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救场

    “您这顺路可倒好,不仅顺路到我家去了,还顺路到了机场。”

    对林二伯母的解释,她身边的年轻女性可一点儿打掩护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就掀了她的底。

    “你这孩子,大姑让你开车接个人,你这还有意见了。”林二伯母生气道。

    “怎么会?怎么会呢?大姑,这人也接到了,走吧!”胡苗苗说。

    胡苗苗是林二伯母妹妹的女儿,一个非常摩登的少女。脸上画着很重的妆。

    出了机场,便看到一辆Q车,奶白色,一看便是女孩子的座骑。

    林枫把行车放在车上,胡苗苗却已经在副驾驶上坐好。

    打开车门,副驾驶上却已经坐了人,林枫有点儿尴尬。

    胡苗苗说:“看什么,当然是你开车了。”

    “我没有驾照。”林枫说。

    学生时代就不说了。上班后,除了吃饭睡觉,林枫一直在单位,用不上车。

    后来自己单干了,用的上车了,可他又没有时间用了。一直拖到了现在,林枫也没有去考一个驾照。

    胡苗苗看着他,摇了摇头,说:“好吧!我开!唉!老板!”

    语气中多有鄙视之意,是她姑瞪了她一眼,她才没有说下去。

    下车坐好,林枫便知道自己让人鄙视了。他知道他似乎应该考一个驾照了,反正他以后也不是用不上。

    林二伯母为了缓和气氛道:“呀!大侄子,你这大包小包的,带的是什么呀?”

    “哦!是鱼,还有土蜂蜜。”林枫实话实说道。

    “呵……”胡苗苗笑了。

    “你这丫头笑什么笑?这是河豚,还有农村的土蜂蜜,全都是好东西。”林二伯母替林枫解围道。

    “是是是,好东西。”胡苗苗笑着应和。

    当然,这一切都是表面上的。

    河豚是很有名,拼死吃河豚的故事流传了一代又一代,甚至有“食鱼必河豚”一说。

    然而这东西确实不贵,魔都超市便有卖,几十元一条。

    这样的价格,实在是难以让人肃然起敬。

    同样,这土蜂蜜虽说也是好东西,但是依然没办法让胡苗苗高看一眼。

    而林枫也不可能见人便说,我这东西不一样,有生命能。吃了它,身体好,健康。

    这也不能说不是。

    所以胡苗苗送了人到家,便直接开车离开,连留下来吃顿饭都不愿意。

    而且她直接打电话给她妈抱怨说:“妈!大姑这介绍的什么人啊!就是个养鱼养蜜蜂的,我不愿意啊!”

    啪。

    这边挂上电话,那边她妈便与林枫二伯母联系上了。

    “姐,你怎么给我们家苗苗介绍了个养鱼养蜜蜂的。”

    “你喜欢是你喜欢,我们家可不找乡下的。”

    ……

    “怎么回事?这就相完亲了?什么时候,我这都还没准备呢?”

    林枫的耳朵很灵,手机的对话,他是听的一清二楚。

    “大侄子,你坐,看电视。”

    “好。”

    打完电话,二伯母没有向林枫解释,林枫也乐的装不知道,什么也没有问。

    走亲戚,自然不会去了便回,而且由于是相亲,所以林枫在去之前,便计划要一周,甚至一个月。

    即便现在亲没有相成,第一面便不愿意了,林二伯母也不可能直接让林枫回去。

    她一边让林枫住下,一边积极的与林母沟通,寻找解决之道。

    只有林枫,住进了二伯家的客房,多少有点儿无聊。

    郁闷倒是没有,毕竟一开始他都不知道这是一次相亲。既然都不知道,又谈何郁闷。

    反正林枫也不觉得这世上的女人就非得喜欢自己不可。

    倒是二伯,听说林枫来了,立即让林枫把鱼送过来。

    二伯的饭馆,林枫曾经去过,所以林枫带上鱼,半个小时之后,就来到了二伯的饭馆之外。

    二伯的饭馆虽然都是家常菜,也没什么名气,但是它的名字很唬人,它叫《和平饭店》。

    牛吧!

    当然,它这个《和平饭店》可不是真正的《和平饭店》。而是随着周影帝的《和平饭店》起来的一批山寨货。

    当年这批山寨货是清理了一批,不过清理的都是没在工商局注册的,而林二伯这家《和平饭店》却是注册过的。

    不管当年是不是失误了,这执照既然是批了下来,林二伯这《和平饭店》便是合法的。

    不过虽然执照是合法了,林二伯却也没有照着人《和平饭店》的样子去修,而是简单的水泥楼房。

    规模不算大,饭店外却有着一溜儿的车子。

    林二伯自从给林枫打了电话,人便站在外面等了,看到林枫过来,林二伯赶紧迎了上来。

    “二伯。”

    “枫子,你可算来了。鱼呢?快,快给我。”林二伯急急道。

    “二伯,几年不见,你这生意可是大好啊!”林枫笑道。

    “好什么啊!今个儿也不知道发了什么邪性,一下子来了好多的外宾。还就认准了我这和平饭店,还就要吃河豚。”林二伯说。

    “非吃河豚。这是哪儿的外宾?”林枫问。

    “这么爱吃河豚,他们是哪国人啊?”林枫问道。

    “还能是哪儿,东面来的小鬼子。”林二伯说。

    “原来是他们啊!”林枫点头。

    这就可以理解了,比起国内,人家那河豚吃的才叫疯狂。

    “二伯,其实你可以在外面买,做给他们就是了。”林枫说。

    虽然生命能会随着生命的流失而流失掉,但是尸体中的营养物质还在。自己人吃,也便罢了。听到是日本人吃,林枫多少有点儿不乐意。

    林枫这批鱼,不要看已经死了,又从家乡送来,早流失尽了所有的生命能,但是这绝对是一批好鱼。除了没有更多生命能外,单以科学手段测量,其营养也是杠杠的。

    林二伯说:“这我哪敢啊!我这虽然叫和平饭店,可万万赶不上人真正的和平饭店,哪儿有会做河豚的厨师,万一这吃出个好歹来,你二伯就完了。”

    “呵,二伯,你没有厨子也敢给人做河豚啊!”林枫一听,便笑了。

    做河豚可不是任何厨子都可以做的,因为这玩意儿有毒,处理不当或者贪食太多则会让人一命呜呼,所以做河豚自有一套不同的河豚厨艺。

    一名合格的河豚厨师至少要接受两年的严格培训,考试合格以后才能领取执照开张营业。每条河豚的加工去毒需要经过30道工序,一个熟练厨师也要花20分钟才能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