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买鱼

    “嗨!是的,这么顶级的食材,绝对是大自然的瑰宝。”日本老头说。

    这位日本老头夸完食材后又道:“这么顶级的食材,处理它的一定是位顶级的厨师。不知道师傅可否为我等愿示一下高超的艺术。”

    是的,就是艺术。不是他的中国话说的不对,而是在日本,河豚代表的已经不仅仅是美食,而是上升到了艺术的高度。

    “枫子,给他们展示一下,让他们看看你的本事。”对这样出彩的事,林二伯当然不会放过。

    他甚至都没有想过,林枫不可能在他这儿当厨师的,林枫不干了之后,他怎么办?

    很快,一张小桌收拾出来,上面摆放好了案板与刀,被其他人抬进了菊花间。

    日本人没有出声,他们只是看着林枫的动作。

    不过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只见刀光一闪,肉骨便分离了,片片河豚肉,厚薄均匀,一片片撒落在早已准备的盘子中,有如片片精灵从天而降,自有一份美,一份晶莹。

    林枫的刀功展示,让所有日本人都窒息了。艺术,他们看到了艺术。

    林枫一边为他们端上做好的河豚赤身,一边说道:“将细葱卷在河豚刺身内,蘸一些萝卜泥和酸橘醋调成的配料一起吃。细葱有着独特的香味,入口咀嚼时带着清脆的声音,与韧劲十足的河豚肉搭配起来正合适。”

    “啊!”

    林枫这一说,日本老头惊了。

    “林师傅也知道多古安?”他问道。

    “是的。”林枫说,“多古安的河豚套餐很有名。只是单点一两道菜,难以体会到河豚料理的全部魅力。

    一般应该会有一份前菜,通常提供的是河豚皮或河豚脸部的肉。多古安一般会用酸橘醋调味过的河豚皮,还在里面加了一颗小的生鸡蛋。

    喜欢喝酒的食客,可以再点一杯河豚鱼鳍酒配着吃。老板娘先将鱼鳍用火烤过,将河豚鱼的香味逼出,再将其放入酒杯内,酒香与河豚的鲜香混合在一起,是寒冷时节的绝佳饮品。”

    “对对,师傅难道在多古安学的道。”日本老头惊叹道。

    日本老头显然很惊讶,惊讶只能用“道”来解释了。

    林枫笑而不答,他这可不是在什么多古安学的“道”。

    只不过东方的饮食文化可不仅仅是“吃”,里面还有着文化,比如对“家”的眷恋。

    日本与中国拥有相同的文化,所以当他们误以为林枫的手艺是出自自己家乡之后,桌上这份河豚便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河豚了。而是一种文化的升华。

    若问世间最美味的食物是什么,那绝对是有家乡味道的美食最好吃,尤其是父母、爷爷nǎinǎi手里的菜肴,更是传统华夏人最刻骨铭心的美食。

    华夏人深知道这点,所以他们才会在别的国家落叶生根,才会做出符合他们口味的食物。

    日本是一个岛国,到明治维新前,一直过着比较封闭、安宁的生活。他们性格内向,不易与其他地区的民族相融合。而且由于同文化辉煌的中国为邻,导致了他们的自卑心理。但是,日本在近代化过程中,成就超过了许多原先比自己先进的国家,此时,其自卑心理又转化成了自负心理。

    日本人对他们的独特烹饪术非常自豪。如果懂得一些欣赏、品尝日本菜的知识,往往会赢得日本人的尊重。

    林枫这一番表现,无形中让这河豚的美味获得了升华。五个日本人都吃的很开心,一点儿也没有发现这是冰冻的河豚。

    口中叫叫着美味,日本老头更是对林枫伸出橄榄枝道:“林师傅有没有兴趣到日本来发展,以林师傅的技艺,日本才是您的用武之地。”

    林枫笑着摇了摇头。

    开什么玩笑,当他知道这世界真有修士,特别是他成功的成为修士后,一切就都已经变了。

    钱,他依然需要,但是他却不会为了钱,而勉强自己。

    林二伯不高兴道:“先生,这是我的厨师。”

    “哦!对不起,我太喜欢林师傅的枝艺了。对不起,请你原谅!”日本老头起身鞠躬向林二伯道歉。

    有人说,这是日本人有礼貌的表现。

    但是,真的吗?

    日本人具有强烈的群体意识,喜欢集体活动。不论是在企业、社会团体,还是在家族里,你都经常可以看到他们举行的丰富多彩、花样繁多的活动。如,新年会、忘年会、文体活动、郊游等。不管什么活动,日本人都积极参与,还经常带家属一起。

    所以他们在吃饭时,其礼仪更是精细。

    在一家饭馆用餐,却因为对方厨师做的好吃,而直接挖墙角,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失仪,而是轻视了。

    在这种时候,他再鞠躬道歉,根本不像是道歉,而是在逼人原谅。因此,日本人的风格很难同其他国家交往。

    “柴田先生,您太客气了,您邀请他,是看的起他。”

    林二伯还没有出声,坐在日本老头下首的一个年轻人说道。

    “你什么意思?”林二伯皱眉道。

    “哦,我是招商接待办的,日本友人是在夸赞你们厨师的手艺。”年轻人意气风发道。

    他这身份一亮,林枫才知道,感情这五个人中,还不都是日本人,还有着国家公务猿的陪同。

    这时候,日本老头又说:“老板,你这河豚是在哪儿进的?我吃过各种产地的河豚,唯有这种没有吃过。”

    林二伯说:“这是……”

    林枫直接接过来道:“这是我们的进货渠道。”

    “哦,您误会了。我是一名进出口商人,我想我是否可以把这些河豚进口到我的国家。”说着,日本老头递过来他的名片。

    又是那位招商接待办的年轻人,只见他微微鞠躬后,双手接过名片,放在自己眼前研究了一下,然后说:“柴田先生太客气了。我们这儿的人不太懂礼仪。”

    又鞠了一下躬,这时候才把名片交到林二伯手上。

    林二伯接过名片,这名片一面是汉字,上面写着“川口进出口株式会社”与“柴田男董事”的名字。

    “你们等一下,我们先商量一下。”看到对方真的有意买鱼,林二伯心动了。