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季节

    这人民公仆为了党-国忠诚,不惜下到地方,这是工作的热忱。

    至于他们的态度问题,人家都仆人了,你还不许人家有个小脾气啊!就是在古代,这奴隶还有时候骂奴隶主呢?

    环保局俩人来的快,去的也快。他们平平淡淡的来,挥挥衣袖,不带走任何的土特产。

    平静的日子降临了。除了这帮游客外,村子又恢复了平静。

    不过这也就是村子,村子外面,特别是网上,那可是闹翻了天。

    这淮北竟然还真的出现了大熊猫。

    打脸哟,真的很打脸。不管反对党提出多少的证据来证明淮北就不可能有大熊猫,却无法推翻这帮游客带来的事实。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猜测熊大这货是别的什么地方来的。

    这本是事实,然而这货却会作啊!

    它不仅卖萌让人拍照,后来在它自己学会了手机拍照,它竟然还玩起了自拍。

    什么地方的大熊猫这么聪明啊!没有。这就是淮北独有的大熊猫。

    于是,网上那个闹腾。而熊大身上所有不像大熊猫的地方,反倒是成了它有别于四川大熊猫的证明。

    一派拼命地证明淮北不可能有大熊猫,一派便天天拍照,上传网上得瑟。

    当然,他们也不是真的为了证明什么,只是为了闹腾。特别是后来加入的人,更是为了好玩才加入的。

    利国村这地方,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么一头大熊猫。不过有它这么一头便足够了。

    除了这儿之外,你们谁见过大熊猫会玩自拍的?

    为了接近大熊猫,与大熊猫一起玩自拍,来利国村的陌生人,一下子多了起来。

    这一点从七叔笑开花的老桔子脸上便可以看的出来。

    随着游客们的到来,他们得住吧!住一晚便一百,这可比种地好赚多了。他当然开心了。

    “宝娃子,你看你二伯天天打电话让你去送鱼,你什么时候去一趟啊!”

    林枫想了想说:“行!我明天就出发。”

    不久前,林枫的蝎虫已经交货了,而这天也见天冷了,林枫也没什么好做的了。

    虽然他可以卖花,但是赵老与胡老都刚刚才买了几十万的花,如果没有特殊的品种,想必他们也不会再买了。

    就像是胡老说的,这月季与玫瑰又怎么可能一个价。

    现在林枫也有了点本钱,去一趟魔都淘弄一些价值高的品种,早被他提上了日程。他们这儿毕竟是小地方,几万的花,便顶天了,再好的花是没有的。

    见儿子答应,林母比哪个都开心。“好,好!我这就帮你准备准备。”

    “妈,这有什么好准备的,我送了鱼,便回了。”林枫说。

    “那怎么行?你好容易走了趟亲戚,怎么也要多住几天。”林母却说。

    “好吧!”

    林枫想了想,也便答应了。这亲戚确实需要多走动走动。

    而且天气渐冷,他不可能再卖蝎虫,不是说他没有蝎虫。而是他卖的蝎虫,打的名意便是野生蝎虫,在这大地回冷,万物寂灭的季节,你还弄的到一只只活蹦乱跳的蝎虫。

    你怎么解释?

    你就是说它们是野生的,人家也要会信啊!

    就算是你的蝎虫什么都合格了,这价格也要抹下去,因为这季节不对啊!

    林枫用生命能弄出的这一切,本身便没有多要。真要比药效,绝对是杠杠的,甚至那真正的野虫都比不上。林枫又怎么会愿意被人压价。

    季节既然到了,林枫也就不再勉强,让蝎虫们钻入地下,下卵生小的,明年可以卖的更多。

    不过在离开前,林枫除了安排徐民帮他打理之外,主要的还是威胁熊大。

    本来林枫以为上面很快便会来人,把这货弄走。不想人是来了,俩环保局的,却根本看都没看这货一眼,人便走了。

    而这货不仅与这村子越来越熟,甚至还撒起尿,画起地盘,渐渐有了在这安营扎寨的架式。

    而林枫种的果树,也不知是不是生命能的原因,竟然开花了。

    果树开了花,蜜蜂便出来采蜜。

    而当熊大发现了这点后,林枫的人造山,便成了熊大的地盘,撒了尿,直等着吃蜂蜜了。

    所以林枫不得不警告它。一是,不许它去掏蜂蜜,想吃,只能找徐民要;二是,它的警戒线无效,不许它伤人。

    狗熊属于一种有地盘意识的猛兽,万一因为有人闯了它的地盘,它把人伤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安排好这一切,林枫这才捉了二十条河豚,用专门装鱼的保鲜箱装了,离开了家乡。

    林枫这边刚离开,林母便立即打起了电话。“他伯母,真的让孩子在那边找?”

    她打电话的对象不是别人,就是林枫的二伯母。

    “这是当然了。孩子现在这么本事,当然要来大地方找了。难道你不想你孙子今后当个魔都人啊!”林二伯母引诱林母道。

    “当然想啊!”这一点,林母没有任何怀疑的,这可是户口问题,他们这代人可是吃够了农村户口的苦了。吃苦受罪,大队评分,这户口的责任来了。养老、看病……得,没这户口的事儿了。

    “对啊!我说弟妹,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下下一代想。这有了魔都户口,这孩子今后上学啊,是好学校任你挑。我还听说啊,咱们大魔都啊也要搞福利,像那什么鄂云鄂博,进来便有钱领。”

    “好!好!那感情好!”听到钱字,林母笑了。

    “就是。我听说老大家那位已经要在北京结婚了。咱们魔都也不比北京次不是?”

    “对对,他二伯母,让你费心了。”

    一说到老大家,林母立即便坚定了起来。

    正所谓一样米,养百样人。

    二伯母说的老大,便是林枫的大伯。只不过林枫这大伯,比起他二伯来,可就真不是个东西了。

    别的人家,是尽可能不亏了自家人。他这当老大的倒好,专坑自家人。

    林家老大林铭生,建筑队出身。然而他的原始积累,却是从他两个弟弟身上出的。

    让二弟入股,三弟给他干活。然后他还卷款跑了。至于什么股钱、工钱……

    中国这地面儿,他真的就老赖了,你还能怎么着,打他啊?那你就真的得进去,吃牢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