

    “娃子,回来了。那个水,还有没有,家里已经喝完了。”看到林枫回来,林母说。

    “喝光了?这么快?”林枫一愣,“我不是给备了一缸吗?”

    林老汉说:“还不是你妈得瑟,东家给,西家也给……”

    “怎么?不能给!”林母恼了,她与林老汉是两个性格。

    林老汉属于传统的中国人,财不露白。有钱了,要存起来,不让人知道。

    林母不是,她喜欢露财。以前是没的露,现在林枫出息了,她当然要好好露露了。

    “再说,我也没有给别人。你二哥一家,还有娃子的那些大人物顾客。”林母解释说。

    林枫听了说:“妈!我给你们的看着是水,但其实是一种滋养品。”

    林枫不是在骗他父母,而是他给的确实是好东西。这可是生命能,哪找去。

    他可不想像几年前一样,他们单位发的柠檬片,他自己都没舍得泡水喝,而是寄给了父母。

    可谁知道他放假一回来,便听父母说“酸”,不好喝,送人了。

    柠檬片送人便送人吧,可这生命能绝对不能送人啊!

    林枫又说:“那水很不好配的。”

    “你听听,你听听,我说是滋养品吧!这些天,我说我身子怎么这么舒坦呢。娃子,你再配一些,给你大姨、外婆他们也一些。”林母说。

    完了,等于白说了。

    而且外婆他们家,林枫一点儿也不喜欢,太现实。

    一开始,城里日子不好过,便听说老妈老给他们送吃的,后来平反了,工人阶级又起来了。他们就看不上自己家了,因为他们是城里的工人阶级,而林老汉是乡下的老农民。

    他们看不起自家,林枫自然也就不喜欢他们,所以林枫说:“没有了。我说过那滋补品很难得的。”

    听到林枫说没有,林母也便信了。那水她毕竟喝过,知道对人体的好处,所以她才会给人。

    因为是好东西,所以稀少,这很正常。

    “爸!这是我割的土蜂蜜,以后你们就喝这个。”

    当然了,他们是林枫的父母,林枫不可能不管他们,所以他便把土蜂蜜供献了出来。喝这个的效果,其实也是一样的。

    林母听是土蜂蜜,伸头一看,立即说:“这可是好东西,已经二三十年没见过这么真的土蜂蜜了。”

    林老汉说:“喝什么蜂蜜,我们又不喜欢吃甜食。吃糖还蛀牙。”

    “对对对,这土蜂蜜咱自己吃太可惜了。娃子,把它卖了。现在土蜂蜜很值钱的。”林母也说。

    他们哪儿是不喜欢吃甜食啊!糖为美味之首,就没人不喜欢的。他们之所以这样说,其真正的原因,就在林母说的“现在土蜂蜜很值钱的”,这句上。

    [新书领养,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